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途径你的世界,我一无所有 > 011 我女儿,到底怎么死的

011 我女儿,到底怎么死的

    中庭希尔顿,单人行政房。

    白蓝依洗了个澡后,觉得头有点疼。于是在床上躺到太阳下山,却始终无法睡着。

    其实她本是打算先住个汉庭快捷就行了。毕竟手里得留些钱,过几天还是去租个性价比高点的房子划算。

    然而江逐年直接把她放这儿门口就停下了,多余废话也没说。弄得白蓝依不禁肝颤地想,可别告诉自己就连希尔顿酒店也是他江逐年开的!

    不过那张醉香江的会员卡,白蓝依可没敢收。江逐年也不为难她,只说,不要就算了。反正只要是我带过来的女人,第二次来刷脸就行。

    白蓝依一点不怀疑他这话的分量。毕竟,提起叶城新少江逐年,那可真所谓神话一样的存在了。

    今年年初,一家名为立年国际的投资集团在叶城悄然登陆。一夜之间,大资本注入,以侵略一样的速度席卷各大项目投资及企业收购。

    得知幕后操控者仅是一位而立之年的单身男士,且有颜又有钱之后,叶城各大名媛圈霎时间沸腾起来。

    只是这位江先生的行事风格过于谨慎。虽说对主动投怀送抱的女士们并不轻易拒绝,却也从没留下什么过于负面的把柄和证据。以至于所有的绯闻都点到为止,连各大八卦媒体的爆料中,都难有实锤。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江逐年究竟是什么身家背景。以前是做什么的,家里还有些什么人,怎么突然之间就空降到了叶城?这些私人信息,更是没有任何可靠的传闻流出。

    财富与权力,危险与神秘,构建了这个男人身上的一切魅力。

    白蓝依越想越头痛。虽然公司的危机有了缓解,但自己怎么偏偏就惹上了这么个人物呢?

    早知道,还不如找个快递员随便拍几张,好好恶心恶心江兆铭!

    这才刚想到江兆铭,江兆铭的电话偏偏就打了进来。

    白蓝依嫌恶地皱了下眉,直接按死了。

    她起床洗了把脸,叫了辆车准备回趟家。

    既然要搬出来,东西总是得收拾收拾的。

    “白蓝依你跑哪去了!”

    一进家门,白蓝依就看到江兆铭自楼梯上匆匆下来的身影。安凌然跟在他身后,一张娇俏的脸蛋上,倒也多了几分假情假意的关切。

    “你管我去哪?”

    白蓝依一看到这两人就觉得心梗。她踹掉高跟鞋,绕身就要往楼上走。

    “你给我站住!”

    江兆铭气急败坏地扯住白蓝依的手腕,力度一时收不住,痛得白蓝依差点抽气出声。

    安凌然也跟着凑身上去,拉着白蓝依的袖子,温柔地劝道:“白姐,兆铭他看了新闻,知道今天上午有工人在厂里闹事,他很担心你的。你——呀,你受伤了?”

    “不用你们操心。收拾个把箱子,我还是能亲力亲为的。”

    白蓝依把手抽回来,轻蔑地在这两人身上扫了一眼。

    “我这就给你们腾地方。”

    “唉!白姐——”

    安凌然小嘴一抿,怂恿着江兆铭:“你快劝劝白姐啊,她——”

    白蓝依回到卧室,也不知心里作用还是怎么的,总觉得到处都是晃动的人影。

    好像一男一女在双修似的!

    她心里暗笑:自己不在家的时候,这对狗男女还不得床头床尾转三圈,每个墙面趴一遍?

    想想就觉得反胃!

    “谁说要让你搬出去的?”

    江兆铭跟着白蓝依的脚步上来。他站在门口,淡淡的卧室灯反光了他脸上那架彰显斯文败类的眼镜,“只要我们一天没离婚,你就还是我江兆铭的妻子,小蒙的妈妈。你必须住在这里。”

    “江兆铭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白蓝依跪在地板上,边往箱子里塞衣服,边不耐地说:“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算不看在我们夫妻五年的份上,你好歹看在小蒙和安凌然的面子上吧?你说她一个大姑娘没名没分的,为你怀了一个又一个的,你要是男人,就赶紧把她娶了进门。我祝你们百年好合儿孙满堂,早死早超生还不行么?”

    说话间,白蓝依的余光扫到江兆铭的表情。

    在她提及‘怀了一个又一个’的时候,很明显江兆铭的脸上闪过一丝真实的狐疑。

    白蓝依心里暗自嘀咕——难道安凌然今天去妇产科的事儿,他真的不知道?

    “白蓝依,我们少说这些废话。”江兆铭扶了下眼镜,迈开两步站到白蓝依身前,“我已经告诉过你了,现在还不是离婚的时机。所以你给我乖乖做好你该做的本份,否则——”

    “你装什么蒜啊江兆铭?不就是想要你家老爷子的钱么?”

    白蓝依扣上皮箱,冷笑一声站起身来:“我凭什么要让你如意?你爸妈分到了遗产,难道还会给我这个前妻一份么?我告诉你江兆铭,我就打算在你爷爷八十大寿宴会上,把你们这一家人对我做的恶心的事公布出来,让所有人都看看你这幅道貌岸然的嘴脸!”

    “白蓝依你敢!”

    江兆铭的脸色铁青,一把将白蓝依按在衣柜上!

    “你想毁了我,毁了小蒙么!”

    “小蒙关我屁事!他就是你跟小三生的杂——”

    白蓝依的话吞进腹中,眼泪也生生咽下。

    看着隔壁儿童房里蔚蓝色的窗帘,星际迷航的贴纸,蜘蛛侠造型的足球,还有那张画的毫无天赋的节日贺卡——

    四年的爱,日日夜夜才堆砌出了‘妈妈’和‘儿子’这两个词。而那句足以毁灭一切的‘杂种’,白蓝依终究骂不出口。

    “小蒙去幼儿园了,这几天都会住在我爸妈那。”

    江兆铭放开白蓝依的衣领,低头看了眼她左手上丝丝渗血的纱布。

    皱了下眉,他的口吻稍稍缓和了一下。

    “你要先搬走也行,但我警告你不要再干出让我蒙羞的事。如果再给我知道你跟别人上床,我他妈废了你!”

    说完,江兆铭踢了一脚地上的旅行箱,转身就要往外走。

    “江兆铭!”

    白蓝依钻进生疼的掌心,冲着那男人的背影大喊了一声:“我还有句话要问你,你给我如实回答!”

    顿了下哽咽的喉咙,白蓝依迎着江兆铭那双复杂的眼睛,一字一顿道。

    “我女儿,到底怎么死的?”

    http://www.cxbz958.com/tujingnideshijiewoyiwusuoyou/88162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