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四百九十章 水 神 熬 鹰【求票】

第四百九十章 水 神 熬 鹰【求票】

    煲汤。’

    浑身抽搐了几下,倒吊在一颗大树下的金翅大鹏鸟慢慢睁开双眼,目中惊魂未定,眼底印着一颗老树干枯的树干。

    他,他仿佛做了一个恐怖的噩梦。

    梦中的天庭看似空无一物,自己意外顺利的冲到了广寒宫中,却被姮娥仙子一巴掌抽飞……

    三界第一美人,是个堪比圣人大弟子的高手?

    金翅大鹏鸟心底刚泛起这般念头,就发现自己此时是倒悬的状态,耳旁听到了噼里啪啦的火声,还有一二说笑声……

    他浑身仙力被封禁,鸟状元神被九道青色光环禁锢,完全无法挪动半瞬;

    此时用尽力气挣扎,也只是慢慢悠悠地转了半圈,看到了三丈之外坐着的那三道身影。

    一白发老者,一眼熟的壮汉,还有此前见过的那头‘牛妖’。

    白发老者闻声看了过来,露出慈祥的笑容,言道:“你醒了?”

    金翅大鹏鸟愣愣地点头,不知该如何回应。

    白发老者温声道:“不用害怕,翅膀摘除的过程很顺利。”

    金翅大鹏鸟当头一懵。

    侧旁那壮汉和牛妖扭过头来,每人手中抓着一只大号的‘烤翅’,对金翅大鹏鸟微微一笑。

    “味道不错。”

    “十分劲道。”

    金翅大鹏鸟只觉心底一片冰凉,面色无比悲愤,当场就要怒骂,却又觉得无比困顿,一‘仰头’喷了口血,再次气昏了过去。

    李长寿纳闷道:“这家伙,真就不探查下自己?”

    吴刚笑道:“西方教从哪搞来的这般极品?”

    青牛啃了口烤的灵鸟翅,赞叹道:“确实劲道啊,这灵鸟翅没想到比腿肉还好吃。”

    李长寿摇头轻笑:“总算确定,他姐姐为什么会说,可以直接打杀了。

    留着也没用,只管给凤族惹祸,还不如杀了。”

    “你再收个坐骑?”

    吴刚道:“这东西的极速确实厉害,进入天庭到现在都没显露出本体,说不定本体飞速比起鲲鹏也差不了多少。

    若是能达到那般速度,天地间也是少有了。”

    青牛嘀咕道:“坐骑也讲究一个灵性,就这憨批……算了吧。”

    李长寿却是微微心动,坐在那一阵思索。

    收坐骑肯定不合适,毕竟金翅大鹏鸟乃孔宣之弟,自己打杀了他,跟将他收做坐骑,完全是两个性质。

    必须考虑孔宣的感受,毕竟是老师钦点的大师嫂。

    那,让金翅大鹏鸟为己方所用,且在关键时刻发挥极速捎带他们一程……

    孔宣大姐头应该不会介意。

    但……

    “想收服这么个货,确实有些麻烦,”李长寿揉揉额头,感觉这是对自己精神和意志力的双重折磨。

    吴刚笑道:“熬呗,凤族又如何?

    我这里有上古控制一些大妖用的禁神咒,刚好派上用场。”

    李长寿沉吟几声,闭上双眼,太极图在他左手掌心缓缓显露真形。

    他,已经开始跟太极图交流。

    金翅大鹏鸟这种脾性,用一个字形容就是憨,三个字形容就是……

    特别憨。

    自作聪明、明目张胆、胆大包天,心气儿特别高,本领也有点,命中谁都不服,就是要人好言好语捧着,捧舒服了干啥都行。

    要想驯服这种脾性的金翅大鹏鸟,当真比扬了这家伙难百倍。

    也不是没有办法。

    上辈子就听人说起过熬鹰之事,原理倒是互通的。

    如果折腾不死,就往死里折腾!

    当然,还要搭配一些心理辅导,渐渐的引导,最终将金翅大鹏鸟的心气儿消磨掉,更改他骨子里的自命不凡。

    李长寿轻轻呼了口气,低声道:

    “前辈可听过连环阵?”

