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武侠诸天行 > 第121章

第121章

    “这匹马多少钱?”

    李昂摸了摸眼前这一匹棕色马匹,故作老行家的样子掰起马嘴看着马牙齿,其实走过了这么多的小位面,李昂对于马匹还是一知半解,瞧不真切,王不平自己带了一匹白马,杨晋则站在李昂身边,他也没马,严格来讲,是没钱买马!

    不过这一番李昂也说愿意借钱给他买一匹,本来说的是就帮他买了算了,但是他却执意不肯,非要说以后赚钱再还,李昂拗不过他,只得说借。

    两人都对于马匹不甚了解,李昂还好,至少经历丰富,略知一二,杨晋就惨了,别说选马,甚至不会骑马,怕是在这选完回去还得学两天怎么骑马。

    好在王不平家传的枪法是军中枪法改良而来,王家枪在马上威力还有加成,所以王家自己家里都养了不少的马,王不平自小耳濡目染对此倒是熟稔,两三下帮二人选好了两匹马,看着普通,但是王不平说这两匹速度一般,但是耐力不错,适合长途,这才选中这两匹。

    李昂刚刚付好钱,耳听得一个朗朗女声。

    “你现在和我说什么三包换车,我在你们这里买马车都没出你们的门你的底板就坏掉了,我给你们五天解决,不够再五天,还不够我还给五天,整整十五天,半个月了大哥,现在告诉我换车,还要我自费,有你们这样做生意的嘛?”

    三人闻声一滞,李昂更是眉头一皱,却见一个妙龄女子坐在一辆马车上,马车整个横在车马行的门口,此刻已经引来了不少人围观!

    一个穿着丝绸衣服掌柜模样的人拱手道:“姑娘,我已经和您说过好几次了,您的这辆马车是由李老二负责的,但是现在李老二已经不干回家了,具体情况我们也不得而知,如果想要解决,还需要您找到李老二回来开个证明,证明这辆马车是在我们这边出的问题!”

    女子微微一怔,脸色一沉说道:“明明是你们的问题,你现在还要我去找人开证明,哪有你们这样办事的,我又上哪去找那个李老二啊!”

    掌柜耸耸肩道:“那就是您自己的事情了,对了,我提醒您一句,飞马城小只有我们一家车马行,若是您没有其他事情,就不要拦着我们做生意!”

    说罢一挥袖,左右立时有几个奴役模样的汉子围了过来。

    女子苦涩一笑:“看来你们是吃定我了,难道就不怕我去报官吗?”

    四周围观的店铺伙计哄然大笑,倒是让这位女子愣住。

    “唉,看来她是外地人啊。”

    “是啊是啊,本地谁人不知这飞马车行背后的大老板是本地县官的小舅子,和姑娘怕是要吃大亏呀!”

    四周人传来小声议论,但是也传到其他人耳朵里,那位姑娘泫然欲泣,掌柜一脸傲色,不耐烦的挥挥手,王不平名叫不平,哪里容得了这等事发生在自己眼前。

    “你们这不是明摆了店大欺客么!”

    王不平吼叫一声挺身而出,长枪在身后犹自颤动,气势逼人,掌柜的这么多年的事也不是白管的,眼力见也不俗,眼见王不平这般威势,身后还有两人,再联想到这两天风头最盛的事件,心中有了计较,和声细语,放下姿态道:“敢问公子高姓大名!”

    王不平毅然傲立,说道:“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王家王不平是也!”

    掌柜点点头满脸堆笑道:“原来是王公子大驾光临,还恕小人眼拙,一时没有认出三位,你们还不快去给三位公子倒茶,三位公子光临本店是本店的荣幸,你们怎么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呢!”

    看着掌柜川剧变脸一样的区别对待,王不平嗤笑一声,说道:“我不要你的茶,我要你把这位姑娘的事情公正处理,否则的话,我要你好看!”

    那女子此刻已经止住了哭声,瞪大眼睛瞧着王不平,眼中闪出希望。

    四周围观的人群也发出议论声音。

    “原来是王家的少侠,难怪他硬气不起来,只可惜没能看见王少侠教训他!”

    “得了吧,人家又不是傻子,这摆明了猛龙过江,这地头蛇干嘛非得去招惹人家,这姑娘倒是运气好啊!”

    倒是掌柜的面上露出为难神色,叹道:“不是我不为她处理,只是按照店里的规矩,要全款赔偿或者退换,真的需要李老二为她开具证明。如果没有的话,大老板怪罪下来小人吃罪不起呀!”

