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四百九十一章 你,悟了吗?

第四百九十一章 你,悟了吗?

    阵法?

    而且并不算太高明的阵法,只是此地阴阳二气较为厉害,让乾坤宛若防御灵宝一般坚固,无法直接突破。

    当他们凤族没有九万年修行基础指引吗?

    这点学识积累,他还是有的。

    发现自己被困在阵中,且强闯冲不出去,金翅大鹏鸟莽了几个时辰,就快速冷静了下来。

    硬闯出不去,必须寻找阵法生门……

    金翅大鹏鸟嘴角冷冷一笑,双目涌出金光,此地阵法的灵力流转路径,清晰地印在心底。

    找到了,生门!

    金翅大鹏鸟身形一闪,出现在生门前,他……再次犹豫了。

    水神会布置这么简单的阵法?

    沉默了一阵,金翅大鹏鸟试探性地向前探出一步,周遭情形顿生变化,他身形向下坠了几丈,竟又掉入了另一处困阵。

    多重困阵?

    金翅大鹏鸟松了口气,心底反倒安稳了些。

    他继续小心翼翼探查各处,找寻生门,提防此地暗藏杀招。

    于是,一步三查、目光如电,机警地扫视着各处。

    凌霄宝殿中,一位仙神出声感慨:“能将如此高手吓成这般模样,唯水神矣。”

    李长寿淡定的一笑,回道:“不过是他自身心性多有不足,非我之功。

    各位且看,他稍后在阵中见我,八成是二话不说直接动手。”

    满殿仙神不由来了兴致,定睛瞧着那面大铜镜。

    第四重天的连环大阵中,金翅大鹏鸟已寻到了第二处生门,这次稍微果断了些,观察了片刻就迈入其中。

    周遭场景再次变化,困阵之后依然是困阵。

    若非每个大阵不尽相同,金翅大鹏鸟都要怀疑自己是否闯入了某种高明的阵势。

    但接下来……

    困阵、困阵、还是困阵,生门、生门、又见生门……

    金翅大鹏鸟前行越发迅疾,眉头越皱越深,一连闯过二十多处困阵,身形突然一顿。

    他看到了,歪脖子树下喝茶的老道,以及那只悬挂的木牌。

    【迷路了?】

    “哼!”

    金翅大鹏鸟怒火中烧,背后闪出两只金翅的虚影,迸发出数十上百道金色光羽,将那老道的身形、那只木牌,直接打成了筛子!

    老道顶着浑身数十个透明窟窿眼,淡定地放下茶杯,缓缓摇头,身形化作云雾消散不见。

    金翅大鹏鸟再次冷哼一声,继续探寻各处,发现此地依然是个困阵后,禁不住嘴角抽搐了几下。

    “水神!你在卖什么名堂!”

    “不要以为只靠这般阵法就能困住贫道!”

    “你能困住贫道的道躯,却困不住贫道之心神!”

    李长寿懒得搭理,在金翅大鹏鸟寻到生门离开后,再次凝出一道虚淡化身到了歪脖子树下,换了一张……一模一样的木牌。

    于是,两个时辰后……

    金翅大鹏鸟从同样的位置,再次闯回此地这座大阵,看到那老道、歪脖子树、【迷路了】木牌后,当场一愣。

    这里有许多小细节,比如李长寿那云雾化身的表情、动作,都跟上一次完全相同,毫无二致。

    “你到底在搞什么算计!”

    金翅大鹏鸟张口怒斥,抬手打出一道乌芒,这次连人带树直接绞成了粉碎。

    随后,这金翅大鹏鸟骂了两声,转身朝着此阵的生门而去。

    待这金翅大鹏走后,李长寿的道韵再次出现,成了同一株老歪脖子树、同一块木牌、同一名老道。

    看到此处,凌霄殿中的众仙神已是颇为不解。

    木公问:“水神此举,有何用意?”

    “木公莫急,”李长寿笑道,“看下去就是。

    这金翅大鹏生而有极速,后面转一圈的速度会越来越快,不会耽误太久。

    一个月内自见分晓。”

    众仙家头顶冒出一个个问号,白衣玉帝也是十二分疑惑。

    果真如李长寿所说,这次不过半个时辰,金翅大鹏鸟就第三次,回到了歪脖子树下。

    这时,金翅大鹏的表情虽还是那般冷酷凶厉,但目光多了几分迟疑,毁了歪脖子树后匆匆而去。

    下一圈用时,就被缩减到了一刻,金翅大鹏冲到了歪脖子树前……

    【迷路了?】

    木牌轻轻晃荡着,吱呀吱呀响个不停。

    金翅大鹏原本还算坚固的道心,此刻已开始了些微动摇……

    “贫道当真不信!”

