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王妃她一心只想创业 > 绿茶又是什么?

绿茶又是什么?

    颜九正吃得起劲,丫鬟来报,“王妃,王爷回来了,让您直接去前厅等候吃午膳,他就不过来了。”

    “这么快就回来了?”颜九放在手里的点心,拍了拍手上粘的点心渣,兰儿默默的递过来一块手绢,示意颜九用这个擦手。“兰儿真好,真贴心~”颜九笑眯眯的说道。

    “王妃我们早些过去吧,让王爷久等不好。”兰儿扶起颜九说道。

    “好,走吧。”颜九说着便走向门外。“兰儿,刚才不是教你什么叫白莲花吗?我再教你个词,叫绿茶。”

    “什么是绿茶,王妃,不是喝的茶吗?”兰儿又疑惑道,怎么颜九总有一些新词,是她不知道的。

    “像柳婉文这种,就是绿茶,面上人畜无害,还特为你着想,其实每一句话的意思都是咄咄逼人,就好比上次我们吃饭,明明是她一直咄咄逼人,我刚出言反驳,她便借誓卖惨,让江浦月产生同情。”颜九想到上次被反将一军,便咬牙切齿的说道。

    “奴婢似乎有一些懂了。”兰儿也不是笨拙之人,颜九一点,她便知道了。

    “我最讨厌绿茶了,女孩子一般都能分辨出来,只有男人分辨不出来,你看江浦月,他就不知道柳婉文有咄咄逼人,反而在他眼里,我是欺负人的那一个。”颜九说狠狠的说道,露出了鄙夷的眼神。

    “男子自然是不懂这些闺阁内事的,既然知道王爷不会分辨,那我们表现的更柔弱就好了。”兰儿一句话说道点子上。

    “对!不就是比谁绿茶吗?我见过的绿茶多得是,学学她们的模样,我还是会的。”颜九坏笑道,心里有了主意。

    二人话刚说完,便走到了前厅。

    前厅内,江浦月正坐在厅上喝茶。

    “哟,你回来啦~喝茶呐?喝的什么茶啊?绿茶吗?”颜九幸灾乐祸的问道。

    “本王喝的铁观音。”江浦月眼神里透露着疑问,怎么觉得颜九说话怪怪的,但是好像又没什么差错,就是问候他喝的什么茶嘛,江浦月摇摇头,难道是自己错觉了?

    颜九刚坐到凳子上,柳婉文便走进了前厅。

    “妾身见过王爷,王妃。”柳婉文细言细语的说道。

    刚说完,颜九“嘶”的一声,扶着头,江浦月还没有回柳婉文的话,听到颜九的动静,赶忙问答,“是头又痛了吗?”

    “是呀是呀,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刚才就突然又痛了一下呢。”颜九突然娇声娇语的说道。

    江浦月全身心的在意颜九的身体,丝毫没有注意到颜九其实是在装病,颜九通过余光看到行完礼的柳婉文发现堂上坐的两位都没有搭理她的意思,惺惺的坐在了一旁。

    江浦月着急的正要唤吴恒来给颜九再看看,柳婉文边发话了,“王妃是有头风吗?妾身略懂医术,不如妾身来看看?”

    “哎呀,哎呀,侧王妃你可以声音小一点吗?不知道为什么,你一说话,我的头就好痛啊。”颜九痛苦的捂着脑袋。

    江浦月着急了,但是仍很小声的说道,“婉文,你小声些,昨晚王妃受了凉,刚喝了药,怕是没有好全。”

    柳婉文一听江浦月这么说,只能作罢,坐在一边,狠狠的挖着颜九,颜九自然知道柳婉文是什么表情,都不需要理会,兰儿在旁边都已经快要忍不住笑了。

    “啊~侧王妃安静了一下,我的头立马就缓解了很多,可能是大病初愈,我还比较脆弱吧。”颜九透着可怜的眼神,看着江浦月。

    “王妃若是还是不舒服,便可先行回房休息。”江浦月劝道。

    “哎!不用!我还可以留下来吃个饭!”颜九突然中气十足的说道,想不让她吃饭!不可能!人是铁饭是钢,不能跟饭过不去。

    “是呀,王妃,您不要硬撑着,要不您就听王爷的话吧?”柳婉文说道。

    “嘶~”颜九又装着样子,皱了皱眉,却说道,“没事,你看,侧王妃现在说话,我不也能忍得住了吗?”

    “婉文你轻声些。”江浦月看着颜九痛苦的模样,又嘱咐道。

    这时下人来报,“王爷,可以用膳了。”

    “好。”江浦月起身,走到了前面,颜九紧随其后,柳婉文正欲跟着颜九身后一起走到内厅用膳,颜九突然在转过来,对着柳婉文就扮了个鬼脸,哼,让你上次整我,这次我对你有了防备,还能让你得手?

    柳婉文迎头便看到了颜九的鬼脸,便知刚才颜九是来整她的,“你......”柳婉文气的一时间没绷住,眼看着话就要脱口而出了。

    江浦月听到声音转了过来,“何事?”

    “无事,王爷,妾身起身时不小心撞到桌角了。”柳婉文赶忙解释道。

    “那侧王妃小心点呀,撞疼了没有啊,要不要叫个大夫啊?”颜九故作关心的问道。

    “不用了,谢过王妃的好意。”柳婉文小声道。

    “哦哦,那便好,那你下次小心哦~”颜九心想,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让我喝绿茶!哼,脸上收不住的笑着。

    江浦月落座后看到颜九突然满脸笑意,问道,“王妃是有何事如此开心?”

    “啊?我?没有啊。”颜九没有意识到自己满脸的笑容,但是听江浦月这么一问,立马反应过来了,应该是自己觉得柳婉文太好笑,不自觉的竟笑了出来,“哦~侧王妃说话小声后,我的头立马就不疼了,看来还是挺管用的呢,现在舒服多了,我们可以开始吃饭了。”

    颜九盯着江浦月,示意他可以动筷了,毕竟主家先动筷是规矩,这是颜九这个餐饮人都懂得道理。

    “王妃,我来给您布菜吧?”柳婉文突然起身说道。

    颜九心想,好家伙,不会是来给我下什么套吧?以不变应万变!“不用了吧,这太客气了~”颜九拒绝道。

    “妾身服侍王爷王妃,是妾身该做的事,王妃不必客气。”柳婉文躬身道。

    颜九求救般的看向一旁的江浦月,江浦月却像没有看懂似的,反倒点点头与,允许了柳婉文的服侍。

    http://www.cxbz958.com/wangfeitayixinzhixiangchuangye/260730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