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我就是卖猪肉的 > 571 鹏举商贸的粗暴举动

571 鹏举商贸的粗暴举动

    除了发通告的当天有少量冷鲜分割产品供应,从昨天开始,唐人集团的屠宰加工厂正式停工。也正是因为这样,南湖市场的这些批发商才会那么积极主动的联系省外渠道,不仅仅是副产品批发商,那些做白条猪肉批发的人也是如此。

    唐人系能够充当南湖市场的保护神,最大的依仗就是唐人集团,现在唐人集团暂时进入停工停产状态,相当于缺少了最大的货源渠道,贺辉的担心实属正常。

    “集团停工,市面上就没有冷鲜肉供应了吗?”

    贺鹏举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贺辉眼神一闪,随后微微眯起眼睛。脸上露出了然的表情,可眉头依旧没有舒展开:“光指望那些中小型屠宰场,并不能彻底保障货源。”

    “只要能给予那些外来者迎头一击就行了,你还想打持久战?”

    贺鹏举再次冷下脸,“在咱们地盘上祸祸,不管最终结果如何,都会留下一个烂摊子给咱们收拾。这种被外来人闯入家门的情况,哪怕只是一天我都嫌多。集团公司那边也不允许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必须速战速决。”

    “那我这就通知开始出货?”

    看贺鹏举态度坚决,贺辉说着就要起身离开,却被贺鹏举制止,“着什么急?等更多的批发商发回来货再动手也不迟。要么不动,要动就必须把他们打疼,让他们铭记一辈子,特别是市场上有想法的批发商。”

    ……

    鲜品供应的短缺情况让鲜品价格开始呈现上涨趋势,不管是鲜品猪肉还是鲜品副产,此时的价格都让做冻品的人羡慕。但也只是鲜品,冻品价格就像是被套上了紧箍咒一样,四平八稳半死不活。

    之前憋着气要跟着大养殖企业一样不卖猪的养殖场坐不住了,屠宰场也是一样被眼前的价格诱惑,买卖就在双方的默契中悄然进行。

    “如果不是我及时挂断电话,说不定还真要被王泉忽悠住了。”

    窦远洋脸上洋溢着惬意的笑容,看着对面的郝金磊,嘴角弧度更大,继续说道:“事实证明,没有他王屠夫,咱们一样能够找到不错的销路,而且不费吹灰之力,人家主动找上门不说,价格也比王泉说的价格要高一点。”

    郝金磊也是跟着笑道:“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三汇还真是铁了心的要整治唐人了,全国市场都没有停止进口产品的供应,唯独掐断了南湖市场的供应量。”

    窦远洋眉毛一挑,撇着嘴说道:“有啥事儿是三汇不敢干的?只不过,他们这一次确实有点欺负人了。人家唐人集团又没有主动招惹他,不知道宋鹏飞发哪门子神经。”

    说着,又是忍不住笑道:“不过,这样也好,咱们的库存压力就没有那么大了。”

    郝金磊附和点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是疑惑问道:“以咱们对王泉的了解,他没跟三汇合作的时候,都能精准的把握市场变化。现在九鼎商贸跟三汇是合作关系,他不可能看不透市场的变化啊,九鼎商贸居然没有提前囤货,真是让人费解。”

    “窦总,这里面不会还有咱们没看到的变化吧?”

    窦远洋不以为然的笑着,“他有没有囤货的想法我不确定,有心无力到是很有可能。你想想看,九鼎商贸的客户渠道有多少,咱们最后还追加了订单,陈大斌那里也同样追加了订单,再加上吴麒麟和其他商贸公司的订单,这么大的要货量,九鼎商贸能够全部满足就已经很不错了,他们哪还有余力给自己做库存?”

    “做库存?不行!”

