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我就是卖猪肉的 > 564 让我咋干就咋干【四千字】

564 让我咋干就咋干【四千字】

    按照习惯,窦远洋如果不外出的话,都会在周末的时候带着妻儿一同去看望独自居住的窦长清,窦长清也很享受小孙子围着自己问东问西时的感觉。

    孙子被儿媳带去洗澡了,窦长清和窦远洋坐在客厅喝饭后茶。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窦远洋突然接到一条消息,看过之后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窦长清注意到他表情的变化,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怎么了,窦远洋抬头看了窦长清一眼,而后低头看着手机。

    “王泉发过来的信息,说从明天开始三汇会用进口产品全面打压国内市场行情,让我做好准备。”

    窦远洋跟王泉的合作关系,窦长清知道。听到窦远洋这么说,窦长清的神色一怔,随后脸上露出莫名的意味,笑道:“你之前想到过这样的情况吗?”

    窦远洋一愣,悻悻摇头。

    按照他的猜测,三汇前段时间刻意拉低生猪收购价,就是为了尽可能的清理存栏量。这种近乎拔苗的方式,有很大可能性是为了后面抬高市场行情,谋求更大的利润。

    不管是从市场规律来看,还是从私心来讲,行情上涨都是合情合理的,甚至可以说是众望所归。可他万万没想到,三汇非但不要这样的机会,反而准备利用进口产品继续打压市场,窦远洋想不明白,三汇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我绝对是少部分人……”

    窦远洋突然想起上次跟王泉一起吃饭时,王泉笃定的声音,心里顿时一突,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王泉该不会是跟三汇合作了吧?

    想到这里,窦远洋赶紧翻找通讯录,电话接通之后,窦远洋开门见山的问道:“明天是不是要放进口产品了?”

    电话里沉默一会儿,“你知道了?”

    听到这句话,窦远洋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这说明什么?说明对方明明知道消息,却没打算通知自己。这是三汇内部的信息渠道,关键时刻却不能给自己帮助。跟王泉的信息渠道比起来,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心跳速度不由的加快,强忍住心中的不爽,试探问道:“货量大么?能不能给我匀一批货?”

    “货量挺足,暂时给不了。”电话里拒绝的很干脆,随后沉默,过了一会儿传来叹息声,“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是尽快出货吧!”

    电话挂断,窦远洋脸色铁青。

    “这个时候你跟三汇联系,已经起不到作用了。王泉能主动提醒你,就说明他知道的情况远远比你想象中的多。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直接问他?你们现在是合作关系,就算他给不了你解决办法,也能给你提供更多的信息,便于判断。”

    窦长清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慢条斯理的说道。被他这么一提醒,窦远洋也是回过劲儿来,赶紧给王泉拨打电话,电话里却是传来忙音。

    联系拨打三遍都是忙音,窦远洋无奈放下电话,眼神里带着复杂的神色,呢喃道:“他给别人也发了信息。”

    话音刚落,电话突然响起,窦远洋眼里闪过一道亮光,拿起电话之后,稍微有些失望。没有等到王泉的电话,反倒是吴麒麟率先打了过来。

    吴麒麟的声音很急促,语气也很快:“我找人确认过了,王泉发的消息是真的,而且我们这边的三汇加工厂昨天就开始大批量往外走货了。”

    窦远洋下意识的问道:“昨天就开始了你却不知道?”

    电话里吴麒麟干笑一声,“谁天天没事关注三汇的动作啊!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库里那么多囤货,三汇要是真的铁了心要把行情打下去,咱们怎么办?”

    窦远洋苦笑一声,悄悄看了窦长清一眼,这才说道:“还能怎么办……”

    话没说话,电话突然一震,王泉的电话打进来了!

    “先不跟你说了,王泉给我回电话了,等会再聊。”

    说完,赶紧接通王泉的电话,没等王泉说话,主动问道:“啥情况啊这是?”

    说话的时候注意到窦长清的目光,窦远洋心领神会,赶紧点下免提键,把手机放在茶几上。

    “字面上的意思呗!”

