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王妃她一心只想创业 > 朝堂之上

朝堂之上

    颜九看着不说话的江浦月,她也知道两个人不可能那么快便夫妻同心,她也一样对江浦月有所隐瞒,便不再勉强。

    “不早了,休息吧?”颜九知道,同床是已经逃避不了的问题了,便主动说道。

    江浦月一天折腾下来也有有点乏,倒不是累,大概就是想安静一会吧。便点头应允。

    颜九转身走回帐中,江浦月紧随其后。

    二人走回帐中,宽衣解带,颜九这次很乖的便爬到床的里侧,盖好被子躺下,江浦月也褪去外衣,躺在了颜九的身边,意味深长的说道,“明日你回府吧,这里太不安全了。”

    “为什么?”颜九惊讶,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是我哪里做的不对了吗?”

    “不是,这里太过危险,鱼龙混杂,保不准里面就掺杂了什么人,本王又不能时时刻刻保护在你左右。还是府里安全。”江浦月说出自己的顾虑。

    “呵。”颜九轻笑一声,把她和柳婉文单独放在府里,怕是把羊送进狼窝吧。“我不回去,我就待在这,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

    江浦月看着坚定的颜九,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罢了,本王多拨些人跟随你。你自己也多加注意。”

    “我知道了,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颜九信誓旦旦的说道。

    “嗯,可别像今日那般晕倒。”江浦月嘲笑到说。

    “你....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哼。”说完颜九就扭到里面,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今天也算是折腾了很久,颜九的小身板早都很累了,一直硬挺着,转过头,很快就要睡着了。

    一边的江浦月缺似乎睡不着,他干巴巴的躺着,脑子里全都是问题,颜九的问题,朝堂的问题,他越想越觉得奇怪,到底是什么要对颜九下手,思来想去,也想不到柳婉文身上,这让他非常不安,毕竟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朝堂之上明日定是血雨腥风,也是令人头疼的问题,不过好在今天颜九解决了这个难题,明日朝堂之上,倒也不会厮杀的太难看。

    江浦月逼着自己闭上眼睛,养精蓄锐,明天又是搏命的一天啊,他轻轻听着一旁颜九的呼吸,像是睡着了,呼吸声很均匀,一深一浅,江浦月听着便也安心的睡着了。

    又是一个连太阳都没升起的时辰,江浦月便睁开了眼睛,看着一旁依旧是把被子蹬开的颜九,偷偷的将她的被子掖好,拿起外衣,悄悄走出帐外。

    “王爷。”剑影见江浦月出来,连忙行礼,接过外衣,帮江浦月穿好。“王爷真是贴心,每天连衣服都要拿出来穿。”

    “再多话就把你舌头割了。”江浦月不耐烦的说道。

    剑影识相的闭上了嘴,默默的帮江浦月整理着衣装。这些活本应该是颜九做的,到了江浦月这里却都由剑影代劳,原因竟是江浦月不想把颜九吵起来,想她多睡一会。

    “今日多加派人手,跟着王妃,你也跟着她,本王上完朝尽量快马加鞭赶回来,这期间,保护好王妃。”江浦月不放心的又吩咐一遍。

    “王爷,这事您都叮嘱了八百遍了,属下定会护王妃周全的,您就放心吧。”剑影反倒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这也不能怪他,确实,从昨晚开始,这件事江浦月提的就没有停过,剑影早就将亲兵安排在了帐外。

    江浦月看着亲兵都快要把帐篷围的水泄不通了,这才有些放心了,骑上马回头说到,“叮嘱王妃按时吃饭。”便扬长而去。

    朝堂上。

    江宁月见江浦月有些许憔悴,便问道,“禹亲王近日治理灾民,可是有难事?朕见你面容憔悴,可有什么朕能帮得上忙的吗?”

    江浦月站出来一步,拿着牌子举起来回禀道,“回皇上,并无大事,是臣最近没有调理好,略显狼狈,殿前失仪,还望皇上恕罪。”

    “禹亲王说笑了,你为国付出,朕为何怪你。”

    二人正客套时,只见协理大臣突然走出一步来说道,“启禀皇上,臣有事起奏。”

    “哦?协理大臣有何事禀告?”江宁月问道。

    “回皇上,臣听说,禹亲王的粥棚办的并不顺利,昨日还有灾民砸了粥棚,欲闹事,被禹亲王镇压。”协理大臣低着头说着。

    江浦月斜眼看了一眼协理大臣,冷笑一声,“哼,本王的粥棚现在正好得很呢,不知协理大臣从何处听来的流言蜚语?”

    “回王爷,臣的一名外戚,在京中开了一家米铺,他昨日听王爷您的收下亲口说,有灾民闹事,险些伤了王爷王妃,还砸了王爷设的粥棚。”协理大臣不紧不慢的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朝堂之上便开始乱了起来,“这些灾民真是不知好歹,我们设粥棚救济他们,他们居然砸粥棚,还伤人?”

    “可不是,要我说就不该管他们,我们管好自己就是了,真是狼心狗肺!”

    “这粥棚就不该办!任他们自生自灭罢了,浪费人力国库,到头来还不讨好。”

    “就是!就是!”

    江浦月听着朝堂上你一言我一语,握紧了拳头,什么时候南夏国才能像颜九的家乡一般团结,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为什么都是个顶个的自私,江浦月的忍耐快要到了极限。

    江宁月及时开口,“好了,朝堂之上,诸位大臣注意自己的言辞!禹亲王,当真有此事?”

    “回皇上,昨日确实有几个小混混闹事,但是都被臣镇压,那些人不是真的灾民,而是拿着灾民做文章,不希望粥棚能继续实施下去吧,臣抓住了几个小混混,没几下就都招了,确实是受人指使,臣想,应该用不了多久,就可以了审出来,到底是谁在背后装神弄鬼了吧?”江浦月边说着,边看了看一旁的协理大臣,冷笑道。

    协理大臣被看的心里直发毛,“那王爷是如何处置剩下的灾民呢?也很难保证不会再来小混混捣乱各位大人的粥棚吧?那我们要挨个镇压吗?”

    http://www.cxbz958.com/wangfeitayixinzhixiangchuangye/260730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