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王妃她一心只想创业 > 柳婉文的真实身份

柳婉文的真实身份

    柳婉文在一旁不敢说话,默默的夹着菜吃着,整个饭桌上,只有颜九一个人特别活跃。

    “你看,我戴着是不是特别好看。”颜九臭显摆的跟江浦月也比一比。

    “本王买的自然好看。”江浦月也傲娇的说道。

    “这簪子你帮我带上吧~”颜九继续刺激着柳婉文。

    “正用膳呢,王妃回屋再试吧。”江浦月好像是有些不乐意了似的。

    “不嘛,你买来不就是让我带的吗!帮我带一下嘛。”颜九撒娇的说道。

    江浦月都愣住了,这是颜九第一次对他这么撒娇似的。

    他接过簪子,给颜九轻轻的插上。

    颜九摆了摆头,“好看嘛~”开心的问着江浦月。

    “嗯。”江浦月看着颜九也开心了,自己也开心。

    “王妃带着王爷送的簪子,真的好配呢,王妃和王爷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呀!”兰儿也在一旁煽风点火的说道。

    “嘿嘿,是吧。”颜九故作天真的说道,但是她丝毫没有放松一点对柳婉文的监视,余光里,她看到柳婉文青筋都要爆出来了,一直在隐忍着。

    此刻的柳婉文,像极了一个外人,江浦月和颜九才是真正的一对,可是明明是她先遇到的江浦月,她有点愤愤不平,但是又不能发作,让江浦月觉得她小肚鸡肠,还只能故作大度的说道,“是呀,姐姐带着王爷送的簪子,可真好看呢。”

    “本王下次也送你一只。”江浦月听柳婉文这么说,便接话道。

    颜九也不甘示弱,“下次我和王爷一起挑了送给你。”说完便自顾自的欣赏着自己的镯子。

    这顿饭吃的柳婉文是一点滋味没有,反倒是颜九,乐都乐饱了。

    “本王吃好了,你们都吃好了吗?”江浦月放下筷子,拿起一旁的手帕擦了擦嘴问道。

    “我也吃好了!”颜九笑眯眯的说道。

    “妾身也吃好了。”柳婉文轻声说道。

    “那本王需要先去处理点公务,下午你们就自便吧。”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正厅。

    柳婉文见状,也俯身准备退下,“那妾身....”

    “妹妹也早些回去吧,毕竟这几日,你也累了不是吗?”颜九突然便冷下脸打断柳婉文的话说道。

    “姐姐是何意?妹妹操持府中事物,是王爷吩咐的。”柳婉文警惕的问道。

    “嗯?我没什么意思呀,就是让妹妹注意身体,妹妹不要多想呀。”颜九像个双面人一样,突然又笑眯眯的说道。

    “那妾身先退下了。”柳婉文赶紧行礼准备开溜,此地不宜久留啊。

    “嗯,我也累了,兰儿,回浮光阁。”说罢兰儿便把颜九扶了起来,二人也走出了正厅,只留柳婉文一人在厅内。

    “恭送王妃。”柳婉文半俯身行礼道。

    背后的柳婉文恶狠狠的盯着颜九的背影,看了一眼梅儿,梅儿没说话,把柳婉文扶起来,二人也走了出去。

    回贵安阁的路上,柳婉文越想越不对劲,“商芬儿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总觉得她今日说话是话里有话的。”她轻声问着梅儿。

    梅儿细想了想,“不应该吧,如果王妃知道了,那王爷肯定也知道了,如果王爷知道的话,不应该还这么平静的坐着跟咱们吃饭啊,王爷还说要送您一支簪子呢。”梅儿冷静的分析道。

    “哼,全凭她商芬儿施舍的簪子,不要也罢,我又不是没有。”柳婉文多少还是有些生气的。

    “王妃没事的,我们来日方长,现在王爷和王妃也回府了,咱们更好下手。”梅儿小心翼翼的说道,她私下都是称呼柳婉文为‘王妃’的,她知道柳婉文讨厌那个‘侧’字。

    “哼,总有一天把商芬儿这个拦路虎给清楚掉!”柳婉文握紧了双手生气道,“我让你送的信你送出去了吗?”

