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王妃她一心只想创业 > 一位下厨的王爷

一位下厨的王爷

    颜九转过头抱着被子,头疼欲裂,但是好像并睡不着,她想着刚才吴恒的话,自己只有三年了,说来也奇怪,当听到自己生命只有三年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波动,反而有些释然?是释然自己有了时间去整垮商家吧,生命对于她,可能停在了那个北京深秋的夜晚,穿越到古代,算是重生了,只是老天似乎又要收回这次机会了。

    颜九胡乱的想着,要整垮商家,首先要建立银行,并且银行要有巨额现银,这个年代,不像现代,弄垮一个公司很简单,但是弄垮一个古代的商业巨头,可不简单,这需要把他手里的现银全部榨干,并且把他的商号都抵押给银行,颜九思前想后,想不通,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书房内。

    “王妃跟着商芬儿去了后院到底发生了什么?”刚踏进书房,江浦月就问着剑影。

    “我听不太清了,她们进了里屋,我在后院行动不便,怕被别人发现,就没有声张,便走了,我看屋里只剩下了商芬儿和王妃,想着也不会出什么大事。”剑影回答道。

    “咚”的一声,只见江浦月握着拳头,狠狠的砸在桌子上,并没有言语。

    剑影看着江浦月生气了,小心翼翼的问道,“王爷,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江浦月咬着牙说,“本王只看到了王妃脸上的手指印,其他未见到的伤,不知道还有没有。”

    “她打了王妃?她不要命了吗?敢打王妃。”剑影惊呼。

    “她知道本王现在还不能奈商家如何,便如此跋扈。你去把吴恒叫来。刚才吴恒替王妃诊治完,出门时,总觉得他要对本王说些什么,但是欲言又止。”江浦月疑心道。

    “是,王爷。”剑影领命去找吴恒。

    江浦月坐在书房,看着放在桌边,颜九画的梯子的画,脑子里一直回想着这些天下来的相处,他有点生气,气自己的疑心病怎么这么重,为什么要去试探商印才,还拿颜九去试探他,如果不是今日他如此行事,商芬儿可能也不会如此激动,以至于对颜九痛下毒手,现在他最担心的是,商芬儿有没有对颜九做其他他不知道的事情,他总觉得事情不止一个耳光那么简单。

    “王爷,有何事?”江浦月正想着,吴恒推门进来。

    “王妃的病可有大碍?”江浦月直接开门见山的问着。

    “没....没有啊。”吴恒被江浦月凛冽的问题问的吓了一愣,差点跪地上把什么都说了。

    “没有?本王总觉得有哪里不妥。”江浦月歪了歪头,难道自己真的是多想了?一介女子打闹,应该不会有其他什么问题。

    “是的王爷,王妃只是感染了风寒,我的汤药已经熬好了,等下再准备点姜糖水,让王妃喝了去去寒,明儿一早保准就好了!”吴恒心虚的说道。

    “姜糖水?”江浦月问道,他心里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你们退下吧。汤药你放在厨房便好。”

    江浦月想自己去给颜九做姜糖水,听起来很简单的事情,想着颜九这几天每天都亲自下厨,她连病着都想替江浦月出谋划策,整垮商家,他决定自己去做一碗姜糖水给颜九!

    想到这里,江浦月便大步走了出去,“剑影,随我去厨房。”

    “厨房?王爷去那儿干什么?吴恒已经在熬药了啊。”剑影不明白,王爷脑子里想什么呢。

    江浦月没有说话,便径直走到了厨房。厨房一众人看到王爷来,脑子里都在想,这夫妻俩什么德性啊?怎么天天往厨房跑,谁家王爷王妃这样啊,好像他俩是厨子似的。

    赵师傅看见王爷来,并没带着王妃,以为王爷是来责怪他们让王妃乱下厨的,顿时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奴...奴才,参见王爷。”赵师傅吓得,都结巴了。

    “你们都下去吧,只留赵师傅在这里便可。”江浦月严厉的说道。

    赵师傅这下更害怕了,这是啥意思啊,这是要干啥啊?啊?

    只见江浦月上前扶起赵师傅,赵师傅还没等江浦月开口,“扑通”一声就跪下了,“王爷,王爷,奴才错了,奴才再也不让王妃下厨了,奴才知错了!”边说着边磕着头。

    “赵师傅,你冷静一下,本王不是来治你的罪的。”江浦月倒是被赵师傅吓了一跳,“你起来再说。”

    “啊?不是治罪?”赵师傅一听不是治罪,赶忙起来,但是也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把他一个人留了下来。

    “王妃病了,本王.....”江浦月刚想说自己要来干什么,谁知道赵师傅一听颜九病了,立马打断了江浦月的话。

    “什么?王妃病了?什么病?严不严重啊?”赵师傅着急的询问着,像是自己的亲人病了一样。

    “赵师傅,你让王爷把话说完好不好?”剑影在一旁忍不住提醒道。

    “哦哦哦,对不起王爷,奴才太担心王妃了。”赵师傅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确实有些不妥。

    “王妃并无大碍,只是普通风寒,吴恒说喝点姜糖水会好一些,本王特地来请教赵师傅,姜糖水要如何做?本王想亲自做。”

    “害,这简单,我这姜糖水,好喝又管用,打小啊,我病了,我娘就给我做,那会啊用的都是咱们酿酒的时候酿出来的甜醪,咱们可以用蜂蜜给王妃做一个。”

    看着赵师傅突然就开始侃侃而谈起来,江浦月赶忙阻止,再说下去,还没做完,颜九就醒了,“好了,那你便开始教我怎么做吧。”

    “好嘞,王爷,咱啊,先准备姜糖水的姜,这个姜有讲究的,要把姜汁先挤出来,再煮,这样姜的药性可以发挥的更好,您先把姜剁碎。像这样。”只见赵师傅拿起刀,三下五除二将姜切成了沫。然后示意江浦月也来试试。

    江浦月拿起刀,笨拙的开始切着,费了好大的劲才切成了姜末,大大小小的,不过也没事,反正等下还要捣。

    http://www.cxbz958.com/wangfeitayixinzhixiangchuangye/260730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