    毁树,鸟飞。

    待金翅大鹏走后,李长寿再次现身,将此地布置恢复原样。

    第五圈、第六圈……

    第十圈、第十一圈……第十八圈……

    金翅大鹏在连环阵中转圈的速度越来越快,后面开始,遇到歪脖子树,都是身形直接穿透云雾虚影,撞入下一个大阵的入口。

    第十九圈,金翅大鹏步伐一顿。

    此刻的他,目中满是血丝,长发有些凌乱,呼吸都有些急促,浑身法力涣散,但却第一次停在李长寿面前。

    李长寿面露微笑,保持着此前重复的动作,抬起茶杯抿了一口,缓声道:

    “你,悟了吗?”

    金翅大鹏怔了下,伫立一阵,随后面露凶色,抬手打出一掌,将面前这般情形打成云雾,低头继续闯关。

    “就凭你,还想惑我道心!”

    对此,李长寿不急不慌,再次凝成相同的布置,静静等待。

    又过七圈,金翅大鹏再次停了下来,但这次,他停在了歪脖子树所在节点的‘上一格’。

    “不,这是幻阵,周遭都是幻境!”

    金翅大鹏看着唯一生门所在的岩缝,向后退了两步,声音从低喃到大喝,再到嘶吼……

    “都是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

    “这是幻境,都是虚妄!虚妄!唯我道本真!唯我道本真!”

    随后身影化作一团金光,在这座大阵中左突右冲,又被一张张阴阳二气凝成的太极图挡住,撞的头破血流、长发飘散!

    凌霄殿中,众仙神竟……

    多少泛起了一点同情之心。

    李长寿微微摇头,道一声:“此神禽心境修为当真不够,本以为他能撑过九九八十一圈,没想到尚不足三十圈,道心就开始崩溃。”

    木公禁不住一手扶额。

    有仙神叹道:“咱们只是旁观,也能感受到无助之感。”

    “水神当真高明,连环困阵本只能困住此神禽,但水神每次现身、每个表情都给予不同的暗示,才让他心防一步步溃败。”

    “换做咱们进去,怕也撑不过三十圈。”

    “此时才知,雷霆天火不过小罚,十八地狱犹有余地啊。”

    李长寿淡定的笑了笑,并未多说,暗中观察了眼玉帝的表情,心神归于困阵处。

    此时金翅大鹏鸟已再次闯过生门,双目有些无神地看着那歪脖子树,以及树下的老者。

    “你,悟了吗?”

    李长寿再次给出这般一问,那金翅大鹏鸟面露凶色,再次掠过歪脖子树下,撞入此阵生门,陷入了下一个‘轮回’。

    此时,李长寿开始增加一些新的花样。

    连环大阵的阵眼处,李长寿放出几只纸道人,开始齐齐诵读道门劝善经文,让各处大阵都响起了诵经声。

    于是,三日之后……

    金翅大鹏已算不清自己转了多少圈,见到了多少次【迷路了】这三个大字,毁了多少次水神的化身。

    他精神已经有些迷蒙,跌跌撞撞地到了那处岩峰前,身体竟有一阵阵空虚之感。

    像是魔怔一般,金翅大鹏鬼使神差地进入了那处岩峰,再次看到了一模一样的布景,听到了那声:

    “你,悟了吗?”

    金翅大鹏双腿一软,竟跪在云路上,仰头喃喃:“悟什么,你能不能告诉我悟什么?水神你到底是要我悟什么?”

    李长寿面色有些失望,摇摇头,并未多说。

    金翅大鹏此时已没了凶厉,但他站起身来,浑身颤抖着,想要打出一掌,却又觉得只是白费力气,低头在侧旁飞过。

    又十圈后……

    咚!

    金翅大鹏鸟跪在那歪脖子树前,看着李长寿,眼泪禁不住从眼角滑落。

    “大人,您让我悟什么?您到底要让我悟什么?可以告诉我吗?您让我悟什么我就悟什么!”

