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九九、安羽妙,空剑海

九九、安羽妙,空剑海

    素衣少女赶到千岩竞秀阁,她可没有王崇的特权,可以直入邀月的绣阁,只能老老实实通秉。

    邀月倒也没有为难,把她传了进来,见到素衣少女,邀月就忍不住笑道:“原来是安师侄,你不是就要突破大衍,怎么还有闲情雅致来我这里。”

    素衣少女老老实实的答道:“是我师父,说此番去接天关,让我与季观鹰师叔组成一队,还让我来找邀月师叔,说您自会安排一切。”

    邀月微微一愣,随即就满心欢喜,暗忖道:“没想到温媚师姐这般照顾小混账,居然把她最得意的徒儿派过来。”

    她再瞧安羽妙,就多了几分好感,答道:“你师父安排的好。”

    安羽妙等了片刻,忍不住问道:“怎么不见小师叔?”

    邀月说道:“我让他苦修一门遁法,如今正在闭关。”

    安羽妙一颗芳心,顿时就冰冷,暗暗忖道:“这都要去接天关了,还闭关苦修遁法。这是怕死到什么地步?”

    她顿时就觉得,这一趟差事,实在艰难,在邀月这里就有些如坐针毡,待不下去了。

    这位温媚最得宠的小徒弟,急忙起身告辞,说道:“我和小师叔都是天罡境,就只两人,怎么都不稳妥!我要去再寻两三人,与我们一起接天关,就不在师叔这里多呆了。”

    邀月让门下弟子送了安羽妙出去,心头倒是微微放下了一些。

    安羽妙却俏脸极苦,她没有哭出来,已经是算坚强,忍不住想道:“这次要去接天关的弟子,大多数都已经有了照应,我临时哪里去找人?若是没有其他同伴,就凭我一个如何护得住,这么一个都要去接天关了,还闭关苦修遁法,怕死的要命的小师叔?”

    “也不知道,师父为何会给我这么一个差事,真是好生苦命。”

    安羽妙哀怨了一会儿,她还算是道心坚凝,很快就打点起来精神,暗暗振作,去寻找同门,要找几个靠谱的帮手。

    王崇也不知道,温媚给他安排了这么一位师侄儿,他在邀月的看顾下,闭关了两月有余,这才把玄玄炼遁术修成。

    这玄玄炼遁术精妙无方,如论飞遁之术,也就是玄天禁法的六九云车法可堪比拟,远胜王崇巨鲸妖身的浮游天海。

    这也还是王崇有巨鲸妖身,若不然凭他本身的天罡境修为,是练不成这门遁术的,倒是他炼成之后,本身也能催动这口凌虚葫芦。

    王崇多炼成了一门法术,心头也是欢喜,他出关之后,就见邀月带了一个一身素衣,眉目如画,极美的女孩子,在绣阁中下棋。

    邀月门下的弟子,王崇多少也有些了解,并无有见过这个少女,他也不敢鲁莽,先问了一声:“姐姐!这位仙子是何人?”

    邀月噗嗤一笑,说道:“你可不要叫她仙子,她是温媚师姐门下,最得宠爱的徒儿,叫做安羽妙!此番温媚师姐,怕你吃亏,特意派了得意徒儿,陪同你去接天关。”

    虽然邀月也知道,王崇一身实力,都在几大妖身上,真要遇到生死危机,便是金丹境的域外妖魔,也未必就讨得了好,但怎么也不会落了温媚的面子,故而才如此说辞。

    如是换了他人,安羽妙也能听出来,邀月只是替自己的“弟弟”谦逊一番,但有了前面的种种误解,她心头就是一番尴尬,心道:“果然是拿我来顶缸!师命难违,又有邀月师叔的叮嘱,说不得,我也只能拼了性命,维护这位小师叔周全了。”

    王崇也不知道,安羽妙居然有此误解,他笑了一笑,说道:“我修的是本门山海经心法,只是真气稍稍浑厚,不知安师侄儿修炼的是哪一门功法?”

    邀月替安羽妙答道:“安师侄儿也是修炼的御天兵法,不过她偏爱剑术,还兼修了本门的空剑海!”

    王崇也算是吞海玄宗的门人了,知道空剑海和御天兵法,恰是两个极端,御天兵法是纯粹的气兵,只要真气浑厚,就能演化无穷气兵,威力极大。

    空剑海是吞海玄宗另外一门秘法,号称炼了一口飞剑,威力就大一分,炼了十口飞剑,威力就大二十分,有百口飞剑就能无敌于天下,有千口飞剑,就能扶摇上九天!

    但谁也知道,这就是个笑话,天下道门都未必凑得起来百口飞剑,算上魔门,旁门,此界倒是能凑足千口,但却怎么可能?

    就算阴定休霸道一世,算上自己亲手所炼,峨眉也不过存下了二三十口飞剑,也不可能集于一身。

    安羽妙只是一个三代弟子,吞海玄宗本来就不是剑修门派,哪里可能给她凑十口八口飞剑?

    王崇心思一转,想起来自己还有一口用不着的飞剑,当下随手取出,递给了安羽妙,说道:“我也不大用飞剑,这一口飞剑是无意中得来,就权当是给师侄儿见面礼吧!”

    安羽妙顿时就傻了,虽然这口飞剑,品质是真不如何,但好歹也是飞剑了。

    她修炼空剑海,用的还是凡俗兵刃,因为没有炼形炼质,威力还及不上御天兵法。

    只是安羽妙天生爱剑,就连她师父也无可奈何,只能让徒儿修炼这门,号称比山海经还要坑人的道法,耗费了无数时间精力,却始终用不上。

    若非把一半精力,浪费在空剑海这门道法上,安羽妙早就突破大衍之境了。

    安羽妙捧着这口飞剑,一时间心潮澎湃,心道:“这就是小师叔给我的卖命钱吗?也罢,就算没有这份见面礼,难道我还能推脱?既然这位小师叔,舍得如此宝物,我就打点十二分的精力就是。”

    “修道之人,知难而进,还能因为危险,就退缩不成?”

    安羽妙心底发誓,脸上颇有坚毅之色!

    王崇不知道这个师侄儿,为了俏脸板板,全无半分笑容,只觉得安羽妙不大好相处,但是他也没想过,要依靠这位师侄儿,便是难以相处,也不值当什么事儿。

    两人各有心思,邀月却白了王崇一眼,这个弟弟什么都好,就是见到小女孩儿,特别能撩浪,她心头暗忖:“要不要提点安师侄儿一些,也警告一下这小滑头?”

    

    http://www.cxbz958.com/yijianzhanpojiuzhongtian/113700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