    九鼎商贸承包的屠宰场再次开工,尽管每个屠宰场的屠宰量都不多,但全部加起来后,一天也有上万头的屠宰量。手里有货,再结合现在的市场情况,李宏提议把副产品全部打成冻品做库存,等待价格上涨。

    刚刚说完提议,就被王泉拒绝了。

    “以后发展成什么样谁也看不准,与其冒险赌一把,还不如趁着现在鲜品价格上涨,先把钱赚到手里。”

    王泉刚解释一句,林东主动接过话题,“南湖市场这两天很热闹,业务员反馈回来的消息大致一样,只要是规模差不多的市场,人流量和车流量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好多外来渠道都想趁着这个机会来南湖市场捞一把。”

    “这么多竞争对手一同出现,肯定避免不了竞争,这倒不是最重要的,最关键的是唐人系的那些人到现在依旧没有表现出明确的态度。身为地头蛇的他们全程沉默,你们觉得正常吗?”

    看李宏脸色正常,林东暗暗松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市场上的批发商这两天进货量很大,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能看到送货车辆出现。程海洋他们一直都在各自负责的市场蹲守,据程海洋说的情况,唐人系的那些商贸公司和门店,根本没有表现出异常的举动,反而给人一种满不在乎的感觉,似乎一点都不担心。”

    “这种情况说明什么?要么破罐子破摔认命了,要么就是胸有成竹才能丝毫不慌。你们觉得哪一种可能性大一点?”

    “这还用猜吗?肯定是后者啊!”

    张浩明快速接话,“道理很简单,别说是人家经营多年的根据地,如果现在有其他商贸公司涌入中原市场,试图改变中原市场的格局,咱们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也不能袖手旁观啊!况且单轮根基的话,咱们肯定比不上那些老牌商贸公司,他们对于地盘的占有欲更强,我不信鹏举商贸会不管不顾,更不信唐人系破罐子破摔。”

    “想想当初川省的情况,为了保证自己的话语权,窦远洋不惜亏钱也要把金顺搞出去,虽然表面看起来窦远洋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但其中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只有他自己知道。窦远洋只是带着几个合作伙伴就敢这么做,更不要说唐人系背后还有唐人集团撑腰。我觉得,南湖市场肯定不会像表面看起来这样,说不定唐人系已经开始挖坑了。”

    林东和张浩明的轮番分析之后,李宏也丢掉了囤货的想法,思维跟着张浩明的话延伸,想明白之后,脸上露出坏笑,冲着屏幕问道:“我就在想,如果三汇在南湖市场的行动失败了,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样?”

    三汇失败?!

    王泉他们三个同时愣住,随后各自脸上浮现出不同的神色。

    ……

    星城,唐人集团。

    “只要你们按照约定好的去做,三汇这次必然失败,无敌的形象也将崩塌。有了这一次的失利,他们以后肯定会收敛一些。”

    地中海男人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开心,脸上的笑容就没停止,看着对面的男人又是说道:“李总,我今天过来主要是为了上次电话里约好的事情。你看咱们什么时候开始?”

    地中海男人对面坐着的就是上次主动打电话寻求合作的李军,听到地中海男人这句话,李军淡淡一笑,点头说道:“随时可以。”

    地中海男人眼底闪过一丝兴奋,趁热打铁道:“那就今天解决了吧,公司还有事情需要我回去处理呢。”

    为了拉拢牧圆集团一起表明态度,唐人集团在中原的养殖基地将会为牧圆正在建造的屠宰加工企业优先供应百万头生猪,以此作为牧圆支持唐人的回报。地中海男人亲自来到星城,就是为了签署正式的合作书。

    李军唤来助手,简单的吩咐后,助手走了出去。趁着打印文件的时候,李军笑吟吟的看着地中海男人问道:“秦总,你们中原的九鼎商贸最近一直活跃在南湖市场,不知道秦总对于九鼎商贸怎么看?”

    说到九鼎商贸,地中海男人脸上的笑意稍微减弱一些,沉默片刻之后,这才回答道:“客观角度来讲,九鼎商贸是中原目前最大的一家商贸公司,真实实力并不清楚,仅仅是表面暴露出来的东西,就不能把它当做普通的商贸公司对待。”

    地中海男人只是听说过九鼎商贸的情况,并不了解九鼎商贸,所以也没有过多的分析九鼎商贸。

    李军听后没有太大的反应,依旧保持淡然的微笑看着地中海男人,而后又是轻声笑到:“九鼎商贸这一次可是扮演了三汇进入南湖市场的急先锋,有不少工作都是经过九鼎商贸完成的,如果追责的话,九鼎商贸是不是也要付出代价?”

