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王妃她一心只想创业 > 是王妃所画

是王妃所画

    皇上吩咐着一旁的内官拟旨,“今有南部大发洪涝,朕希望文武百官可自行设粥棚,救灾民。商贾人家,年收入过万两者,可捐款,也可捐物,尽自己力所能及之事,不强迫,希望众爱卿可以以身作则,以儆效尤。”

    江浦月点点头,这样处理还不错,不然刚到手的十万两白银可能就留不住了,其实大家各出一份力,事情很容易解决,都想着靠江宁月,他哪有那么大本事。

    “皇上说的极是,臣愿带头设粥棚,就在城外十里地,设八个粥棚。”江浦月一马当先的领命。

    “禹亲王深得朕意!众爱卿要效仿禹亲王。”江宁月开心的说着,还好有自己的哥哥帮自己,不然自己可能真的解决不了这些问题,“众爱卿可还有事起奏吗?”堂下无人发话,“那便退朝吧。军机大臣留下,随朕去尚书房议事。”

    尚书房内。

    江浦月拿出颜九画的梯子图,给大臣和皇上们解释道,“这就是本网说的梯子,由木头或者竹子制成,若我们也能做出来,便可以在行军打仗之时,用它攻下高处城墙。”

    “王爷,这个要怎么用呢?”一名军机大臣问道。

    “用梯子跟墙搭出一个三角形,就想这第二张图画的一样,这样梯子是很牢固的,人可以通过这一格一格的台阶上去。即便是不会轻功之人也可以轻松到达城墙顶上。”江浦月解释道。

    “哎呀,这可是好东西啊。那这要怎么做呢?这么大的巨型之物,我们行军打仗背着也很不方便啊。”

    “像这样的,两边是长木棍,掏出洞以后再横叉上短木棍,这个我问过木匠了,可按实地攻战时制作,因为打仗都是在野外,最不缺木头、竹子,若敌人城墙高,那我们便梯子高,敌人若城墙低,那我们的梯子也可以做低一些。”

    “那若如此这般容易做,如果战场上被敌方学习了方法,反过来用梯子攻打我们,我们要如何是好?”

    “对,军机大臣说得对,这也是朕所担心的,若是被学了去,我们可有应对之法?”江宁月也说到了点子上。

    “这个众位大臣不必担心,本王已经想好了很多办法应对,如若敌人要对我们展开梯子的攻势,我们便可以在城墙外侧提前放好很多干草,若敌人当真打到了城墙下,便可以把提前准备好的酒砸下去,之后再扔两个火把,这样就会变成熊熊大火,甚是我们可以利用干草和酒,做一个火堆的包围圈,这样他们一旦接近我们城墙处,开始对城墙展开进攻,便会被火圈吞噬。”江浦月举一反三道。

    “有了这几招那微臣就放心了,敌国也不是那么轻松便可以做得出来梯子的。我们有反击之法便可。”军机大臣们满意的点点头。

    “皇兄真是机智过人,行军一事交给你,真是明智之举!有皇兄辅佐在朕之左右,必能护我南夏国风调雨顺。”江宁月一脸崇拜的看着江浦月。

    “禹王殿下,臣有一问,臣想,这张纸必是高人所画,赠与王爷,那么角落里这个‘9’的字样,是什么意思呢?”一位军机大臣指着颜九在纸的角落里留下的9问道。

    “实不相瞒,这张纸乃本王夫人所画,这些事情也都是本王的夫人所说,本王觉得夫人说的甚有道理,便拿来跟诸位大臣讨论,不知大臣们觉得王妃的想法如何呢?”

    “这.....当真是王妃一人独自想出来的?”大臣们一脸不可思议。

    “当真,那个‘9’便是本王夫人的记号。”江浦月点点头。

    只听得大臣们开始窃窃私语,“没想到这商家竟能培养出如此擅长兵法之女。”

    “是呀,以为是小门小户被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没想到还能想出如此妙计。”

    “那她嫁给王爷,王爷岂不是如虎添翼啊。真乃为我南夏国之福啊。”

    “好了,诸位大臣若无事,便可以退下了,朕跟皇兄还有事商量。”江宁月听着这些大臣们说起来没完没了了,立马出言阻止。

    “臣等无事,臣等告退。”

    “臣等无事,臣等告退。”

    “臣等无事,臣等告退。”

    军机大臣们一溜烟都迅速跑出了尚书房,下班啦~

    此刻尚书房内只剩江宁月和江浦月兄弟俩。江宁月赶忙问道,“兄长,你与那商家嫡女可还好?她可有恪守妇道?”

    “宁月,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我发现,禹王妃并不是商芬儿,我让剑影调查过,王妃其实是商家的一名刚买了不久的丫鬟,起初我曾怀疑过王妃是不是商家安排来的,就在昨日,我带王妃回门,她竟助我拿得商印才捐出十万两白银,因为这样还被真正的商芬儿给打了,由此可见她应该不是商家安插进来的。”

    “岂有此理!他们竟敢欺君???”江宁月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王兄为何不直接拆穿了他们!还要替他们隐瞒?”

    “若我此刻拆穿,那你国库的十万两,岂不是打了水漂?我们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既然他没有做其他过分的事情,其实我们大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况且我觉得现王妃还不错,梯子便是她出的主意。”

    “哦?我可是很少见到王兄夸赞其他女人哦,就连跟着我们行军打仗的柳婉文,我都不曾看到过王兄夸赞,不想今日竟能从王兄的嘴里听到你夸赞其他女人,赶明得空,你带着王嫂进宫,我也想见见这位奇女子。”江宁月期待的说道。

    “他日得空一定带来,这次就是跟你说一声,商芬儿被调包一事,王妃的身份本王始终没有查不出来,在进商府之前的事情就查不到了。这始终是我担心的,我怕她是敌国安插在我身边的,始终对她有所保留,还经常的试探。”

    “嗯,王兄这样想也是有道理的,谨慎点好,毕竟你要经常行军打仗,若是被敌国反叛,岂不是要被反将一军。”兄弟俩不愧是双胞胎,不怎么多说,便知道对方的顾虑。

    http://www.cxbz958.com/wangfeitayixinzhixiangchuangye/260730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