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王妃她一心只想创业 > 十万两已到账

十万两已到账

    颜九说完便自顾自的喝起茶来,丝毫不在意剑影的行动和商印才的表情,江浦月也被颜九这一举动给逗到了。

    这下就看商印才是宝贝自己的花瓶,还是出钱了。

    眼看着正堂上的商印才快坐不住了,颜九又添了一把火,“爹,我最喜欢咱家厨房做的菜,去了王府我都吃不惯,那厨子给我吧。”

    “够了!”颜九话音还没有落,商印才大拍桌子要发怒,一旁的商夫人连忙咳嗽提醒,商印才反应了过来,“啊,芬儿啊,这些够了吧?”

    “爹,这哪儿够啊,王府是一点家底都没有啊。”颜九一步步刺激着商印才。

    商印才擦了擦额头的汗,“好了,我现在只能拿出十万两,这是最多了,把我的花瓶放回去吧?”

    “十万两?够.....吗?”颜九转头问问江浦月。

    江浦月不语,只喝茶点头。

    “我就知道爹最好了,都说爹是新朝的主要功臣呢,我之前还不信呢,今天看到爹爹出手这么大方,我算是信了,王爷和皇上一定会记得你的好的。”颜九笑眯眯的讨好着商印才。

    这边的商印才是攥紧着拳头,气得要死,又不能发作,狠狠的挖着颜九,这个小妮子,真把自己当成王妃了吗?

    江浦月看着生气的商印才,也知道不能干拿钱,总得给人回报,“岳丈大人,本王听说要庆贺新帝登基,宫内准备采买一批烟花爆竹,这件事本王帮您拦下了,不知您可否能胜任啊?”

    商印才一听,这不来钱了吗?“可以可以啊,贤婿,我认得一个专做烟花爆竹的,他家做的烟花是又大又漂亮!这事就我来办吧。”

    刚才的不高兴也没有了,反倒在内心开始打起小算盘,盘算着要怎么搞一搞,才能对得起自己刚才亏了的十万两。

    江浦月看着商印才似乎没有那么生气了,便放心了。

    “爹~”突然从后院门传进来一声活泼的声音,颜九抬头一看,竟是商芬儿,她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出来。

    商印才看到商芬儿出来,也是愣了一下,随即小声道,“不是跟你说了不要出来吗?”

    江浦月看到众人的反应,便猜出,这位大概就是真正的商芬儿吧。

    “爹,门外这么大阵仗,是姐姐回来了吗?”商芬儿故作天真的问道。

    “这位是?不曾听说商府还有第二个女儿。”江浦月明知故问道。

    “这...这是小人的侄女,从小啊,便寄养在我处,与芬儿为伴,她父母都因战乱双双离世,我便收了她为义女,惠儿,这是禹亲王,快快行礼,平时纵是把你惯坏了,纵得你不知礼数!”商印才磕磕巴巴的回答者,他没想到商芬儿会突然冲出来,明明嘱咐过了,不要随便走动,万一被别人发现他们太子换狸猫,岂不是要被砍头。

    “惠儿见过姐姐姐夫。”说着,商芬儿倒也是反应快,知道商印才的用意。“听闻姐姐今日回门,惠儿也想来看看姐姐。”

    别人不知道商芬儿,颜九还不知道吗?看她?她怕是来看江浦月的吧,想看看自己嫁给他,过的是不是很不好。不过自己此刻的样子虽衣着华贵,但脖子上的伤似乎还是很明显的,因为比较靠上,衣领即便是遮挡了,也没有遮挡全。

    商芬儿看到颜九脖子上的伤,心里暗暗想,果然,这个王爷真如外界所说,虐待妻子,看着颜九脖子上的伤,商芬儿庆幸,嫁过去的不是自己。

    “姐姐,你陪我去内阁吧,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呢!”商印才递给商芬儿一个眼神,她便懂了是什么意思,就喊着颜九去里屋。

    “马上要用膳了,王妃不便去吧。”江浦月看了看时辰,他担心去了里屋,发生什么他保护不了颜九,毕竟他们俩人刚敲了商印才十万两,即便是把宫内生意交给他做,江浦月还是有些担心的。

    “这姐妹俩,自小就在一起,猛地分开了几天,惠儿太想芬儿了,便让她们小姑娘家家的去内院聊几句,不耽误用膳的。”商印才帮商芬儿开脱着,不知道这父女俩在计划着什么。

    话都说道这里,江浦月也不好再加阻拦,便给剑影使了个眼神,剑影便懂了,偷偷的退下,准备暗中跟着颜九,看是不是要谋划新些什么。

    颜九见推诿不过,便由着商芬儿拉着自己进了内院。

    穿过琳琅的走廊,很快就到了颜九熟悉的住处,一进门,商芬儿便并退了所有下人,只留下了颜九和她。

    商芬儿突然回头,开始上下打量着,眼神并不友好,她伸手去抚摸颜九头上的凤钗,颜九本能的退后一步。

    “哟,现在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啊?”说着边围着颜九打量。“是不是去王府过了几天好日子,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了?”

    “不是你让我代替你出嫁的吗?”颜九无语道,让她出嫁的是她,现在又讥讽她。

    “你不过是我商府的一个奴婢而已,还能用得上禹亲王八抬大轿,抬你回门。你能过上这么好的日子,不应该感谢我和父亲吗?你今日居然伙同江浦月来敲诈父亲,整整十万两!”原来刚才商芬儿一直在门外偷听,他们的对话,都被她听到了。

    “我.....都是江浦月让我这么干的!”颜九眼看着商芬儿要对自己动手,赶忙先推到江浦月身上。

    “啪”一声,商芬儿反手就扇在了颜九的脸上,“他让你做的?你别忘了你是商府的奴婢,你可知十万两意味着什么?你才是我花一两银子买回来的!十万两能买十万个你!”

    商芬儿激动地说着,她看着颜九并没有想象中的受到了虐待,只脖子上的一个小小的刀疤,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吃了亏!竟真的让这丫头一步登天,还压在了自己的头上,她不服气,看到颜九华服华冠的一瞬间便气不打一处来。

    http://www.cxbz958.com/wangfeitayixinzhixiangchuangye/260729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