鬼吹灯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一零七、违者,我逐你出师门

一零七、违者,我逐你出师门

    王崇也不是没想过,事先提醒张秋,只是他没法解释,自己怎么知道张玉娘会偷来,这小妮子都是肚子里算计,并无跟任何人说起,自己说透了此事,反而生出许多嫌疑。

    何况他也不认为,越来越不靠谱的演天珠,就一定能断人生死。

    王崇觉得有自己庇护,若是还不能护下张玉秋,只怕真就是天命了,也没法阻挡。

    反正!

    总而言之。

    他什么也没说。

    王崇一个魔门出身的魔崽子,哪里来的好心肠和大公无私?能够想着随手救一下张玉娘,已经是老虎发慈悲了。

    他看着张秋气恼的抓住自家徒儿,正在呵斥,嘴角也不禁微微一笑。

    张玉娘虽然在他面前,知道尊卑,还表现的乖巧,其实这也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小泼皮”。

    只看这小妞冲着小胖子费卫,出手就是一刀砍下,就可知其性情。虽然她是因为,要保护自己的小师叔祖,但谁也知道,费卫根本不会伤了王崇,就是略作搅扰,让他注意自己罢了。

    王崇刚刚收回目光,还未把视线重新投向接天关,就猛然感应到天地元气猛烈动荡,一个硕大无朋的黑影从天而降。

    吞海玄宗的三代金丹长老李霄生,急忙飞出一道寒光,想要阻拦这道黑影。也不知这个黑影用了什么诡异手段,李霄生忽然大口喷血,一头就栽倒地上,生死不知。

    只是这位金丹境的三代长老,也把黑影逼的折返天空,厉声长嘶,显然也吃了点小亏。

    安羽妙有些骇然,叫道:“是金丹境的大魔妖獓忌!”

    云楼上吞海玄宗和外宗弟子,尽皆哗然,他们这一路上,有云楼代步,还有金丹长老护卫,本来安全无事,却没想到,就要进入接天关,却出了这般大事。

    大衍境和天罡境遇到金丹境,直如羊入虎口。

    何况獓忌还不是寻常金丹,它是域外魔头入境,侵占了金丹大妖之身,化生的一种大魔妖,实力强横,甚至不输给峨眉,武当,吞海玄宗等大派出身的金丹弟子。

    就算邀月在此,也要有一番争斗,如玄鹤道人,只怕不出十个照面,就要被生生撕杀!

    面对危机,吞海玄宗的弟子表现各异,有几个一腔热血的,已经在准备战斗,但外宗弟子却表现略差,有十余人跃出云楼,各自驾驭遁光,向着接天关逃命。

    安羽妙发动了约定好的暗号,把自己这一队人召集过来,叫道:“我们保护小师叔,先往接天关撤!”

    天随子却吼道:“让季观鹰自己逃命,我们来抵挡獓忌,为同门争取生机。”

    两人争执不下,安羽妙难过的双目含泪,她如何想放弃同门?只是小师叔重要,自己又得了师父的命令,让这位清丽少女如何做出抉择?

    就在此时,王崇已经把花篮取出,望空一抛,化为花毯,飞身上去,袖中飞出一块巨石,狠狠的撞在扑下来的黑影上,喝道:“吞海玄宗弟子听令!”

    “我乃掌教亲传弟子季观鹰,所有人驾驭云楼,直奔接天关,不得有一人脱离,不得有一人迎敌,不得有任何一人违反本座令旨!违者,我逐你出师门。”

    几乎所有人,见到王崇驾驭了一件特别娘炮,五彩奇花簇拥的花毯,雄赳赳,气昂昂的迎上了金丹大魔妖獓忌,不知道多少人都是一个念头。

    “我们的小师叔,小师叔祖,小祖宗……这是疯掉了吗?”

    也有反应极快之人,一个羽冠道士,抢上了云楼的控制台,喝道:“全力助我,往接天关飞,莫要让小师叔祖白白牺牲。”

    当下就有好些吞海玄宗弟子扑上去,功力桥接,注入了这名羽冠道士的体内,云楼震荡,云光喷射,直奔接天关。

    安羽妙双眼含泪,悲啸一声,就要扑出去,跟王崇并肩战斗,却被天随子和张秋狠狠按住,叫道:“安师妹,不要冲动,小师叔为了我们逃命,不惜舍身,你不要犯傻!”

    云楼如电,不知多少人回望,见到一张花毯,在空中舒卷自如,空中的那个孤独的身影,张手就发出了一块接一块的巨石,狠狠的撞到獓忌身上。

    虽然双方实力天差地远,但王崇祭炼的混元石,体积实在太过庞大,飞出去声势烈烈,饶是獓忌这等大魔妖,也只能一爪拍下,把混元石直接击碎。

    它也跟人族的修士,恶斗过无数场,知道人族修士的法宝,能够飞来飞去,若不击碎,还会再被收回去,继续来袭。

    云楼上,飞山道的费卫,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喃喃自语:“原来他跟我收购了这许多巨石,居然是为了这般使用。只是……混元石祭炼,若是天罡境的修为,怎么也要一年有余,他就算求得吞海玄宗长辈出手,能备下十块,已经是极限!”

    费卫的话,被旁边的人听到,他也是那日,见过王崇和费卫冲突之人,就随口问道:“我当时听过,有人用一道外门罡气,换了一堆没用的石头,还嘲笑他脑子有病,没想到这位仁兄,居然是如此使用。没错,把巨石炼成一次性的法宝,的确在关键时候,可以用来救命,回头我也要祭炼几块。”

    这句话没做遮掩,被旁人听到,有人知道此事,就跟旁边的亲朋好友解释,有人不知道,就拉人打听,不旋踵就传了开来。

    这些人见得王崇足踏花毯,不住的飞出一块块巨石,居然把獓忌抵挡住了,都生出了同样的念头:“一定要寻几块大石头,也祭炼些混元石护身。”

    虽然王崇仗着混元石,居然拖住了獓忌,但谁人心头,也都笃定,王崇这人,必然是死定了。

    之前暗地里鄙视过王崇,瞧不起他的人,也都暗暗感慨,这位吞海玄宗,掌教真人的弟子,虽然道行差劲,平时看去,人也窝囊了点,但关键时候,挺身而出,慷慨豪迈,着实是个好人。

    就可惜,好人不长命啊!

    王崇一面恶斗獓忌,一面暗骂:“这些废物,怎么还不飞远一些?”

    

    http://www.cxbz958.com/yijianzhanpojiuzhongtian/113931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