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四十)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四十)

    两个面目阴鸷的中年人,在一处山洞外徘徊,忽然两人一起,冲入了山洞,一个年迈老道士露出惊色……

    老道士被暗算,几乎没得抵抗余地,就让两个中年人联手炼成了一头羽毛凌乱,看起来颇为疲老的黑魂鸦!

    三人的争斗倒也说不上精彩,只是生死一发,倒也紧张刺激。

    王崇是愣了好久,才明白演天珠给了什么提示,他收付的十四头黑魂鸦,其中有一头……有问题。

    虽然黑魂鸦看起来都差不多,但其实毛色骨架还是各有区别。

    尤其是这头特别衰败疲老,奄奄一息,王崇颇有印象,他甚至想过,这头黑魂鸦看起来太废,不如杀了算球……

    还是因为黑魂鸦毕竟难得,才没有真个动手。

    知道这头黑魂鸦有问题,王崇当然不会坐视不理,他捏了法诀,把这一头黑魂鸦放出了阴阳之窍,同时也顺手把白娘娘召唤出来,取回了元阳剑,抬手就是一剑。

    王崇此时没有转换元阳真气,故而驾驭不得这口飞剑,只能当兵刃使用。

    这头黑魂鸦被王崇放出来,就趴在地上装死,似乎气息奄奄。

    王崇这一剑斩下,它猛然怪叫一声,身上冒出了一道黑烟,竟尔抵挡住了这一剑。

    也是王崇此时没有元阳真气,七二炼形真气驱使不得元阳剑,只能当然凡俗兵刃使用,威力打了折扣,居然没能斩动这头黑魂鸦。

    王崇也颇惊讶,随手一捏法诀,默默念诵了一句咒语,太浩环也从白娘娘口里飞出。

    太浩环是咒炼法器,只需一句咒语,就能发挥种种妙用。

    王崇在东方鸣白遗留的道书里找到了驾驭太浩环的咒语,暗暗练习过,这件宝物他倒是操纵的娴熟。

    太浩环飞出来之后,就化为了一个亮森森的光圈,向这头黑魂鸦锁了下来。

    太浩环除了能做储物之用,也能当做飞刀飞剑之类的法宝运使,跟东方鸣白的另外一家宝物灵剑簪一般,也是一次炼形的级数,能大能小,锐如刀剑。

    衰败疲老的黑魂鸦挣扎着催动护身黑烟,抵挡太浩环,王崇也是魔门弟子,一眼就瞧出来,这头黑魂鸦身上的黑烟,虽然品质极差,但却是正经的道门罡气,不由得心底微微嘀咕,忖道:“这……可不是炼造的妖物,能有罡气护体,怕不是鸦道人本尊吧?”

    王崇叫了一声,喝道:“可是鸦道人?”

    这头黑魂鸦挣扎片刻,呱呱叫了一声,口吐人言,喝道:“我正是鸦道人!道友何方来客,可否饶我一命?”

    王崇抬手缓住了太浩环,仍旧化为一个亮森森的白色光圈,把鸦道人圈住,问道:“你怎么如此模样?”

    鸦道人见王崇没有继续动手,微微松了一口气,有些愤愤的骂道:“还不是两个小畜生,趁我炼法的时候,暗算了贫道,夺了九鸦魇神术,就胡乱修炼起来,结果不但自己身死道消,连累老夫也不能恢复原身。”

    王崇脑筋转的快,扑哧一声,笑道:“你是被自己的徒儿给炼了吧?”

    鸦道人亏得是化身黑魂鸦,不能看出来脸色,不然必定难看,他呱呱叫了两声,有气无力的答道:“正是被两孽徒暗算,还被他们炼了,成了这一对孽徒的玩物。”

    王崇随口问了两句,鸦道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他早年得到了九鸦魇神术的法门,炼就九头黑魂鸦,虽然不是什么正经的门路,可也算是颇有法力之辈。

    鸦道人凭了魔门秘术,行走江湖,专一替豪门大户抓鬼驱邪,凭了黑魂鸦的妙用,几乎都是手到擒来,生意倒也好生兴旺。

    后来,他年纪渐渐大了,知道自己所得道法不正,炼就黑魂鸦,虽然有入梦杀人的妙术,却不能长生,甚至连延寿都做不到,不得不破釜沉舟,修炼九鸦魇神术上卷的秘法。

    他本拟把自己炼成一口黑魂鸦,怎么也有数百寿算,虽然不成人形,却也能够多苟活几岁,哪里料到门下两个徒儿,趁他炼法的时候,两人合力造反,把他给炼了。

    王崇瞧着这位“鸦道人”,一双眼珠咕噜噜转,知道此人所言,必然尽多虚谎,却也不去揭穿,笑吟吟的问道:“如今道友已经化为异物,不知要打算如何过活?”

    鸦道人心头沮丧,他其实本有机会逃脱,只是一来被徒弟炼了,没了主人,魔门秘法反噬,就活不多久,二来也是盯上了王崇。

    他想以秘法害了王崇,自己化身的黑魂鸦就能够占据了这个少年的梦境,以梦境操纵肉身,也算是变相的夺舍了。

    只是这些话却不方便跟对方说,王崇又不傻,如果说了实话,迟早要弄死他。

    王崇没有戒备,鸦道人倒也有几分把握,暗暗害了对方,如今他身份被识破,在想要侵占王崇的梦境,夺取对方肉身,就十九不在可能。

    鸦道人沉吟良久,说道:“若是道友能够帮我找到一具肉身,贫道感激不尽,愿意奉送一个大秘密给道友。”

    王崇做出思忖之色,片刻后,问道:“是什么大秘密?”

    鸦道人颇有些兴奋的叫道:“我知道有对母女……”

    王崇一拍大腿,露出喜色,喝问道:“可是孙青雅,燕金铃母女?”

    鸦道人大喜过望,叫道:“正是她们母女,道友可是知道她们的下落?”

    王崇叫道:“怎么不知……”

    他凑近了鸦道人,似乎要说些什么,鸦道人也没提防,正暗自得计,以为王崇贪图他的大秘密,起了贪念。

    当鸦道人眼角见到王崇袖底的一缕赤光,却已经来不及了。

    王崇跟鸦道人说话的功夫,已经转化了两分元阳真气,此时元阳剑出手,哪里还容得鸦道人反抗?

    元阳剑翩跹飞出,只是一绕,就把鸦道人斩杀当场,这位邪派修士根本想不到,自己所掌握的“大秘密”,王崇并无半分兴趣。

    他就好像跟一个家财万贯的二世祖,炫耀自己捡到了几个铜板,二世祖哪里会在乎这种叫花子式的炫富?

    王崇拜师令苏尔,身怀元阳剑诀,根本不屑鸦道人这种天魔外道。对王崇来说,他的所谓大秘密,半分价值也无,他才不想去惦记孙青雅,燕金铃母女。

    王崇收回了元阳剑和太浩环,仍旧丢给了白娘娘,叫道:“把这里收拾干净罢!”

    这头冥蛇早就安耐不住,长尾一摆,巨口张开,就把鸦道人所化的黑魂鸦给吞入口中。

    可怜这位邪派妖人,一生没干过什么好事儿,死的也是憋了巴屈!

    http://www.cxbz958.com/yijianzhanpojiuzhongtian/101089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