    窦远洋脸色一怔,以为王泉不愿意多说,又是不甘心的追问道:“你那边之前有没有囤货?”

    “库存肯定是有一些的,但是数量不大。”

    王泉能理解窦远洋此时的心情,光是在九鼎商贸就下了那么大的订单,加上其他渠道,窦远洋着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想到刚才跟陈大斌的通话,王泉又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道:“别那么着急,先看看三汇在川省的力度怎么样再做决定也不迟。”

    一旁坐着的窦长清听到这句话后,眉毛一挑看着窦远洋小声提醒道:“他知道其他地方的力度。”

    窦长清的提醒让窦远洋心头一跳,赶紧问道:“其他市场是什么力度?”

    果不其然,这句话问完,电话里先是沉默一阵,随后传来王泉的声音,声音里带着低沉,“力度很大!”

    窦远洋眼底闪过一丝犹豫,很快就变得清明,甚至是多出一丝果决,对着电话问道:“你是不是跟三汇合作了?”

    问完这句话,窦远洋下意识的屏住呼吸,似乎害怕错过王泉的回答。双方都是极致的安静,根本听不到一丝杂音。

    时间很短,却又觉得很漫长。

    “算是吧!”

    王泉不知道窦远洋怎么猜到的,仔细考虑之后,没有明确的回答,只是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说法。

    窦远洋听到这句话后眼神闪烁,王泉早就跟三汇达成了协议,自己早该猜到这一点的,他上次表现出来的那种绝对自信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只是,当时的自己被行情上涨带来的利润迷惑了眼睛,根本没有多想。

    现在,窦远洋心里有些懊恼!

    “进口产品不是长久之计,能压制住一时,却压不住一世。问问他,三汇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咱们能不能帮上忙!”

    窦长清适时出声,窦远洋没敢耽误,直接把窦长清的话重复讲了一遍,说完之后静静等待王泉的回复。

    王泉万万没想到窦远洋会这么说话,以自己对他的了解,他现在应该想尽一切办法减少自己的损失,此时这种反应让王泉稍稍有些惊愕。稍微犹豫一会儿,这才回道:“唐人集团。”

    唐人集团?

    窦远洋眼中闪过疑惑,随后陷入深思。一旁的窦长清听后眼角一条,几秒钟之后,嘴角带着冷意。

    窦长清示意窦远洋结束通话,等窦远洋挂断电话之后,这才冷笑道:“三汇是真的狂,为了一个南湖市场,竟然敢这么玩。”

    窦远洋此时也想明白了,听到窦长清这句话,也是跟着摇头说道:“这么强行改变市场发展方向,他们能坚持多久?唐人集团也不是泥捏的,南湖是人家的老巢,还能怕三汇不成?”

    说着,窦远洋眼中突然闪过一道亮光,略带欣喜道:“不管三汇成功与否,都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这样看的话,也不一定要处理库存。以后行情重新涨上来的时候,我还有机会!”

    窦长清看了窦远洋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欣慰,淡淡笑道:“不急着处理库存是对的,但也不能守株待兔。”

    窦远洋疑惑的看着窦长清。

    “不管是三汇还是唐人,都是大型集团公司,特别是唐人的根基就在南湖,双方真要拼起来的话,且不论谁输谁赢,都不是短时间能够解决的。”

    “咱们跟他们不一样,他们要的是市场份额,说白了就是面子问题。咱们要的是利润,没比要陪着他们熬时间。你看看王泉,他一样是做商贸公司的,而且手里还掌握着那么多屠宰场资源,养了那么多员工,如果行情下跌,他的损失比咱都要大。”

    “我猜,他也是看清了这一点,才选择跟三汇合作的。就像你说的那样,不管成功与否,最起码他的加入能够推动整件事加速进行。”

    说到这里,窦长清的表情重新变得淡然起来,看着窦远洋又补充说道:“王泉把自己置身其中,不但能够掌握三汇的最新动态,还能推动加快进程,只要操作得当,很有可能成为最大的获利者。”