    吴刚不由有点迷糊,侧旁的青牛也有点懵。

    ……

    原本,金翅大鹏挑衅天庭时,李长寿只是想让金翅大鹏鸟吃点苦头,顺便打击一下西方教的气焰,并未动收服金翅大鹏的念头。

    但……

    金翅大鹏鸟的脾性摆在着。

    若是这次让这头金鹏从天庭顺利离开,他肯定就会当做自己从头至尾糟了天庭算计,要跟天庭不死不休;

    他根本不会去想,到底是谁最先扬言要闯天庭,又是谁一头撞进了南天门……

    这种人,李长寿上辈子是真的遭遇过,至今心有余悸。

    故,这次要么彻底收服,要么废了金翅大鹏鸟,给凤族留个种……

    说做就做。

    李长寿先与青牛、吴刚商量一阵,又去天庭各处奔走忙碌。

    先得玉帝应允,再得木公支持,而后召集数百天庭仙神汇聚于地方最宽敞的第四重天。

    前有百万天兵去地府开沟挖渠,后有数百仙神炼制阵基。

    当然,连环阵衔接之处的关键阵基,还是李长寿亲手炼制,送来天庭……

    他在天庭宝库搬了些灵石,又从四海龙宫调来了一批宝材,争取在最短的工期内,建造出一座占地广阔的连环大阵!

    这座大阵不必太过坚固,因为全程有太极图的阴阳二气加持;

    重要的,是此间的迷阵和困阵,要让那金翅大鹏时刻感受到压力,时刻提醒他正在大阵之中。

    不过短短三日的光影,在第四重天一片广阔的云海上,一千多根阵基被同时激活,场面无比壮观。

    李长寿的一具纸道人盘坐在总阵的阵眼,缓缓祭起太极图,将数十座首位相连的困阵,纳入阴阳大道的庇护。

    与此同时,李长寿开启在商部族的一具纸道人,在城外小树林逛荡了一阵,很快就听到了一缕孔宣大姐头的传声:

    “怎了?可是有急事?七情转世身一切安好,此时就在城中玩耍。”

    李长寿眼前一亮……这嗓音!

    已经有了三分温柔、三分温润,声调都比之前提了许多!

    ——此前孔宣是阴阳未分,处于中性阶段,此时不过是朝着阴属偏移。

    李长寿朗声道:“道友不必现身相见,只是有一事,来征得道友同意。

    令弟此前擅闯天庭,欲要去广寒宫中一亲姮娥仙子芳泽,现如今被我抓住……吊起来了。”

    “打杀了就是,不必念我情面。”

    孔宣的话语无比淡定。

    李长寿有些迟疑,又道:“我是想将他收服为天庭所用……”

    孔宣沉默了一阵,李长寿面前出现五色神光,凝出了一道虚影。

    显然,此时孔宣的本体并不适合外出相见。

    看此时孔宣凝出的虚影,面容已经比之前多了几分温柔,身形也变得窈窕纤秀,虽不敢说绝世芳华,却自成一股独特的韵味……

    孔宣皱眉道:“天庭收服他作何用?惹事败气运吗?”

    “金鹏的极速或有大用,”李长寿正色道,“就算道友你说的再轻描淡写,我也不能真的打杀了他。

    他毕竟是道友的兄弟,凤族本就人丁凋零。”

    孔宣下意识抿了下嘴,凤目凝视着李长寿,而后轻轻叹了口气。

    “我本不想再继续欠你人情,但你当真……

    罢了,你若能改改他那狂妄自大的性子,让他今后少给我添乱,我亲自去劝他都可。”

    李长寿笑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道友莫说人情不人情,我家师兄听到,定要训斥我了。”

    孔宣目光看向侧旁……

    若是所见不错,若是感知不错,若是李长寿对女子的认知没出错!

    这是一丢丢的娇羞?

    赞美老师,师兄的好事,八字就快要有一撇了!

    孔宣问:“可需我做些什么?”

