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四十八)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四十八)

    玄鹤道人在毒龙寺前,按落剑光。

    这座毒龙大寺修筑在山顶,除了山门前一片平地,冲着奔腾江水,四周都是陡峭悬崖,就算武功高明,轻功了得之辈,也轻易不能上下。

    尚文礼自负轻功过人,身怀千里独行术这样的轻功提纵绝技,偷偷观望了一眼,也脸露难色。

    王崇左顾右盼,不由得心头好奇,暗暗忖道:“这般陡峭的山峰,是如何运石头木料上来,又如何招揽工人?难道是老祖和师父亲手修筑,没用凡人出手?”

    天心观虽然也是修行门户,但也养着好些凡人,服侍修行的老爷,若无凡俗之人的为奴仆,日子便要清苦。

    玄鹤道人对莫虎儿说道:“你且在寺门前玩耍,我送他们进去,稍后就回!”

    莫虎儿上次,在令苏尔面前胡说八道,惹得玄鹤老道都尴尬,故而这一次,他决定不带这个操心的徒弟进去,免得又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莫虎儿一脸的委屈,心头暗忖道:“师父,你倒是给我把禁制解了啊!”

    玄鹤道人叮嘱了徒儿一句,就带了王崇他们,进入了毒龙大寺,他给几人解说道:“我们峨眉不欲跟凡俗相通,故而只有内山门,不是精通剑术,绝难进出。毒龙寺却有内外两座山门,这里便是外山门,凡俗也可以到得,我们要去内山门,那里才是铁犁老祖和一众门徒修行的地方。”

    王崇虽然在五灵仙府,住过一些时候,但还真不清楚内外山门的事儿,他出身的天心观,就是一座凡俗修建的道观,连个护山的阵法都没有,穷酸的很。

    玄鹤道人带了王崇,燕北人,尚文礼,小狐狸胡苏儿穿寺而过。

    王崇一路上,就没有见到有人,只有一些金甲的神像,高有数丈,威风凛凛,随处摆放。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规矩,从未见其他寺庙,有过这般摆法。

    燕北人,尚文礼和胡苏儿,都不敢胡乱左顾右盼,也没注意到寺中的异状。

    毒龙寺的后面,是一片巨大的山壁,光可鉴人,连苔藓都不生,高有四五十丈,甚至高出了毒龙寺最高的大殿,上面隐隐有一道痕迹,似乎在蜿蜒游动。

    玄鹤道人站在山壁前,喝了一声道:“玄鹤来访,请道友开了门户。”

    山壁上猛然风起云涌,一个巨大的龙头探了出来。

    王崇等人这才知道,原来山壁上那道痕迹,居然是一条毒龙,这条毒龙身躯不知多长,光是探出的龙头,就有一间房子那么大,头上生有七支锐利的尖角,腮下有怪膜贲张,跟画上的龙截然不同,更为凶恶狠戾。

    这条凶厉的毒龙,似乎对玄鹤道人颇熟悉,口发龙吟,宛如天雷震震,喝道:“令掌教有命,玄鹤仙长到来,可以不须通秉,径直入内!”

    毒龙的吼声之中,原本坚固的山壁,化为层层云雾,开了一条通道。

    玄鹤道人含笑说道:“我已经把人送来,就不进去打扰贵门了。”

    毒龙微微颔首,龙头缩了回去,又复隐入山壁之中。

    玄鹤道人伸手一指,说道:“过了这里,就是毒龙寺的内山门,我就不送你们进去了。”

    玄鹤道人交代一句,把足一顿,化为一道光虹,穿寺而过,拎了自己徒儿,腾空飞去。

    王崇调整了情绪,昂然走入了云雾之中的通道。

    燕北人,尚文礼,还有胡苏儿都急忙跟在了他的身后,一行人进入了通道,云雾就骤然缩回,又复化为了一片石壁,光滑如镜。

    王崇走了三四里,仍旧不见尽头,心头微微迟疑,就见到一个硕大的龙头浮现,光是一双龙睛,就快比他人还要大了。

    这般看去,就算王崇胆子极大,也不由得微生悚然。

    燕北人和尚文礼也还好,毕竟武人出身,又相信此乃王崇师门,毒龙不会害人。

    胡苏儿却维持不住化形,恢复了一头皮毛雪白,一双咕噜噜双睛,十分灵动的小狐狸,只是被毒龙下的簌簌发抖,宛如筛糠。

    王崇呸了一声,拎着小狐狸的脖子,把她提了起来。小狐狸被王崇拎着脖后的皮毛,干脆就缩成一团,做装死状。

    王崇拎着小狐狸,冲着毒龙打了一个稽首,昂然继续前行。

    毒龙瞧了片刻,猛然一声吟啸,天地似乎都生出震动,云气激荡,隐入了云团之中,再不露痕迹。

    胡苏儿嘤咛一声,扎到了王崇的怀里,再也不肯露头。

    这却也怪不得小狐狸,她是妖怪,如何不怕毒龙这般大妖怪?

    此乃天地间,万物相克,自上而下的天威。

    这头毒龙出现在荒野,必然百兽震慑,一起蜷伏,不敢动弹,任由它吞食。

    几个人大约走了三四十里,这才豁然开朗,眼前一片巨大的山谷。

    最东方有一条黑色毒龙蜷伏,盘在山壁之上,正是刚才他们见到的那条。

    如今见了全貌,不拘是王崇,还是燕北人,尚文礼都心头惊叹,这条毒龙之巨大。

    它身躯盘在山壁之上,眼神开阖,似乎对一切都没有兴趣,只是铺天盖地的龙威,让人不敢接近。

    其余三座方向,山壁上有无数的洞穴,其中有一部分,内中似乎有人居住,甚至还有人站在洞穴口,向下方望来,只是距离太远,瞧不真这些人的容貌。

    在山谷正中,有一座九层高的大殿,每一层都有十余丈高,整座大殿高耸巍峨,宛如雄关。

    一个花衣少年,守在大殿之前,见到了一行人,就迎了上来,含笑说道:“可是唐惊羽小师叔祖!”

    王崇微微惊讶,反问道:“你是谁人,为何唤我师叔祖?”

    花衣少年笑道:“我师父乃是红叶老祖师门下,第九个徒孙,我自然该称呼您为师叔祖。”

    王崇这才释然,他从清月大师那边,听说过铁犁老祖一道传三友,门下有红叶禅师,葵花道人和令苏尔三个徒弟。

    其中红叶禅师收了八个徒弟,清月大师排名第七,只是他也没想到,红叶禅师不但有徒弟,还有徒孙,甚至重徒孙都有了。

    http://www.cxbz958.com/yijianzhanpojiuzhongtian/101590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