    地中海男人犹豫之后,笑着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

    李军明白地中海男人不愿意多说也没强求,等助理拿着打印好的合约过来,双方正式签订供求意向书,盖章生效后,地中海男人主动伸出手跟李军握了一下,笑着说道:“希望好消息早一点来到。”

    李军淡笑着,“会的!”

    从唐人集团从来,地中海男人嘴角一撇,心里暗道,这还没有真正开始呢,就想着追责?你追谁的责?能阻止三汇的计划就算不错了,你还想着问责?心得有多大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啊!

    外来冻品经过高峰期后,进入南湖市场的频率开始降低,大部分批发商都已经补货完毕。就在大家伙做好准备慢慢出货时,久久没有动静的唐人系终于行动了。

    四月五号,以红星市场为主,大量满载冻品的冷藏车进入红星市场,这样的举动瞬间吸引了市场里批发商的注意力。

    从冷藏车里卸出来的货,有唐人的标识,也有散乱品牌的标识,有明白人看到这种情况后脸色剧变。

    贺辉身边围着一群人,眼神在围观的人群中游走。

    “辉叔,接下来怎么做?”

    有人主动问询,这句话让贺辉身边的人变得跃跃欲试,眼神里藏着热切看着贺辉。

    贺辉一脸轻松,点上烟狠狠抽了一口,眯着眼睛扫向围观的人,这才慢悠悠的说道:“慌个啥,这才多少货?仓库装满之后再说也不迟。”

    从四月五号上午开始,红星市场这种忙碌的景象就没停止,一直持续到四月六号的凌晨两点钟,终于不再有冷藏车进入红星市场。

    长达十几个小时的连续卸货,早已让红星市场的批发商人心惶惶。这么大的卸货量,目的不言自明,唐人系这是要动手了!

    四月六号早上,市场刚刚进入正常营业状态,一条让人心惊的消息在批发商中间流传开来。

    “唐人系的所有产品,全部比咱们的出货价便宜两块钱,其中包括带有唐人包装的冻品。鹏举商贸带头,不管量大量小,全部执行统一出货价。”

    同行之间的竞争,价格战无疑是最简单粗暴的有效方法。

    唐人系先是调集如此多的冻品,还故意让批发商看到,以此给批发商震慑。紧随着就是调整价格,而且直接比批发商的价格便宜两块钱,强行打破批发商对市场的期望,甚至逼着他们跟着降价。

    一斤便宜两块钱,一吨货就便宜四千块,以现在的行情来看,批发商出售一吨货的利润也达不到四千块。跟着降价就意味着赔钱,不跟肯定卖不动货,如果出货周期拉长,利润会变得更低。

    仅仅是一手降价操作,就让批发商陷入慌乱之中。刚刚补过货的批发商咒骂唐人系早不出手,非要等自己补完货再降价,这不是坑人嘛?

    也有人心理素质比较好,得到这样的消息后,没有第一时间表现出慌乱的神色,反而仔细思考,琢磨之后露出坚韧的神色。

    唐人集团都停工了,唐人系最大的货源渠道关停了,他们的库存虽然比较多,但总有卖完的一天。只要自己坚持住,等他们的库存消耗的差不多,肯定能够得到涨价的那天。

    “稳住别慌!只要咱们稳住不出货,唐人系的库存就会被快速消耗掉,无非是多等一段时间而已。”

    经过最初的慌乱后,批发商们达成不出货的共识,不管是已经心生反抗唐人系的批发商,还是那些后来从观望中走出来的批发商,此时都是抱着不能被坑的态度团结在了一起。

    书客居阅读网址:

    

    http://www.cxbz958.com/wojiushimaizhuroude/150181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