    “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是被动守株待兔,还是主动参与进去,谋求更多的利益。”

    窦长清的分析给窦远洋提供了新的思路,不禁开始衡量。被动等待的话,那么大的库存怎么办?不出货就意味着费用增加,以后行情究竟能涨到什么样,谁也不敢保证!如果跟着王泉主动参与进去,有可能让这个等待的周期变短,不管行情涨到什么地步,都能给自己节省开支。

    想到这里,窦远洋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嘴角带着微笑,拿起电话给吴麒麟拨打过去,把王泉和窦长清的话全部告诉吴麒麟,最后说道:“你准备怎么办?”

    电话里吴麒麟很是干脆的说道:“我肯定是不愿意被动等待的,至于怎么才能加入进去,你跟王泉沟通一下,问问他,咱们怎么做才能帮到他,让这种情况快点结束!”

    刚刚洗完澡躺床上,看到窦远洋打来的电话,王泉有些犹豫,能说的话已经说清楚了,不能说的就算是打再多电话都不可能告诉他,这家伙怎么就阴魂不散呢。

    直到电话自动挂断,王泉这才松了口气,可还没等他彻底放松,电话再次响起,差点吓到王泉,眼神里带着不满接通了电话。

    “我跟吴麒麟商量好了,只要能够快速解决南湖的事情,你让我们咋干就咋干!”

    窦远洋的直接让王泉当场愣住,几秒种后才反应过来,脸上立刻浮现出惊喜之色。窦远洋敢这么说,就证明他想明白了其中关键。

    不管他是出于自救心理也好,还是想要借机生事也罢,最起码这种态度是值得称赞的。

    王泉没有急于回答,反而轻松笑道:“我明天问问情况再说。”

    不管窦远洋是什么反应,王泉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稍微思考一会儿,又打开手机给梁峰发过去一条信息。

    梁峰正准备休息,电话突然传来提示音,想要不管不顾,又害怕是重要信息。不得已从床上下来,等他看完信息内容后,先是惊讶,而后狂喜!

    暗暗庆幸自己没有懒惰,手上动作不停,赶紧拨通宋鹏飞的电话。

    电话接通,梁峰急促说道:“王泉刚才给我发信息,说川省的远洋商贸和粤省的天麟商贸都能为咱们提供助力,问咱们这边是什么态度!”

    梁峰的这句话让宋鹏飞直接愣住,心里忍不住暗暗惊讶,远洋商贸和天麟商贸?一家是川省的扛把子存在,另外一家在粤省也是数一数二的商贸公司,王泉怎么能调动这种级别的商贸公司?

    压制住内心的好奇,宋鹏飞坦然说道:“可以,但仅限于南湖地区,暂时不会给这两家商贸公司提供任何产品。”

    梁峰听后微微一愣,只是随后就反应过来了,嘴角扬起弧度,慢慢说道:“你的意思是,让他们在各自的市场针对唐人系?”

    “嗯,就是这样。”

    自从刻意的让梁峰接触更多的事情,梁峰的思维也变得愈发的开阔,现在已经能够跟上自己的思想了。宋鹏飞先是点头肯定梁峰的猜测,继而说道:“咱们并不了解这两家商贸公司到底是什么心态,不能盲目的信任他们,更不能在他们身上冒险。一直以来,主动寻求合作的人都要主动把诚意展示出来,咱们给他们展示的机会。”

    “南湖当地的副产品,有很大一部分都输送到了这两个市场,如果他们真的有诚意,就让他们拿出真实的行动来。先断绝与南湖本地的供货合作,把唐人系的产品压制在南湖市场内。如果能做到,咱们可以适当的考虑给他们供应一批低价产品,弥补他们的损失。”

    “对了,你把王泉的电话发过来,我很好奇他跟这两家商贸公司是什么关系。”

    

    http://www.cxbz958.com/wojiushimaizhuroude/149070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