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妖孽接法咒 > 238 大闹天宫(二五)

238 大闹天宫(二五)

    言语之间,唐天周身早已升起一个白色的防御璧来。

    那孙天君见状,不由哈哈大笑。

    “兀那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你以为在周身弄一个防护璧便能抵挡本天君这化血阵之中黑沙的侵蚀,简直就是痴心妄想,本天君也不怕告诉你这个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本天君这化血阵之中的黑沙可是无坚不摧……!”

    怎奈那孙天君话还没有说完,唐天便被这化血阵之中的旋风给裹的无影无踪。

    “没想到本天君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便被本天君这阵中的旋风给吞噬的无影无踪,照此情况看来,不用多久那个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便会化作一团血水……!”

    随着内心传来的喜悦,那孙天君不由还剑归鞘再次盘起双腿重新坐于阵中的板台之上。

    一直过了一个时辰,那孙天君不由从阵中的板台之上站起身来。

    “如今多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想必那个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所化成的那摊血水也已经风干了……!”

    自言自语之间,那孙天君不由掣出腰间长剑往正在阵中呼啸的那些旋风点去。

    当那孙天君掣剑再次一点后,阵中那些肆意呼啸的旋风不觉停止了呼啸并且开始慢慢飘散。

    伴着阵中旋风的慢慢飘散,那孙天君倒是可以依稀看到一个人影。

    “为何本天君这化血阵中的旋风已经呼啸过一个时辰阵中依稀还有一个人影,难不成是本天君眼花……!”

    自言自语之间,化血阵之中的旋风不由飘散的无影无踪。

    那孙天君定眼一看阵中果然站着一个人,而且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一个时辰之前进入阵中的唐天。

    那孙天君见唐天依然还如先前进阵时那般好好的站在阵中,不由大吃一惊。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这明明已过了一个时辰有余,为何你这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却是一点事也没有?”

    唐天看着那孙天君一副大惊失色的模样,不觉哈哈大笑。

    “因为小爷周身有着这道防护璧,所以孙天君你这厮阵中的旋风和黑沙根本就不能奈何小爷,此番足见孙天君你这厮的化血阵根本就不能奈何小爷,所以小爷还是奉劝孙天君你这厮能够主动撤出这化血阵……!”

    不等唐天将话说完,那孙天君便大喝了起来。

    “兀那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你给本天君闭嘴,你这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之所以能够挡住本天君的化血阵还不是仗着你小子圣人修为在周身结成一个防护璧而已,既然你这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将周身的防护璧当住救命稻草,那本天君就连你这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这最后的救命稻草也一并毁掉……!”

    叫喝之间,那孙天君早已挥动手中的长剑往唐天点去。

    伴着那孙天君手中的那柄长剑再次一点,顿时化血阵之中又是一阵旋风卷着黑沙一起往唐天袭去。

    唐天见状,不觉大怒。

    “小爷好心劝孙天君你这厮撤掉这化血阵,可孙天君你这厮偏偏却要逞强,难道孙天君你这厮不曾看到这化血阵根本就无法奈何小爷,似孙天君你这厮这般冥顽不灵不给你长点记性却是对不住你这厮……!”

    言语之间,唐天早已掏出怀中那块法咒便是一摆。

    “神兵火急如律令法咒显圣灵,妖孽接法咒!”

    伴着唐天掏出怀中那块法咒一摆,只见整个化血阵之中早已溅起一团绿雾。

    随着那些绿雾的四下弥漫,那化血阵之中飞卷而起的风沙不觉化作道道白烟。

    眨眼之间,那道道白烟不觉飘散不见。

    那孙天君见状,不由傻了眼。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何本天君的风沙遭遇那小子所释放的绿雾便会飘散不见……?”

    “兀那孙天君你这化血阵之中的风沙无非就是能够达到将人化作血水的作用,而小爷的虚妄劫毒不但能够眨眼之间便叫人化为虚无更能眨眼之间将孙天君你的风沙给化为虚无,因为小爷的所释放的虚妄劫毒更胜孙天君你这厮的那些风沙,所以小爷所所释放的虚妄劫毒能够将孙天君你这厮化血阵之中的风沙给化为虚无……!”

    当唐天说到这里之际,那化血阵中的绿雾早已弥漫到那孙天君的衣襟之上。

    眨眼之间,那孙天君的衣襟便如阵中的风沙一般化作一团白烟归于虚无。

    那孙天君见状,急忙跪倒在地并且将头磕的咚咚作响。

    “还请大神手下留情,速速收起这不停弥漫的绿雾,倘若再让这绿雾继续弥漫下去,只怕本天君也会和这阵中的风沙以及本天君身上的衣襟一样化作白烟归于虚无……!”

    唐天见那孙天君跪倒求饶,这才举起手中的法咒。

    “神兵火急如律令,法咒显圣灵!”

    随着唐天手中的那块法咒一摆,那化血阵中之中弥漫起的绿雾不由一起原路返回往唐天手中的那块法咒之中钻去。

    那孙天君见状,不由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还好那个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能够及时收回那不停弥漫的绿雾,要不然只怕本天君也要随着阵中的风沙和本天君的衣襟一起化作白烟直至消失不见……!”

    没想到那孙天君刚刚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一旁观战的那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便迫不及待的抢到化血阵的外围朝着瘫坐在地上的孙天君大喝了起来。

    “兀那孙良你这厮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搞什么,你这厮可知你刚才的跪地求饶不但丢光了你这厮自己的脸也丢尽了本尊的脸,难道你这厮又岂不闻士可杀不可辱的道理,没想到你这厮为了能够活命竟然向敌人跪地求饶……!”

    “还请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息怒,虽然刚才本天君的做法是不得体,但是本天君却是没办法,倘若本天君要是不向那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求饶那本天君便会性命不保……!”

    不等那孙天君说完,那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便已掣出腰间所剩的那只蛟龙雄鞭往阵中的孙天君打去。

    “如今可是孙良你这厮畏敌惧战并且还向敌人跪地求饶,可没想到孙良你这厮还觉得之间有理了!倘若本尊不打死孙良你这厮,却难消本尊心头之恨!”

    那孙天君见那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掣出腰间的那只蛟龙雄鞭往自己打来,急忙站起身来挥剑击开那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打来的那只蛟龙雄鞭。

    

    http://www.cxbz958.com/yaoniejiefazhou/190673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