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四、一袖星斗,满腹离殇(八)

四、一袖星斗,满腹离殇(八)

    何况令苏尔还在呢,这位掌教师叔,可不是好说话的人。

    天音子沉吟良久,才说道:“你们也别去借了,自己备些宝物,去跟唐惊羽换飞剑吧。”

    五龙子和黑山上人,都生出得意之色,两人修道多年,还真有些家私,只是这些家私虽好,却换不来一口飞剑。

    有了天音子这句话,两人都心头暗道:“唐惊羽才入门,令苏尔师叔又在闭关,只要哄得这小孩子答应,就算令苏尔师叔出关,又能怎样?”

    五龙子和黑山上人,各自回去洞府准备了一番,联袂来寻王崇。

    王崇正在自己洞府里,把玩玄罗扇!

    他说什么也想不到,天音子为了公平,居然把这件宝物给了自己。

    天下正邪各派,所有修行之士,最为惯常的法宝,就是罡气之宝。

    这种把一股罡气,祭炼到一件宝物上,只要懂得咒语真言,就能以本身真气驱使宝物上罡气对敌的法宝,运使便利。就算炼气都用得,胎元和罡气也用得,日后成就大衍也一样可以用来对敌。

    罡气之宝甚至比飞剑还要流传。

    各派天罡境的修士,也许未必有一口飞剑,毕竟飞剑祭炼艰难,耗时太久,可十之八九都有一件罡气之宝。

    当初红线公子秦旭,虽然炼就了桃花罡煞,还是惦记炼就花神扇。

    他若能把十二花神罡煞炼全,威力比自身的罡气大了十倍都不止。

    这柄玄罗扇在罡气之宝中算得中品,飞云转月罡气性质纯和,威力远不及十二花神罡煞合炼,但却不输给单独一种。

    尤其是催运起来,有层层云雾,缥缈高妙,极具仙真之士的风范,比花神罡煞,一出手就透着邪门,可要雅致太多。

    “天音子还真是……”

    王崇感慨一声,把玄罗扇收了起来,他倒是没兴趣收藏这件宝物,毕竟他手头还有好几口正经的飞剑。

    虽然元阳剑被他藏在扬州的须晴园,但还有红线剑和斩雷宝刀,只有以毒龙寺一脉的剑诀重新洗练,就能任意运使,有了飞剑,也就用不着这种罡气之宝了。

    他瞥了一眼,眼巴巴透着艳羡的小狐狸,笑了一声,说道:“想要?”

    小狐狸连连点头,随即就觉察不对,急忙摇头,说道:“不敢要,不敢要!”

    胡苏儿虽然是个野家仙,见识不足,可也知道这柄扇子的宝贵,他们家的家祖胡三娘子,也惦记过弄这么一件罡气之宝,惦记了几十年,也没摸着过一根毛毛。

    毕竟胡三娘子也不过就是勉强入了先天,哪里有资格问津这等罡气之宝?

    王崇哈哈一笑,说道:“有什么敢不敢?送你玩了。”

    他把玄罗扇随后一扔,砸在小狐狸的脑袋上,把个小狐狸惊的呆掉,好半晌才尖啸了一声,叼起了玄罗扇,撒腿就跑。

    胡苏儿跑回了自家的洞室,兜了一圈,才想起来,刚才兴奋太过,居然忘记了跟自家公子谢恩,急忙就地一滚,又复化为了一个娇俏的白衣女孩儿,撒腿跑向了王崇的住处。

    王崇见这头小狐狸去了又来,随口骂道:“小旋风一般胡乱跑些什么?”

    胡苏儿实在太怕自家公子,脑子浑然,就忘了是来谢恩,把自己念兹念兹,记挂于心的话给说了出来。

    “我连个炼气的法门都没有,如何驾驭得宝物?”

    小狐狸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如此大胆,说了这些话,不由得心头害怕,情不自禁的抱住的小脑袋,生怕王崇又要骂她。

    王崇微微思忖,说道:“倒也是!我也没甚合适你的修行法门,过几天去帮你问大师兄一声,瞧他哪里可有。”

    王崇精通的天心观法门,粗劣无比,又会暴露他的来历,绝不可能传授。元阳剑诀和七二炼形术,太过高深,也不合适传授。飞火击雷大法,胡苏儿是个妖类,最怕雷火……

    颠倒来去,还真没什么合适的法门。

    王崇想着,有空去问天音子一声,因为他早就觉察,毒龙寺一脉,也不是都修行七二炼形术。

    甚至有些四代弟子,修炼的还不是上乘心法。

    比如天音子应该是跟自家老师,红叶禅师一样,都是修习的大须弥尊胜佛王经,但是他的几个徒弟,就没能学到这种高深法门,刘斐修行的法门,就粗浅的很。

    王崇也不怕天音子不传,毕竟他也是三代弟子,又是令苏尔的唯一徒弟,这些粗浅法门,并不值得这位大师兄藏私。

    王崇刚刚安抚了小狐狸,就听得有人激发了洞府的禁制,他微微一愣,心头忖道:“怎么又有人来?”

    胡苏儿做了些时日俏丫鬟,倒也学得伶俐乖觉,当下就过去,开启了门禁。

    五龙子和黑山上人联袂而来,对小狐狸瞧也不瞧一眼,毕竟此等妖怪,他们愿意,也能收付几头。

    五龙子和黑山上人,乃是有求而来,故而脸上都堆着笑容,跟王崇先是寒暄了几句,这才转入了正题。

    五龙子笑眯眯的说道:“小师弟!为兄道入天罡已经甚久,奈何却没有一口趁手的飞剑,听闻你有一套红线剑,欲求取几口,暂时借用。”

    五龙子还是舍不得身家,故而上来就先要“借用”,至于是否有借有还,可就值得商榷了。

    黑山上人默不作声,心头暗忖道:“若是唐惊羽这小子,没见过什么世面,被五师兄忽悠,我也可以省下些宝贝。”

    王崇哈哈一笑,说道:“咱么师兄弟,谈什么借来借去?岂不是太见外了?五师兄想要一口飞剑,我送你就是,只是……小弟最近修行,欠缺了好些事物,以至于进境艰难。”

    王崇也是在天心观在魔门从小呆到大,人心诡诈见得多了,哪里不清楚五龙子的想法?

    故而一招连消带打,就化解了五龙子的试探。

    五龙子心中暗骂:“这小贼好生狡猾!”一面故作大方的问道:“不知道师弟欠缺了什么东西?”

    王崇笑嘻嘻的说道:“我机缘巧合,得了一套花神罡煞的祭炼法门,就想炼成两把花神扇。若是师兄能帮我收集两套花神罡煞,我自不吝色一口红线剑。”

    流浪的蛤蟆说

    这两天的月票增长数量,感觉读者大大们的藏货和我的存稿一样,都快告罄了,但还是要涸泽而渔一下,请把最后几张月票也砸出来吧!

    另请多多订阅,多多收藏,啥也木有,给几张推荐票也好啊,我这个人不挑食儿……

    

    http://www.cxbz958.com/yijianzhanpojiuzhongtian/102140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