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我家房门通古代 > 第二四八章 新规矩

第二四八章 新规矩

    紧赶慢赶,等俩人回到家,见到的就是坐在厅堂上,脸色疲倦又有些不快的周老夫人。

    钟小荷犹记得当年第一次见到周夫人时的样子,虽然清高,可到底还是个清丽美人。不管这清真假,总归看着是占了这个字的。

    现如今身材发福不少,想来丈夫虽是主簿,可小儿子一把考上了秀才,二儿子又是京官,前途远大,她又是七品孺人身份,在县城里,绝对是夫人中的头一份,无论是郭夫人还是现如今的县官家眷,见她还得行礼,素日交往也都是小意奉承。

    且自从周二做官后,月银一半都寄回了家里,年节钟小荷往家里寄的节礼也是丰厚,家里经济直线上升,除了二儿媳妇,人生再没什么不如意了。

    可毕竟岁数大了,皱纹起了,皮肤下垂,美没了,气质上高傲犹在,清却少了,尤其现在,因着不快,脸上横肉明显,嘴角眉梢都带着刻薄。

    屋里人不少,有周明玉夫妇,还有一个漂亮少年,正是多年未见的周冲。

    管家立在一旁,宁宁此时正被揽在周明玉的怀里。

    见他们回来,除了周老夫人,其他人见了俩人赶紧都站起来,管家也松了一口气,忙行了一礼,下去准备接待事宜。

    “娘,想煞儿子了。”

    一声娘喊的甚是感情丰富,周二快走一步扑通就跪在他娘身前,双眼含泪,看的人好不难受。

    钟小荷略晚一步,正行蹲礼呢,看到周二来这一出,也不尴尬,马上挨着周二也跪在周氏面前。

    “儿媳也想念母亲。”

    周氏本来到家没看到俩人迎接很是不快,可此时看到二子如此,也不禁思念之情瞬间发泄出来,一句“我的儿呀,可想死为娘了。”

    说完俩人就开始抱头嗷嗷痛哭。

    看这情形,俩人互诉思念之苦得一会儿,钟小荷没得到周氏的回应也没尴尬,自个儿站了起来,拿个帕子抹抹眼角不存在的泪水。

    这才笑着转头看向另外三人。

    “二嫂”

    三声二嫂,钟小荷笑的更真诚一些,“快坐下,想是累的紧了。”

    三人忙道还好,

    “你们怎没把外甥带来?”一边从周明玉手中抱过宁宁,一边带着点责怪对着周明玉道。

    周明玉道,“孩子还小,不好一路折腾,明年他爹要春闱,娘这次来,我们就一起提前过来了。”说到这周明玉声音小了一些,“给二嫂添麻烦了。”

    “跟你哥哥嫂子外道什么。”瞧周明玉这话,好歹知道会麻烦别人,长进了。

    钟小荷说完又转身笑看向周冲,“长成大小伙子了,二嫂恭喜秀才公了。”

    周冲忙又站起,“谢谢二嫂,娘一个人来家里不放心,叫我护送。”

    “呵呵,这不是应该的么,你们哥俩好几年未见,你考完秀才也放松下,你们正该好好聚聚。”

    周冲松了口气,他小时得罪过这个二嫂,完全是因为胖和出身。

    那时不懂事,后来大些就没那么偏激,可母亲对这个二嫂一直多有不满,二哥却是诸多维护,让母亲连二哥有时也怨怼起来。

    这不禁让他也有种二哥娶了媳妇忘了娘的感觉,可人家两口子好好的,对家里送钱送礼的,礼节上从未有缺,对这个二嫂他也无从怪起。

    几人说话间,那边也哭完了,周二坐在他娘身边,细细问起路上情形,又问了些家里的情形。

    他们一家子聊着,钟小荷就坐在旁边嘴角含笑,充当木头人作陪,也不大插话。只看着管家又回到门口等着听唤,就知道该准备的准备好了。

    “母亲,饭食马上就好,一路风尘,定是累的狠的,先洗漱一番,解解乏。”

    周老夫人看向女儿和小儿子,也都是一脸疲态,点点头,她也是真累了。

    看着几人下去洗漱,周二捏着娘子的手,面带讨好道,“要麻烦娘子一段时间了。”

    “说什么呢,这不是应该的么。”

    看着妻子如此说,周二一点都不放心。他有预感,自己要过一段比较辛苦的日子。

    次日本是正常上衙的日子,周二昨日就安排了人先去上官那请了假,他要陪自个的娘呆一天。所以起的就没有往日那么的早,跟着娘子多睡了一会儿懒觉。

    待俩人醒了,看过还在熟睡的闺女,这才洗漱一番,去看母亲。

    只是到了周母门前,却吃了闭门羹。

    门外侍立着丫鬟细柳,是从老家跟来的,旁边还站着周冲,和周明玉两口子。

    “母亲还没醒?”周二小声问细柳。

    细柳行了一礼,答道,“应是累的狠了,不过应该也快了,二公子和二夫人请安可以再略等一会儿。”说完这,细柳又状若无意的笑道,“素日卯正时分大家过来请安就来的及。”

    周二和钟小荷闻言都是一怔,

    请安是个什么鬼?以往哪有这样的规矩?

    钟小荷看这细柳,声音都没特意压低,再看向屋内,心里有些了然。

    说让等了,那就只能等,周二正要小声跟周冲和妹夫聊天,却听见屋里有声音传出,

    “二郎你们来了,为娘已经醒了,马上就好。”

    周二应了声,在门外等着,细柳推门进去,又关门,显然是不让其余人跟进去。

    钟小荷嘴巴抽了抽,看周明玉和周冲一副自然的样子,应该在老家就加了请安的规矩了。

    北方人不像南方人礼节规矩那么多,尤其是普通人家,小门小户的,不过是早上起来碰到问候一声,闲的撑的慌,才一家子站在长辈门前等着请安什么的。

    看如今周母这做派,这是要模仿南边大族家里立规矩了。

    周二也皱眉,娘要这个派头,也不是不行,卯正请安,对他来说还好,毕竟那时他也起了,可娘子晚起床惯了,突然要早起,怕是心里不痛快,这可如何是好?

    他看向娘子,对方倒是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嘴角抽抽是个啥意思?

    还能啥意思?只觉得不作怕才不是婆婆,哎,为了老公,她怕是要辛苦一段时间,配合着作。当然,自己管理硕大的商业团队,偶尔急着出门,来不及请安,还是有情可原滴。

    

    http://www.cxbz958.com/wojiafangmentonggudai/233336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