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二十七)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二十七)

    这头妖物哪里料到,旁边居然还有王崇这等不讲理的人物?惨痛的狂叫一声,再也顾不得其他,奋力狂扑。

    司徒有道急忙纵身跃开,这头怪物双爪拍在一块石头上,打的石头粉碎,这才晓得,这头妖物不但双爪利如刀剑,更兼力大无穷。

    司徒有道压低了声音叫道:“谁有暗器?”

    这头妖物瞎了双眼,如此发狂,上前近战,绝非是明智之选,故而他才有此一问。

    小六儿叫道:“看我的!”

    他掏出来随身的六支袖箭,抬手打出。

    两支袖箭被全身生就羽毛的妖物弹飞,一支走空,剩下三支全数射中了这头妖物。

    小六儿的暗器功夫,已经算是不俗,只是他的袖箭威力不大,若是中在人身,倒也可以将之重创,这头妖物中了袖箭,几乎全无妨碍,仍旧怒发如狂,还冲着小六儿这边扑了过来。

    小六儿一面施展轻功引逗怪物,一面全身摸索,骂道:“你小六爷身上,就这六支袖箭,没别的东西,喂你这驽货了。”

    司徒有道是个读书的士子,身上带了芙蓉剑,还是因为此剑是他家祖传,能够围在腰间,哪里有什么暗器?

    他把眼来望燕北人,燕北人苦笑一声,说道:“我平生不用暗器。”

    燕北人在众人之中,武功最高,早就瞧出来,这头妖物虽然力大无穷,皮糙肉厚,却丧了神智,只有一腔的凶性,也说不上厉害,当即拔剑在手,一招北斗乱七星,攻了上去。

    王崇趁着他们三个跟妖物动手,大袖一摆,就钻入了洞穴之中。

    当着司徒有道,燕北人,小六儿的面子,他不方便催动冥蛇,留下来也没什么用,还不如进去找一找,有否其他妖物。

    他心头暗忖道:“若真是鸦道人的两个徒弟,已经有一个变成了妖物,不知道另一个什么样子?”

    王崇走了几步,让白娘娘显形出来,借着这头冥蛇的双睛射出的妖光,从容前行。

    走不得多远,就听到有呼救之声,这出洞穴也不大,再前行了数十步,就看到了一个男子被吊在的洞穴顶上,见到了王崇,脸上大喜,呼唤道:“快来救我!”

    王崇露出了讶然之色,问道:“你是谁?怎会在这里?”

    这个年轻男子,叫道:“是杨家的五少爷,杨西生!被那头怪物捉来,要生吃了。你若是肯救我,我们杨家家财无数,愿意以千两白银相酬。”

    王崇念叨了一句:“杨西生?那怪物不是两头吗?你只见到一头?”

    杨西生大叫道:“只有一头,就是那头鸟儿一样,生有羽毛的妖怪。你快些把我放下来,若不然,等那头怪物回来,我们都要被他吃了。”

    王崇脸色古怪,反问道:“你为何不自己下来?”

    杨西生大叫道:“我如何能下的来?若是我能下的来,还央求你求我作甚?”

    王崇伸手一指,喝道:“你身上又没绳索捆缚,不是你自己的双足,抓住洞顶吗?”

    杨西生抬眼望去,只见自己的双足,化为了一双黑黢黢的巨爪,正牢牢抓住了洞顶,不由得大骇,叫道:“我怎会是这般模样?我怎会是这般模样?”

    他猛然怪叫一声,隐藏在背后的双翅张开,想着王崇扑了下来,嘴里怪啸道:“你为什么要说破,不说破,我还是人,我还是人……”

    王崇叹息一声,身外盘绕的白娘娘,忽然现身出来,一口就把这头妖物给咬住。

    自称杨西生的妖物,虽然奋力挣扎,却如何抵挡得住一头冥蛇?

    白娘娘巨口吞张,顷刻间就把它整个生吞了。

    同为妖物,冥蛇的等阶,高出它不知几许。

    王崇在洞中绕了一圈,不见再有其他的碍眼事物,不由得暗暗忖道:“这个杨西生也罢,外面的那头妖物也罢,都不像是胡九归和种崖,它们都太弱了些。”

    王崇虽然出身魔门,其实并不是太熟悉魔门法术。

    天心观只是魔门旁支,除了五识魔卷之外,并没有其他天魔真传。王崇除了五识魔卷之外,唯一稍有了解的魔门功法,就只有《天蛇王经》。

    王崇想到了天蛇王经,忍不住思忖道:“难道九鸦魇神术和天蛇王经一般,也有两种法门,除了自身修炼,还能化生妖物不成?”

    王崇虽然知道九鸦魇神术的名目,也仅仅知道,此法杀伤无数生灵,以精魂淬炼,化为九头黑魂鸦,能入梦杀人,更能一念引人入梦,将人心操纵。

    白娘娘吞了自称杨西生的妖物,似乎意犹未尽,咻咻吐信,似乎还想要往南而去。

    王崇先把白娘娘的身形隐了,出了洞穴,此时司徒有道,小六儿和燕北人,已经把那头妖物斩杀。

    三人虽然没有受伤,但跟如此怪异的妖物恶斗一场,都是大口喘息,显然刚才的战斗,颇为刺激人心。

    小六儿本来有些倨傲,此时态度却转为亲热,口里叫道:“燕大叔,司徒哥哥,多亏了你们,方能杀了这头妖物。”

    他一抬头,见王崇从洞穴中出来,忍不住想要说些什么,但却终究没有开口。

    刚才王崇出手,打瞎了妖物的双眼,小六儿也是瞧得分明,知道这个看起来儒雅和气,比自己还小了一两岁的少年,武功只怕更在自己之上。

    小六儿颇后悔刚才自己态度嚣张,此时想要道歉,却又抹不下来脸面。

    司徒有道没见过王崇展露武功,但他自然不会以为,王崇手无缚鸡之力。

    他和这个少年初识,就是王崇当而皇之的闯入席间,侃侃而谈,还赠送了曹貔一口盘螭剑,身怀如此宝物,还能大方送人,王崇来历,绝非凡俗。

    刚才王崇出手,只是两枚石子,就击碎了妖物的双眼,让他们占得上风,更是让司徒有道暗生钦佩。

    司徒有道毕竟是读书人,知道人人都可能有些秘密,非是王崇自己说起,自己不合去问,所以也没有做声。

    http://www.cxbz958.com/yijianzhanpojiuzhongtian/100281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