    李长寿再次摇头,淡然道:“当你真正明白自己要悟什么,自会寻到答案。

    去吧。”

    “啊——”

    金翅大鹏鸟崩溃地大喊,起身跺了跺脚,身影极快地闪过此地,继续转圈。

    又十圈,金翅大鹏鸟心底一颤,突然想到了什么。

    迷路了?

    这是自己见到了不知多少次的问题,这是水神不断问自己的问题。

    此时,该冷静的已经冷静过了,该想到的都已想到了。

    水神如果要杀自己,其实不必费这么大的心思,回想自己与水神每一句对话,对方曾说过,是看在故人旧情的份上不杀他……

    是孔雀吧,那个阴阳未定,自己都不知道该喊哥哥还是姐姐的家伙!

    周而复始的大阵,一次又一次现身的水神,反复问着自己是否已经悟了,还有那轻轻晃荡的木牌……

    ‘金鹏,你迷路了吗?’

    一时间,道心之中泛起一声这般问候。

    自己听到过的那些嗓音,此刻竟依次响起,推着他不断倒退,都在问他这个问题。

    眼前一片苍白,苍白中浮现出了少许画面,由近及远……

    ‘哼,孔雀你等着,我一样能带领凤族复兴!’

    ‘凡人不过羸弱之辈,道门都是些欺世盗名之徒,我金翅大鹏一定要走出不同的路。’

    ‘孔雀你自己去洪荒吧,那三滴凤族真血都给了你,我不过是凤凰异种,并不重要。’

    ‘我金翅大鹏,要做天地间最快的生灵!’

    一幕幕、一瞬瞬。

    进入三界之后的种种情形,进入三界之前的那些记忆……

    受到的恭维,不过是旁人对自己的利用,听到的赞美,仅仅只是旁人给自己灌下的汤药。

    又有谁在真正的尊重他?

    他金翅大鹏好歹也是始凤之子,如何能不明此事,如何能不通此道?

    只不过,恭维与称赞仿若有毒一般,他渐渐迷失在了西方教那一声声‘快仔’之中。

    此地如此繁复的布置……

    就是在告诉他,沉迷于这些虚荣、虚浮之中,只不过是固步自封,只不过是在迷失自我。

    水神不断的点化……

    “你,悟了吗?”

    耳旁突然听到轻唤,金翅大鹏蓦然回神,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又站在了歪脖子树下,站在水神面前,那【迷路了】木牌之前。

    噗通!

    金翅大鹏双腿一弯跪了下去,双目之中满是泪光,曾经高傲的头颅,渐渐地低了下去,抵在云路上。

    “我错了……

    我只是逞一时意气投奔西方教,我只是想证明我不比孔宣差。

    我早已迷失在了路途上,我早已不知自己该往哪飞。

    我生有极速,却无人告诉我该飞往何处,从没人告诉我该做什么!”

    李长寿:……

    是这么悟的?

    自然,也不能排除金翅大鹏是在故意装成这般模样。

    稳一手,按计划行事。

    李长寿缓缓叹息,言道:

    “迷途知返,浪子归心,万物终善,道法自然。

    再去走一遭吧,这次不要用法力。

    去听,去看,去思考。”

    金翅大鹏抬头看了眼李长寿,双目之中满是迷茫,低头再次行礼:

    “是。”

    言罢,金翅大鹏站起身来,步伐有些飘忽,走入了下一道生门。

    他依照李长寿所说的话语,这次放慢身形,在早已熟悉的大阵中慢慢行走,很快就发现了一些此前并未发现的细节。

    ——自然,这是李长寿刚加上去的。

    比如一幅画卷、一面石板、一处刻画在岩壁上的简笔画。

    开天辟地的故事,龙凤大战的情形,巫妖人三族争锋的过往……

    一些经文,一些似是而非的句子,一些让人道心安宁的诵经之声。

    金翅大鹏的目光渐渐清明。

    他悟到了生灵之渺小,悟到了天地之伟岸,悟到了自己此前不过是跳梁小丑,悟到了天道恢弘、圣人昭昭。

    极速反倒是束缚,超脱并非简单飞出天地去混沌海,自己来世上行走,终归是有自身的意义。

    半个月后,金翅大鹏鸟再次回到了那棵歪脖子树下。

    他微微一笑。

    此前心浮气躁、心入魔障,穿梭在这连环困阵之中,飞得再快、飞的再急,也不过是原地打转。

    而此时的他,戾气全消,漫步半个月回返此处,虽又回到了原点,但看到了不同的世界、不同的天地,心已完全变化。

    金翅大鹏鸟撩起长袍下摆,动作坚定而迅速,跪在了李长寿面前。

    “多谢老师指点迷津,金翅大鹏鸟此前犯下数桩大罪,请老师责罚!