    “送出去王妃。”梅儿说道。

    “哼,商芬儿的死期就快到了。我一定要亲眼看着她死!”柳婉文咬牙切齿的说道。

    梅儿这次没有说话,她知道也不需要她说话,其实她内心还是挺害怕的,毕竟是谋害王妃这件事,但是谁让自己的主子要这么干,如果自己不服从,也是死路一条。

    至于信,其实柳婉文是敌国一早就派到江浦月身边的间谍,早早的看到了江浦月的苗头,而把柳婉文安插在了江浦月的,监视着江浦月,提供重要的情报,而颜九,是出现在柳婉文和江浦月之间的最大宿敌,如果不搞掉颜九,那么柳婉文很容易就面临了失宠的问题,从而就打探不到任何的消息了,本来想借着捣乱粥棚一事,让颜九和江浦月之间暂时有了隔阂,柳婉文再趁虚而入的,谁知道颜九反倒利用了这件事,让江浦月对他更加上心了。现在柳婉文算是对颜九束手无策了,但是又不得不除掉颜九,只能借助主公的势力了,所以梅儿送出去的那封信,就是送给主公下京中的人手的,而柳婉文前些天发出去的信,就是给主公汇报的。只是现在柳婉文也不敢轻易动手,主公给柳婉文的回复也是等待时机,不要轻举妄动。但是柳婉文现在对颜九是恨之入骨,要说柳婉文对江浦月一点感情没有是不可能的,肯定是有的,颜九打乱了柳婉文的计划是真,但是其实不足以让柳婉文对颜九下了死心,唯独颜九来之后,江浦月对柳婉文的态度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自从颜九来了以后,江浦月在没有来过贵安阁,失宠,已经表现的很明确了。

    柳婉文现在恨不得颜九马上去死,但是之前派去捣乱粥棚的人暴露了,不知道江浦月有没有意识到什么,总之最近她是不敢再轻举妄动了。“你确定我们的人,没有暴露什么吗?我总觉得不太对劲。”柳婉文还是不放心的询问着梅儿。

    “回王妃,没有的,我去雇人的时候,丝毫没有透露什么,只说是针对禹王妃即可。”梅儿仔细回想到,确定没有。

    “只说了仅针对禹王妃???”柳婉文惊讶的问道。

    “是啊,王妃,奴婢是这么说的。怕伤到王爷。”梅儿心虚的说道,她觉得好像是哪里说的不对了。

    “啪。”柳婉文一巴掌就扇到了梅儿的脸上,“你是傻子吗?那几个混混怎么可能伤到王爷?你长没长脑子啊,还用你特地嘱咐?”柳婉文戳着梅儿的脑袋说道。这不就是暴露了来人是冲着禹王妃来,而并不是王爷吗?这样颜九很容易就想到了是她捣鬼啊!

    “奴婢知错了,奴婢只是想着给王妃点教训。”梅儿捂着脸赶忙跪在地上道歉。边磕头边说道。

    柳婉文楞在原地,怪不得,怪不得刚才颜九阴阳怪气的,肯定是知道了什么,她捏紧了手,伸起来还想在打梅儿出气,手刚抬起来,便放下来,“算了,现在打你也不济于事了。”

    梅儿害怕的躲了躲,见柳婉文没打,赶忙磕头谢恩,“多谢王妃饶命,多谢王妃饶命。”

    “起来吧。别丢人现眼了。”柳婉文压低声音说道,生怕别人看到,赶紧让梅儿起来。

    “是,王妃,其实我觉得王妃可能也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她不应该不告诉王爷啊,肯定让王爷给她出气了。”梅儿赶紧起来扶着柳婉文,宽慰道。

    “哼,你不要太小瞧了她,她可不是什么草包,只知道告状,听说这次能把捣乱粥棚的人解决到,全凭她的主意,说明她不是个只知道深闺绣花鸟的大小姐。”柳婉文恶狠狠的说道。

    “那,王妃,我们要怎么办。”梅儿小心的问道。

    “先静观其变吧,总之最近事不能再动手了,再暴露,王爷就该起疑了。”柳婉文失落的说道。

    “是,王妃。”说着二人便走回了贵安阁。

    反观颜九这边呢,气氛依旧是很活跃,现在的她,一点都不害怕跟柳婉文一起吃饭了,反倒是每次能打压她,觉得很是好玩,已经很久没有对打压一个女的如此上心了,哼,都是千年的狐狸,在颜九面前玩儿聊斋?还嫩了点,颜九可是未来的狐狸!

    “王妃,你没看到,侧王妃刚才气的脸都绿了!笑死我了。”兰儿捂着嘴,憋着笑道。

    “咱俩配合的也很好啊,给她气的,哈哈哈哈哈。”颜九倒是一点没掩饰的开怀大笑。

    “只是我们今日这么咄咄逼人,侧王妃会不会更恨咱们了?”兰儿担心道。

    颜九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笨啊 ,她都雇人对咱们下手了,你还怕她会不会干出更过分的事情吗?”

    “也是哦,侧王妃何必呢,对谁宠爱,是王爷的事情,又不是咱们能控制得了的,干嘛把气撒在咱们身上呢。”兰儿气冲冲的说道。

    “因为她爱王爷啊,她只会觉得,错的就是我,只要我不在了,王爷的心就会重新回到她身上,但是她不知道,除掉了我,还会有下一个我,下下一个,是除不干净的,”

    http://www.cxbz958.com/wangfeitayixinzhixiangchuangye/260730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