    “倒是不用做太多,”李长寿道,“我需借用道友你一缕气息,最好是你这个虚影,我用留影球拍一下背影……”

    孔宣不明所以,但没有犹豫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李长寿让孔宣稍等,在这片小树林中一片忙碌,又是鼓捣云雾,又是选取拍摄角度,很快就拿出几枚留影球,拍了一阵孔宣的虚影。

    熬鹰工作,继续紧锣密鼓地筹备……

    于是,三【天】之后。

    凌霄宝殿中,众仙神、天将聚在一起,坐在几排矮桌后,看着铺设在地板上的‘特大号铜镜’。

    玉帝陛下坐在高台宝座上,一袭白衣、嘴角带笑,旁边是备好的瓜果美酒,静待好戏登台。

    李长寿坐在高台之下的最前方,与木公同桌。

    待时辰差不多,李长寿站起身来,对玉帝做了个道揖:

    “陛下,各处都已准备妥当,是否开始收服这金翅大鹏鸟?”

    “哈哈哈!”

    玉帝已是忍不住笑了起来:“长庚放手去做,吾已准备看一场好戏了。”

    李长寿低头称是,拂尘对着铜镜一甩,铜镜之上灵光闪现,呈现出了清晰的画面。

    广寒宫外,一颗长在月宫附近的大树树干处,老君的坐骑——青牛,以及月桂树之死敌、天庭偷伐乱伐第一人吴刚,各自抱着胳膊,站在那金翅大鹏鸟面前。

    一看到吴刚,天庭众仙神就想起了此前所见,那位姮娥仙……

    呸!

    怎敢直呼太阴星君大人的尊号!

    太阴星君一巴掌拍飞这金翅大鹏的画面,在众仙道心处不断盘旋。

    惹不起惹不起。

    青牛做侧耳倾听状,笑道:“要开始了,道友,我带这只鸟离开了。”

    “好嘞,”吴刚随手摄来一把大斧,手指一点,将吊着金翅大鹏的那根绳索解开,交到了青牛手中。

    青牛笑道:“长庚师兄说,这次还要多谢姮娥仙子出手。”

    “殿下有交代,水神大人有事尽管吩咐,道友不必多提这般小事。”

    吴刚摆摆手,扛着斧头回返月桂树旁,口中高声吟诵:

    “欲上九天观明月,先练铁骨三万年!

    哈哈哈哈!”

    青牛嘿嘿一笑,心道我家长庚师兄修行至今,才多少年……

    当下,这青牛拽着仙绳,将昏睡不醒地金翅大鹏扛在肩上,朝四重天落去。

    一路无波无澜,青牛顺利抵达连环大阵外围;

    青牛找了一颗大树,将金翅大鹏鸟挂起来,对着金翅大鹏吹了口仙气儿。

    嚯,烤翅味。

    “小子,醒醒。”

    金翅大鹏哆嗦几下,缓缓睁开眼,喉结上下颤动了几下,面色有些苍白。

    他的翅膀,他的胳膊……还在?

    青牛随手摄来一块青石,淡定地入座,微笑着看着倒吊的金翅大鹏鸟,笑道:

    “见到姮娥仙子了?”

    金翅大鹏当下就是一哆嗦,骂道:“你放我下来!”

    “放你?”

    青牛咂咂嘴:“水神大人没交待,咱也不敢直接做主。

    水神大人只是让咱看着你,顺便给你念一点守则。”

    金翅大鹏怒道:“你果然是水神的人!”

    青牛淡然道:“咱是圣人的坐骑,你即将成为圣人弟子的坐骑,咱俩差着辈,你最好放尊重点。”

    金翅大鹏双眼一瞪,随后仰头看着下方石面,用力大笑:

    “哈哈哈!我就算被扒皮抽筋,死无葬身之地,也绝不会成为任何生灵之坐骑!

    凤族男儿不怕死,我自心中存涅槃!”

    “脑子不灵光,还这么犟,”青牛摇摇头,一脸惋惜,“你估计是没救了……你可知,对付你,水神大人花费了几分心力?”

    金翅大鹏默然不语。

    青牛哼了声,低头瞧了眼掌心写的小字,继续道:“半分都不到。”

    金翅大鹏冷冷一笑,扭过头去。

    “既已胜了,何必奚落?”

    “罢了,朽木不可雕,枯草不顶饱。”

    青牛在袖中拿出一只卷轴,朗声道:“咱还是早点做完长庚师兄的交代,回兜率宫中吃桃子吧。

    来,听着,我只念一遍!