    但,此身还愿为凤族计,请老师留弟子一命,待凤族再有血脉繁衍于天地间,弟子自领一死。”

    李长寿含笑点头,身影化作云雾消散,但周遭,却浮现出了一幕幻境。

    与此同时,金翅大鹏鸟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孔雀……

    幻境是一片密林,其间显露出孔宣那窈窕纤美的背影,林中响起了李长寿的话语。

    “道友放心,我自会尽力而为。

    只是,道友你当真决定了吗?如此大的牺牲……”

    “嗯,”孔宣略微回头,露出了那已有七分柔美的侧脸,“他终究是我兄弟。”

    “道友你屈居凡尘,教化凡人,为凤族挽回些许气运,又如此……唉。

    答应道友之事,我李长庚定会全力以赴。”

    孔宣微微一笑,那笑容中带着释然、无奈,带着几分希望与憧憬,而后化归五色神光之中,消失不见。

    周遭,响起了百鸟啼唱之声。

    大阵缓缓消散。

    蔚蓝的天空白云朵朵,明媚的阳光洒满此间……

    金翅大鹏鸟跪在那,不自觉已是泪流满面。

    他面前,一只金光闪闪的镯子,躺在李长寿原本盘坐之处。

    镯子上刻画着繁复的道纹,制式虽简单,却又散发出苍冥古朴的道韵。

    金翅大鹏鸟露出几分释然,双手捧过那镯子,喃喃道:

    “老师,我明白的。

    只要戴上了它,我便接受天庭束缚,我的极速今后只为天庭所用。

    我是凤族异种,与姐姐一样,无法传承凤族血脉,但我愿,为凤族延续气运,为天庭效力,百死不怨。”

    当下,金翅大鹏鸟轻轻一叹,闭上双眼,将这镯子放在了头顶……

    凌霄殿中,不知多少仙神站起身来;

    肃然起敬的同时,有几个感性的老仙翁,已是老泪纵横。

    木公长叹:“戴上金镯,极速自此有了界限;不戴金镯,难替家姐分担苦难。”

    玉帝更是叹道:“及时醒悟,也当得凤族男儿之名,善用,当善用。”

    铜镜中,李长寿再次现身,却是走到金翅大鹏鸟身旁,将一张卷轴递了过去。

    【天庭仙神入职宣誓模板】

    “老师……”

    “嗯,”李长寿抬手在金翅大鹏鸟肩上拍了三下,“念吧。”

    金翅大鹏鸟露出开心且舒适的微笑,重重地点了下头,打开模板,开始高声诵读,招来了天道之力。

    一个时辰后……

    金翅大鹏鸟读完经文,身周闪耀起道道金光,他低头对李长寿再次叩拜。

    “谢老师成全!”

    但叮铃两声,头顶顶着的金镯却滑落了下来,让金翅大鹏鸟一怔。

    “傻孩子,”李长寿温声道,“你是天地间最快的神禽,要头箍何用?

    这是太上老君亲自为你炼制的……脚环。”

    金翅大鹏愣了下,拿起金镯在自己脚边比划,金镯当即套在了他脚腕上。

    “合适吗?”李长寿温声问。

    金翅大鹏顿时双眼含泪,感动地点点头,“谢老师关怀,大小刚好合适。”

    李长寿缓声答应,微笑注视着天边云朵。

    多少有那么一丢丢的负罪感。

    “记得去对你姐姐道声谢,不过,等几十年再去,她正在闭关。”

    “嗯,老师,这迷路了的木牌可以给弟子一块吗?弟子想时刻带在身边,以示警醒。”

    “善。”

    凌霄殿中,白衣玉帝禁不住露出少许笑意,温声道:“吾觉得,这般困阵不如就留下来,作为一道劝善天罚,众爱卿以为如何?”

    静……

    “陛下……臣以为,大可不必。”

    “陛下三思,何罪至此啊!”

    李长寿淡定一笑,心底倒是开始期待起了,半年后仙盟大会,金翅大鹏作为天庭特使之特使出场时,会是哪般画面……

    

    http://www.cxbz958.com/woshixiongshizaitaiwenjianle/163492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