    王不平眉头一皱还没开口,那位姑娘已经愤然开口说道:“我上次来找你们说李老二回家探亲,可是李老二就是李家村的人,这李家村被屠一事你们难道不清楚嘛,既然李老二已死,我又找谁去开什么证明,难道我就非要按你们店里的规矩吃这大亏嘛!”

    李昂眉头一动,心中略感不妙。

    王不平也皱眉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掌柜的...........”

    那掌柜也长叹一声说道:“李老二也是运气不好,本是庄稼人,养马是一把好手,平日里和他婆娘吃苦耐劳,省吃俭用说是要给他们孩子看病用,前几日村里来了消息说是孩子的病症有救了,这两人就在我这辞了不干,未料到,这一去竟是将命也给丢了,早知如此,我便不应该允诺让他回去。”

    随后掌柜又道:“不过今天既然王少侠发话了,咱就自作主张一回,姑娘,你是要退钱还是要再换一辆,我们都依着你就是了,不过你可得好好的谢谢这位王少侠,否则我可不敢轻易做出这决定!”这话说的漂亮两头都不得罪,倒也算是人情练达。

    女子自然是连声道谢,不过李昂却阴沉着声音道:“李家村被什么人给屠了,难道官府没人管吗?”

    王不平和杨晋对视一眼,也齐声问道:“掌柜的,你给说说。”

    掌柜来回踱了几步,似是纠结模样,随后一跺脚道:“现在汉水郡盗匪横行,飞马城依着城池坚固还能固守,可要出城剿匪就万万做不到,咱们这地方偏远,也没有什么大门大派守着,这些盗匪自然肆无忌惮,别的不说,我们车马行的马匹就不止一次被劫走,若是我们不加价,早就赔的裤子都没了,三位少侠明鉴,我们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啊!”

    随后又道:“三位少侠若是看不惯,我劝三位也不要多管,这光我知道的流窜盗贼就不下五六伙,枉论些马贼,他们就是春风之后的野草,烧是烧不绝的,而且他们人多势众,三位纵使武功高强,但是双拳如何敌得过四手,我劝三位还是早早离开吧!”

    李昂追问一句:“那马贼也不会平白无故夺人性命灭人满门吧,李家村我也去过,没什么吸引人的地方,怎么会突然被人盯上呢?”

    “这我倒是知道。”

    一个灰衣小厮走了出来,拱手道:“禀少侠,我和李老二关系不错,他家孩子小时候烧伤了脸求医的事情咱们飞马城里头不少人都知道,只是伤的太重咱这的大夫都看不了,所以李老二平常攒钱就是为了带他孩子去外地寻医,这一回陡然得了消息说是有好心人留下药膏,妙用非常,那孩子的脸有恢复的希望,这两口子才欢欢喜喜回了老家。”

    李昂此刻倒是完全确定下来这人应该就是自己所知道的那个人,点点头示意这小厮继续说下去。

    “城外有一伙来去如风的马贼,他们的首领外号马彪也有功夫在身,手下的悍匪都不简单,身强体壮,在飞马城一带也算是一号人物,他为人凶恶不假,可是独宠他的发妻,早年间他犯了人命官司出逃,他发妻受尽酷刑也不曾供出马彪的去向。”

    “大家都以为这事也就这么算了,可谁知道这马彪在外头七八年也不知遭遇什么,带着一身的好武艺回来,劫了他发妻回去,可怜他发妻本也是个貌美如花仙女似的人物,在大牢之中这么些年出来之后形容枯槁,即便马彪不曾嫌弃好生对待,也恢复一些,但是当初在监牢之中受了酷刑面目全非,马彪也一直在找灵药,这一次恐怕就是马彪出手夺药,至于灭人满门,这马彪向来残忍,说不定只是顺手为之,小人知道的只有这些了!”

    灰衣小厮深深一鞠躬,又退了回去。

    人群之中议论声起,不少人都听过马彪的事迹或是凶名,可见这小厮应该是没有说谎,李昂却深吸一口气,面色冷峻,脸上好似挂着三九天的寒霜,看的瘆人。

    王不平杨晋和李昂相处这些日子,还从来没有见过李昂这般表情,他们二人虽然对马彪这样的恶贼心中愤恨,对于李家村的遭遇有些同情怜悯,但是却也不至于到了这样。

    杨晋壮着胆子问道:“李兄,这马彪那一伙贼人的确行事乖戾,可也犯不着...........”

    李昂却一声不吭直往前走。

    “李兄,你要做什么啊!”

    “杀贼!”

    PS:紧跟时事的背后必然是这个作者没有存稿,感谢心归处书友的打赏,谢谢!

    手机站:

    

    http://www.cxbz958.com/wuxiazhutianxing/68972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