    《人教坐骑的十二条基本守则》。

    第一条,被骑乘时,当飞行稳当,不可突然前行、突然静止,这跟你自己飞时可不一样……”

    一条条,一目目,青牛读着手中的卷轴,还颇有耐心地一字一句讲解。

    金翅大鹏却是不断扭头、不断咬牙,恨不得将自己耳朵封起来,但此时根本用不上任何法力。

    只能一副【不听不听,青牛念经】的优良表情。

    凌霄殿上。

    东木公纳闷地问:“水神,不是说不收他做坐骑,而是为天庭效力吗?”

    李长寿笑道:“这不过是一点小算计。”

    凌霄殿各处,一只只耳朵竖了起来。

    李长寿道:

    “咱们虽是要收他为天庭所用,但也可用些合理的手段。

    最初时,先给他定下一个糟糕的未来——成为旁人坐骑。

    后续一点点让他低头、驯服,等他接受成为坐骑的命途,我们转过来再告诉他,不必做坐骑,做一个昂首挺胸为天庭效力的将领,他会如何?

    自会立刻燃起希望,降低对天庭的怨念,对天庭感恩戴德。”

    木公面露恍然,周遭众仙神也是纷纷点头称赞。

    脏,真的脏。

    有位正神小声道:“水神你能直接把这般算计说出来……没事吗?”

    “无妨,”李长寿笑道,“各位继续看下去就是,今日咱们就光明磊落,以德服人。”

    玉帝笑道:“来人,奏乐。”

    大殿角落立刻走来几名仙子乐师,开始说学逗、咳,开始吹拉弹唱,让悠扬的乐声飘荡在各处。

    半个时辰后……

    青牛口干舌燥,仰头喝了口甘甜的果酿,“你到底听没听?”

    “哼!”

    金翅大鹏把头甩出几分洒脱。

    “嗨!你这小鸟崽!”

    “算了。”

    一声轻叹从后方传来,青牛扭头看去,顿时笑着做了个道揖。

    云海起波澜,凝成一道百丈高的虚影。

    这虚影类似于法相,白发、白眉、白袍,端坐在云海之上,面容多有慈悲之意,周遭闪耀着淡淡的光晕,一缕晦涩的道韵弥漫开来。

    金翅大鹏鸟看的一愣,不自觉感受这般道韵,却有些头昏脑涨。

    太极图蕴含的太极至理,自非半点太清大道底子都无的生灵可参悟。

    ——寿仗图威。

    李长寿的嗓音如洪钟大鼓,在金翅大鹏鸟耳中炸响:

    “孽畜!你擅闯天庭,暗袭太阴星,罪当百死,何敢猖狂?”

    “你有本事将我放下来!”

    金翅大鹏鸟定声大喝:“贫道不过是遭了偷袭,若与你一对一较量,未必输给你!”

    “莫要执迷不悟,”李长寿叹道,“我念在旧友之情想留你一条性命,你既一心求死,成全你就罢了。”

    当下,那百丈高的虚影缓缓抬手,金翅大鹏鸟直接砸落在地上,元神处的九条枷锁同时消散。

    金翅大鹏鸟一个翻身跳了起来,目中划过几分厉色,低头一声大吼,身形化作一缕金线,即刻前冲!

    没有半分犹豫,没有半点迟疑!

    金翅大鹏鸟背后张开一双金色羽翼,瞬间洞穿了李长寿所化虚影的心口!

    凌霄宝殿中,众仙神齐齐挑了挑眉,自是被这金翅大鹏鸟的凶厉所惊。

    而光影一闪,画面中失去了金翅大鹏鸟的踪迹,只留青牛一声感慨:

    “这憨批,咱都没动手,自己就进阵了。”

    李长寿的虚影露出少许微笑,对青牛轻轻颔首,消散于云海中。

    与此同时,凌霄宝殿那面大铜镜的画面迅速变化,分做了左右两幅。

    一幅是俯瞰视角,那金翅大鹏正在一座困阵中左冲右撞,身形被一道道阴阳气息轻松挡下,急得团团乱转。

    另一幅画面中,李长寿坐在连环阵一个节点处,慢条斯理泡一杯茶,侧旁是一颗歪脖子树树。

    大树的树枝垂下两条绳索,绳索拴着一只木牌,其上写着三个大字。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迷路了?】

    (本章完)

    

    http://www.cxbz958.com/woshixiongshizaitaiwenjianle/163393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