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王妃她一心只想创业 > 钱庄都没有

钱庄都没有

    江浦月快步拉着颜九走到了浮光阁,一进去便屏退了下人,急忙撩开颜九的头发,查看她的脸,只见脸上清晰可见的,是个巴掌印,江浦月突然眼神凛冽,“你为何不叫我。你明知我就在,你喊我定能听到。”

    颜九把头发收了回来,边遮边说,“不是说不能跟商家撕破脸吗?若你当时发作,要怎么收场?”

    江浦月不语,攥紧了拳头,狠狠地砸在桌子上,颜九被吓了一跳,拿起他的手看了看,好像还没有她的脸肿,便放心了。

    “还说呢,你今天跟商印才对峙的时候,怎么突然就甩到我身上,我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还好我聪明,不然就被商印才钻空子了!”颜九气鼓鼓的说着,她还记着仇呢!

    “本王以后再也不会了。”江浦月竟意外的软了下来,一时间让本想责怪他的颜九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颜九哼唧一声,对着门外喊道,“兰儿,帮我煮个鸡蛋来~”

    “是。”门外传来了兰儿的回应。

    “王妃是不是没有吃饱,本王急于回来查看你的伤势。不然让厨房在做些。”江浦月关心的问道。

    “不是呀,煮鸡蛋滚脸可以消肿的,不赶快弄下去,被别人看到了以为你打的就不好了。”颜九照着镜子,看着自己红肿的脸颊。

    “那个女人便是商芬儿,对吗?”江浦月突然问道。

    “嗯,没想到她居然还在这里,我以为商印才会让她换个地方,或者说送到乡下,没想到还带在身边,变成了侄女,就挺可笑的。”颜九笑着说,她想到商芬儿因为嫉妒自己现在过得好,便想要杀了自己,真是太可笑了。

    “她为何当初让你代嫁?”这是江浦月当时一直想问的问题。

    “我听她说,外界都传你残忍至极,娶过两位妻子,都在新婚当夜去世了,他们便断定你,虐待新妇,之类的,你也知道嘛,以讹传讹,就会越传越离谱,还有说你什么拿新婚的处子炼丹什么的,就很离谱。”颜九笑笑说道。

    “那你就不怕吗?”江浦月突然眼神一变,盯着颜九要吓唬她。

    “我?我刚开始也挺怕的,我知道让我代嫁不是好事啊,但是跟你接触的这几天下来,我知道你并非这样的人。”

    “其实,本王也不知道为何,她们都会相继出事,本王调查过,但是从未调查到什么事,只能不了了之,本来本王也以为你会跟她们一样.....”

    “那我还是好幸运的不是吗?”

    “是啊。”江浦月轻轻说道,“那商芬儿为何打你?”

    “嗯....大概是我过得跟她想的不一样吧?她以为我也会在新婚之夜死掉,但是如她所见,我并没有,甚至还八抬大轿回府,待遇比她好多了,她觉得这一切应该都是她的,是我抢了的。”

    “哼,不知天高地厚,本王迟早有一天让她都还回来。”

    “不急,小不忍则乱大谋,一定要把商家都榨干了才能一报还一报。”

    颜九突如其来的腹黑,让江浦月又认识到了一个新的颜九,“哦?看来王妃有了新的主意?”

    “现在还没有计划,我需要了解的更多,今天回门之后,我是不是就可以出门了?”颜九问道,她得上街去看看,去了解,去问,才能更多的了解商家。

    “出门可以,你得跟本王一起,不要忘了上次的事情。”江浦月严厉的像个家长一般的说道。

    “好吧好吧,那你先帮我找点商家的资料吧?什么资料都可以!”颜九说道。

    江浦月不解,“要商家的资料作何?”

    “知己知彼啊!要搞垮他当然是要了解他啊!知道他的短处在那里啊。”

    江浦月点点头,他觉得颜九说的有道理。

    正当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兰儿推门进来,“王妃,您要的鸡蛋。”

    只见颜九接过鸡蛋,剥开外皮,用手绢包裹住,然后对着镜子,一点点用鸡蛋按压着脸,习惯了这种按压后,颜九慢慢的开始用鸡蛋滚脸,还不时的发出,“嘶~”还是有些疼的。

    江浦月一脸心疼的看着,都怪自己没有保护好她,也怪自己今天瞎试探个什么劲儿啊,把颜九推到风口浪尖,对外她是王妃,没有人敢动她,但是对内,知道她身份的人,根本不会把她放在心上,是他今天掉以轻心了。

    颜九认真的对着自己的脸蛋敷着鸡蛋,心想,自己这么好看的脸蛋,可不能毁了,慢慢的揉着。

    丝毫没有留意到江浦月正愧疚的注视着自己。

    “哎。对了,我看商印才刚才说,十万两白银他都放在府上,你们是没有钱庄吗?”颜九问道。

    “钱庄?为何物?”江浦月疑惑的问着。

    “怎么解释呢,就是大家可以拿着钱存到钱庄,存一定的时间呢,会有一定的利息,利息就是好比你给钱庄一两银子,存一年,你再取走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两银子再加100文钱!”

    颜九耐心的解释,这就是古代的银行。

    因为她思来想去,在现在,最不会赔本的是什么,当然是银行啊,有江浦月这个皇上的亲哥哥放在这儿,信誉自然不就来了,根本不用多说。

    “那不是赔钱了吗?”江浦月好奇的问道,存一两,给一两再加一百文,这不妥妥的赔钱吗?

    “这不就不懂了吧,你以为这一两,他给了我,我拿着什么都不干吗?现在做生意都需要资金,但是没有几个人有那么多的流动资金,所以他需要像钱庄贷款,那他贷款,我们可以收他的利息呀,比如他借钱庄一两银子,一个月还清,只需支付五十文利息,如果要两个月还清,就是一百文的利息,以此类推呗。这样不就盈利了吗?”

    其实江浦月似乎好像还有一些懵里懵懂的,但是觉得颜九似乎说的又有点道理,简单地说,就是江浦月的脑子跟不上颜九的思维了。

    http://www.cxbz958.com/wangfeitayixinzhixiangchuangye/260730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