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王妃她一心只想创业 > 身份暴露了?

身份暴露了?

    皇宫里,江宁月和江浦月兄弟俩整整在尚书房讨论了一早上国情。

    “兄长,我刚登基,国情不稳,国库告急,现在不是好战之时,我已派外交使臣去疆域国,苏元国外商了,我们这个时候已经打不起仗了。”

    “皇上,如需要,臣也可以领兵出征!”江浦月笃定的说道。

    “兄长,无妨,此时国库告急,不论是人手还是兵器,我们都不占先机,让你去,那不是害你吗?况且你与那商家嫡女才刚刚成亲,我就派你出征,你没有意见,商家也会有意见的。出征的事先暂且这么定吧。”

    “好,那就依皇上所言。”

    “今日已无大事,兄长可以先行回府了!”

    “是,臣告退!”

    江浦月走出尚书房,剑影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

    “回府吧。”

    “是,王爷,您让我调查的事,果然如您所料。”剑影跟在江浦月背后,轻声的说道。

    江浦月眉头微微一皱,“果然。王妃今天在府内都做了什么?”

    “王爷,王妃一早拜先祖,吃侧王妃的敬茶,只是。。。”

    “只是什么?”

    “侧王妃敬茶时,王妃被烫伤了,侧王妃的手也被划伤了。”剑影毕恭毕敬的说着颜九一早的所作所为。

    江浦月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听下人说,是王妃打翻了茶杯,茶杯碎了,侧王妃不小心按了上去。。。”剑影越说越小声。

    但是江浦月却看出了不对,“下人们都说是王妃故意刁难侧王妃,对吗?”

    “是,王爷英明。”

    “蠢货,刁难她何必还把自己烫伤?”江浦月轻蔑道,“除了这些,商芬儿一天就什么都没干吗?”

    剑影顿了顿,不知道该怎么说颜九这一早上的所作所为,“王妃.....还去厨房做了饭,教厨房如何做饭,还在院里摆了很多大缸,不知所用。”

    “做饭?她?亲自下厨?”江浦月惊讶的看着剑影。

    “是的,王爷,王妃亲自做的,据赵师傅说,王妃手艺还不错呢,嘿嘿嘿”。剑影憨憨的笑着说。“王妃还挺多才多艺的。”

    江浦月狠狠的挖了一眼剑影,多才多艺个屁。

    “快点,回府,告诉王妃,我要回来了。”

    江浦月快马加鞭,他要赶紧回府,昨天事情太多了,很多问题没有来得及问她,看她那么累,也没有忍心叫她起来问。

    江浦月一脚刚踏进王府,侧王妃身边的丫鬟梅儿就来传,“王爷,侧王妃的手被划伤了,中午也未用膳,王爷您快去看看吧。”

    “手划伤了大夫包扎好了就可以了,侧王妃是跟我征战过沙场之人,怎么如今反倒矫情起来了,未用膳就未用膳吧,许是不饿,饿了叫侧王妃自行吃吧,我与王妃有要事相商。”

    “王.....王爷.....”梅儿还没来得及反驳,江浦月却大步的走向颜九的浮光阁。

    颜九此时刚刚梳妆完毕,又禁不住的打了个哈欠,“嗷~王爷啥时候回来啊~”

    话音还没有落,门就被推开了。“所有人下去,本王有事跟王妃相商。”

    颜九一个哈欠打了一半,张着嘴,被江浦月吓到没有闭上,兰儿看了一眼王妃,轻轻拽了一下,提醒她注意礼仪,之后也听话退下了。

    颜九赶忙闭了嘴,擦了擦鼻子,“你......你回来啦。”

    “你是何人?”江浦月见众人都退下后,突然正襟危坐的问道。

    颜九被突如其来的严厉吓到,“什...什么何人?”

    “我问,你到底是何人?”江浦月又耐着性子,问了一遍。

    “我...商芬儿啊。”颜九心虚的回道。难道,他知道我是代嫁身份?

    江浦月低眉道,“你不是商芬儿,你是谁?”

    什么?我暴露了?完了完了,该怎么办!他不会杀了我吧!颜九当下头皮发麻,“我....”

    “你到底是何人?冒充商芬儿,到底有什么企图?”江浦月拍着桌子,大声说道!

    颜九被吓到了,双眼微红,“我.....我只是个丫鬟,是商芬儿她不想嫁给你,才随便找了我让我来的! ”

    颜九被吓得,抽抽搭搭的说道。

    江浦月好像意识到自己刚才有点太凶了,看着瑟瑟发抖的颜九,江浦月拿起一旁的手绢,递给颜九。

    颜九见江浦月伸手,以为他要对自己下手,杀人灭口,吓得一躲闪,看清手绢之后,慢慢的伸出手,赶紧把手绢拿了过来。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商芬儿的?”颜九疑惑的小声问道。

    江浦月舒展了眉头,这个弱小的女子,对他没有丝毫的威胁,他似乎有一些疑心过重了,“你手上的伤,堂堂商家大小姐,怎么可能满臂的鞭痕。”说完,拿起了一旁的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那你,要杀了我吗?”颜九小心翼翼的问,难不成自己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吗?

    江浦月手中的茶杯一愣,“你要害我吗?”他反问道。

    “我?我为什么要害你?”

    “那我为什么要杀你?”

    “我不是商芬儿。”

    “你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对我而言,都是未曾谋面之人。”

    “那....”颜九语塞了,她该怎么做,说点什么?做点什么?

    “你放心,我不会拆穿你,外人也不知此事。”江浦月把茶杯放在了桌上,若是拆穿她,商家就会因欺君之罪被处罚,那国库充盈更没指望了。

    颜九很意外,她以为江浦月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会杀了她。

    “你继续做你的禹王妃就可以。”江浦月回头看着颜九,看到她被自己吓得微微颤抖,松了松语气,“你的手....被烫伤了吗?好了吗?”

    颜九背着突如其来的关心,问懵了,一时间不知怎么回答。

    江浦月见颜九不吭声,走过去,拉起颜九烫伤的手,“还好,没有起泡,明日我让剑影去拿一些宫里用的烫伤膏,比这些大夫开得好,还有你身上的鞭痕,我那里有一些去痕膏,一会拿给你,女孩子身上不要留疤的好。”

    颜九看着拉着自己手的江浦月,棱角分明的脸庞,有一丝的柔情之气,难以想象这样的人,在战场上的样子,颜九看愣了。

    “咳咳”江浦月发现颜九盯着自己,尴尬的咳了两声,颜九被拉回来,赶紧收回了手。

    “那个......你吃了吗?”这...古往今来的问候方式啊。

    http://www.cxbz958.com/wangfeitayixinzhixiangchuangye/260729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