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我家房门通古代 > 第二五一章 福柳君

第二五一章 福柳君

    宁园发生的事,大驴牙并不知情。

    他是有问,但考虑这家伙当时结婚在即,就不让他白白担心了,反正,真要出事,这家伙应该也牵连不上。

    现如今眼见着该度的蜜月也差不多了,事也差不多了,这才跟他说一嘴。

    大驴牙呲着牙大张着嘴,不过不是笑,是受惊了。

    “我滴个姑奶奶哟,这么大的事你不跟我说声。你,你是不是脑袋有坑。”

    钟小荷拳头就要抡起来,“怎么跟你老大说话呢,我这不是不希望你担心我么。”

    “不是担心你,我怕我跑不了。”

    钟小荷眼眉一立,怒道,“真出事,你也没事,放心。”

    “您可别这么断言,我给你干的还少了?谁都知道咱俩关系紧密,这我才娶了娇娘,马上就要有孩子抱了,这节骨眼可不能出事。”

    “你个自私鬼,这个节骨眼不能出事,你说什么时候能出事?”

    “呸呸呸,好的灵坏的不灵。什么时候都不能出事,别乌鸦嘴。”

    钟小荷给了他一声切,这人有了媳妇忘了老大。

    “您别切,就算我没事,我不也担心你么,一人计短,二人计长,真有个好歹,咱不也能搭把手帮着跑路。”

    “滚”

    大驴牙虽然后怕,可目前看来到底是没事,“难怪最近朝堂上弹劾显国公府的人越来越多,显国公都被皇上勒令居家思过了。甚至有不要死的,弹劾太子,名义是强取人家产业分成。啧啧……太子也被禁足,原来内情是这样。”

    看老大没接话,他又道,“咱们手上也有太子的其它猛料,要不要给他抛出去?”

    钟小荷摇摇头,“急什么,且让他们拉锯战,越久越好,一棍子轮死就又别人渔翁得利了,咱们得攒本,猥琐发育需要时间。”

    大驴牙了然,也贼贼一笑,“不知道是第几在背后捣鬼。”

    钟小荷没吱声,眼神透着思索,她回想拿到的资料,还有那日见到的几个看起来至孝,无欲无求的皇子,还有富态慈和平易近人的贤妃,

    “不好说啊,也许有人扮猪吃老虎呢,住在那权力中心的人,能顺风顺水的活着,谁又是省油的灯呢。”

    “弹劾的人,都是原来德妃、大皇子那一派的。会不会是大皇子和五皇子报复?大皇子虽然废了,可还有五皇子啊,太子斗倒,他还是有希望的,咸鱼肯定也想翻身,是他们,也不是不可能。”

    “谁又知道那些人是不是看大皇子和德妃失势,而转投了别人。或许有人趁势报复,但也可能有人故意利用,借刀杀人。看起来最像的,也可能最不是。”

    大驴牙打了个哆嗦,太特么费脑细胞了,真真假假的,他只看数据说话。

    “咱们反正不动,就是信息注意收集,总有用到的时候。”

    “嗯,我安排人去抓好这个事,盘账这事啥时候开始?”

    “尽快吧,整理好手上的事,就马上出发。你这一去估计得半年,这该死的古代交通,我咋感觉少了条腿呢。”

    大驴牙颠颠着腿,笑得见牙不见眼,“这回知道本帅哥有多重要了吧?”

    “对,你太重要,所以我得再培养一条腿,或者几条腿,以免你哪天跑路。”

    大驴牙:……

    ……

    大驴牙是带着妻子一起走的,显然是在家度蜜月没够,还要到外地旅游度蜜月。也是,刚刚新婚燕尔,就让一个憋了很久的人单独出去干活,确实不厚道。

    冯姑娘跟着去的选择也是对的,男人有钱就变坏基本是定律,尤其是尝到滋味的家伙,就算大驴牙曾经再淳朴,还是要防备,不能给他制造犯错的机会。

    他们才出行没多久,这一日,一道圣旨啪嚓就砸到了钟小荷的三进小院。

    听眼前的太监宣读完圣旨,一家子跪在地上既紧张又惊诧莫名,还又喜又复杂。

    福柳县君,正五品。自此后,称呼钟小荷不是周夫人,周孺人,而是福柳县君,或是福柳君了。

    喜的是原来家里的下人,原来自家事七品官下人,这一片很多官员,七品在这里是不入流了,碰见别家的下人,总要低人一头,这下好了,水涨船高,纵使还没到高高在上的时候,那也能平视一波了。

    又喜又复杂的是周家来的一拨人,亲戚位高,让周家人一样地位水涨船高,可问题升官的不是周二,这就好比让人吃一口好东西,咽下去,却没有多大味。还有特么全家属她品级最大了,是不是全家都得给她行礼?

    小的还好,总之鸡犬升天,多少好歹也沾光,可周母心里却只剩下复杂。

    圣旨也没说清楚,因为救驾有功?那干嘛功劳不给她男人,给这个女人有什么用,圣上不是专给她家添堵来着吧。

    这下好了,整个柳县,都得以这个女人最是尊贵了。那让她的公公婆婆如何自处,让她的夫君如何自处?还敢让她每早给自己请安吗?

    再看内侍带来的各种赏赐,吃的用的穿的戴的,无一不是好东西,就算不用,那供在家里当传家宝给后代,那也是极好的。

    还有,钟小荷竟然每月能领取俸禄五十两。

    周母的眼睛都红了,周家全家每月收入也没五十两,还得说是包括老二寄回来的。

    不管众人如何想,反正当事人钟小荷是真高兴,升了位分谁不高兴,可最主要的,还是一块悬着的不上不下的石头,这回终于落地了。

    还有,福柳县君,为嘛非得加个福字?

    钟小荷惯常听人家讲自己有福气,其实心里很是虚的慌,她觉得真有福的人,那得是那些出生就含金汤匙的人,或者出门就捡钱,逢人遇贵人的人。

    而自己,以前过的多苦逼,就算来到这个世上,那也是一路奋斗付出辛劳的,当然,有了金手指,自然更顺利。

    当然,自己还有一家子爱自己的父母和臭弟弟,还有个为人不错的老公,一个赴汤蹈火的伙伴。

    哎哟,这么掰手指头一算,好像是挺有福气的。

    钟小荷乐颠颠的磕头谢恩,接过圣旨。

    全家这才都站起来。

    宣旨太监换了一个中年人脸上笑眯眯的,管家不动声响的塞了荷包,那人笑着接过,大大方方的道,“恭喜福柳县君,这您的赏赐,杂家就不客气了,也沾沾您的福气儿,明日辰时可千万记得入宫谢恩,安妃娘娘也早念叨着想着要见您呢。”

    钟小荷面上一紧,进宫?心里怎么有种进蛇窟的赶脚。

    那太监看钟小荷面色,猜测是这小官人家,还是商户出身,没见过啥世面,怕是失了礼数招祸,心里胆怯。

    看在荷包的份上,倒是不吝仔仔细细的把进宫注意事项交代一番,这才离去。

    

    http://www.cxbz958.com/wojiafangmentonggudai/233706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