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我能锻炼精气神 > 第四卷:气足精旺神识醒 水乳相融內视成 第一百一十章 帮人也会有风险

第四卷:气足精旺神识醒 水乳相融內视成 第一百一十章 帮人也会有风险

    加上人家除了给人治疗的时候完全不露面,和别的非法行医的人完全不同,不为名不为利,又不收钱。

    要不是想稳固在武家的地位,何律师还真不想这么做,这件事操作起来真不能和别的案例相比。

    首先,如果本无和张文博是同一个人的话,定了罪也抓不到人,没意义。

    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主要是武剑涛不会利用家族的力量干扰案件,要不然事情就好办多了。

    除了违反了法律规定,完全再没别的可以拿来做文章的地方。

    就连舆论都站在了本无这边,认为本无师傅又不是神仙,人家也没有承诺要包治百病,你这告的莫名其妙啊。

    连人家在哪里吃住都不知道,至于身份证那更是没有。

    如果是普通的气功师之类的人物,估计有人还会要求看个证明什么的。

    面对能让人返老还童这种天大诱惑,还有例证在前,谁还会怀疑?又谁敢让人家出具身份证明?

    表明了是不信任人家嘛,人家要是不给自己治的话还不哭死过去啊?

    这就尴尬了,你告了人家却查无此人,法院也不会管的。

    就算知道‘本无’可能是张文博的化身,但证据呢?猜测可是不能当证据用的。

    何律师没招了,只好把张文博也一起告了。

    张文博虽然牵扯不大,但他可是本无的话事人,传达过本无的指示的,以同伙一起告也能说得过

    张文博看到岳父气的咬牙切齿,不住口大骂李明亮忘恩负义,唐英和祁珍两人倒是安静了,坐在一边想心事。

    想起李明亮那张憨厚老实的脸,张文博感觉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

    联想到那天那四个想要对付自己的人,和武剑涛的身份,顿时明白了事情的原因。

    武剑涛作为刘玉萍的未婚夫,自己把人家刘玉萍给那啥了,利用这件事对付自己完全说得过去啊。

    听刘玉萍说他未婚夫家可不简单,恐怕这件事还只是刚刚开始,人家既然出手了,没点把握怎么可能白费力气?

    牵扯到人命官司,如果再有人对法官施加点影响的话,结局如何就难以揣测了。

    自古以来冤假错案不知道有多少,何况这件事还不用弄虚作假,上纲上线一下就能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幸好当时治疗的时候没用真实身份,一切就都好说。

    只是自己倒是没啥大事,本无这个身份没人知道,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吧?

    那对方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

    肯定有原因的,不可能人家没事干做这种无谓的事情,自己也不懂法,只好问问岳父他们。

    于是打断了岳父的牢骚,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告诉他们可能有人想故意借助此事挑起事端,目的估计是想把自己拉下水。

    岳父不解的问:好端端的人家为什么要对付你?还用这么毒辣的招数?

    问的张文博老脸一红,竟然无言以对。

    有心瞒着不说,又怕对方的报复还有后手,说出来也能让岳父一家有个防备,别以为是小事情不当回事。

    于是一五一十把和刘玉萍喝醉酒发现的事情坦白了,然后垂首等待岳父岳母发落。

    果然岳父一听勃然大怒,岳母雪白的脸也瞬间黑了下来,就剩下祁珍表情比较正常,但也低着头不说话。

    岳父酝酿了一下情绪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问:你小子还有没有良心?是我们对你不好还是我女儿不漂亮?

    你竟然在外面沾花惹草?说完看架势有动手打人的冲动。

    张文博想起那天那两个人打了自己一拳后拳头肿的跟紫红色的肉 馒 头似的,也怕不小心把岳父给伤了。

    只好辩解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当时珍珍病情还没好转,我忍了那么多天最后实在没忍住,又喝了酒才犯了错误的。

    祁珍也怕爸妈以后对丈夫产生误解,劝解说:这事也不能怪他,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好,怕他憋出个病来,是我提议让他去外面找人的。

    岳父听了和岳母对视一眼,也不说话了,是呀,自己女儿的病他们最清楚,换了任何一个男人面对着女儿,哪里能忍得住?又如何肯忍?

    虽说祸害了人家的未婚妻,总比祸害自家女儿强,于是在心里原谅了张文博的过失。

    岳母这会脸色也正常了,但还是板着脸问张文博:人家既然把咱们告了,你是怎么个打算?

    张文博也正色说:当时帮几位老人治疗的时候我并没有用真实身份,就算他们告也找不到我的头上来,李明亮又亲手写了保证书,

    岳母点点头:看来你当初不亲自出面是对的,要不然还真是麻烦。

    这种事不出事还好说,以气功的名义治病的人前些年不知道有多少。

    出了人命可是会处以十年以上的刑罚的,何况气功能不能治病法律也没个限定。

    更没有统一的标准,只有造成后果后以事论事,结局无法猜测,全靠当地法官解释。

    就好比用古方治病,如果出了人命怎么算?

    就能否定所有古方吗?

    如果真这么做了,是不是也要否定中医的合法性?

    本来中医就和西医完全不同,没个统一的行业准则。

    同样的药方不同的医生或同一个医生不同的病人在使用过程之中都会产生完全不同的结果,靠的完全是经验和个自的理解。

    更何况是气功这种更加虚幻的东西,如何证明你的功法有用呢?

    张文博不安的问:你的意思是这事如果定性的话可能会被判定为非法行医?

    岳母点点头:有这种可能,虽然你既没有动手术也没有给病人用药,但是谁能证明你的行为对病人没有伤害?

    要不然病人怎么会在被你治疗过程中丧命?

    至少一个误导患者家属,耽误患者治疗时间的罪名跑不了,

    你就算是不收钱免费做好事,也有可能好心办坏事。

    见义勇为的行为因为动作失当最后被判坐牢的也不是没有。

    张文博郁闷的问:那您怎么不早说?人还是你找回来的,您是在提前报复你女婿做了对不起女儿的事故意的吧?

    http://www.cxbz958.com/wonengduanlianjingqishen/184360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