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五十九章 水师前来

第八百五十九章 水师前来

    其余人也都惊疑不定。

    按说安市城虽然是辽东重镇,将近十万高句丽精锐把守,但程咬金的任务并非攻陷安市城,而只是截断其后方的支援,使其成为一座孤城,扰乱其军心士气,为主力前往强攻做好准备,不至于出现什么太大的状况吧?

    军报放在书案上,李二陛下狠狠的拍了拍,道:“自己拿去看吧!一帮子贼胆包天的混账,朕恨不得夷其三族!”

    嚯!

    这话可就严重了,众人忍不住好奇,到底发生了何事会使得陛下说出这般欠缺沉稳的话语来?

    “君无戏言”,皇帝的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长孙无忌心中惊疑不定,上前取过军报,一目十行的看完,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王文度居然被程咬金给斩了……

    时至今日,曾经依靠军队支持李二陛下夺得帝位的关陇贵族们,虽然老一辈见见淡出军队,对于军队的影响力下降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赖以起家的军权渐渐衰落,年轻子弟固然不少在军中打熬资历、获取军功,但是能够暂露头角的屈指可数。

    似王文度这样能够升至左武卫将军的子弟,已经算是领军人物。

    军队不比朝堂,升迁之路半点幸进都不存在,只能凭借资历、军功去一步一步的晋升。后起一辈当中苏定房、薛仁贵、刘仁轨算是升官快的,可瞧瞧他们名下积攒了多少功勋?

    纵横大洋四海无敌,兴一国、灭一国,弹指间尔。

    所以水师才能成为所有世家子弟最最向往的存在,无他,容易获取军功,可以加快晋升速度。

    只不过水师被房俊一手把持,想要绕过他进入水师几乎不可能,这种快速晋升的通道对于关陇子弟来说可望而不可及。

    在寻常军中晋升到王文度这样的官职,没有个十年八年想都别想,还得是关陇贵族在背后强力助推,耗费无数的资源才行。所以这一次东征,被所有的世家门阀都看作是最后一次快速晋升的机会,将自家的子弟扶持上马,一战之后,便能够取得平常时候十年的资历和功勋。

    结果开战没几天,族中子弟还未有任何建树,关陇就损失了一员大将……

    将军报传给身边的李绩,长孙无忌想了想,沉声道:“卢国公言及王文度违背军令、陷害袍泽,或许是有的。但是仅凭几个兵卒的证词便决定一员大将之生死,这是否草率了一些?尤其是此时出征在外,正需要上下一心、同心竭力,这等临阵斩将的做法怕是会动摇军心,使得将令迎敌作战只是畏首畏尾,不敢克尽全力。陛下应当派专人就此事彻查一番,看看卢国公是否有严苛错谬之处,以安军心。”

    话音刚落,将将看完军报的李绩便蹙眉道:“赵国公此言差矣,卢国公乃国之宿将,又是一军之主帅,拥有绝对权威。这般另外派人彻查,势必动摇卢国公之威信,万万不可。”

    长孙无忌也不争辩,只是施礼道:“唯请陛下圣裁。”

    说完便退在一旁,面容阴沉,不见喜怒,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

    军报一一往下传阅,李二陛下坐在书案之后,只觉得一阵阵心累,精力难以为继。揉了揉额头,强打精神,道:“卢国公素来严谨,既然认定王文度有罪,那便无可置疑。不过也应当传令下去,各军主帅不宜太过苛刻,纵然有军法约束,也应当适当宽松一些,毕竟出征在外,很多时候面临忽如其来的变故,未必能够考虑得周全,略微犯错也是可以容忍的。”

    李绩忙道:“喏!末将稍后便行文各军,传述陛下之宽厚。”

    长孙无忌略微躬身,道:“陛下英明!”

    彻查是肯定不会彻查的,程咬金的身份、资历摆在那里,怎么可能为了区区一个王文度便去动摇他在军中的威望?之所以这般提议,只不过是想要让陛下能够觉得对关陇一系的将令严厉了一些,要适当给于补偿。

    王文度再是重要,可死都死了,又能如何?

    李二陛下又吩咐诸遂良道:“薛万彻深陷敌阵,却依旧能够率领部下杀出重围,重创敌军,破坏敌人支援安市城的计划,此乃大功。定要记录在案,班师回朝之后予以重赏。”

    “喏。”

    诸遂良连忙答应下来。

    偷瞥了长孙无忌一眼,见到对方没什么表示,便安下心来去到靠窗的桌子上,桌上厚厚一大摞各种文书档案,从中找出一份文档来,翻开,寻到空白的地方,用毛笔蘸了墨汁将薛万彻的军功记上。

    这一仗打到现在,大军狂飙突进无坚不摧,因为战力太强,所以各部的表现都是中规中矩,好像所有的功劳都被薛万彻给得了。

    照这样打下去,说不定等到班师回朝,薛万彻这厮能因功晋升国公之爵……

    李二陛下原本疲惫至极,精神萎靡不振,不过因为被王文度这么气了一下,反倒精神了一些,看着李绩问道:“水师现在抵达何处?”

    李绩道:“近日并未有水师的军报送抵,不过按照之前的军报计算行程,最迟也应当抵达卑沙城附近海域,寻找合适的登陆地点,若是动作快一些,怕是卑沙城之战已经开打。”

    李二陛下有些担心:“以你之见,战况会否如预想那般顺利?”

    不由得他不担心,虽然这几年水师被吹嘘得好似天下无敌一般,东洋、南洋诸国俯首称臣,横行大洋无所禁忌,可他毕竟没有亲眼所见,谁知道这其中有多少水分?

    官场之上捧红踩黑,如今房俊气势正盛,旁人也跟着瞎起哄鼓吹水师的战绩,这也正常。

    再者说来,水师毕竟是水师,就算在大洋之中横行天下未尝一败,可上了岸强攻卑沙城,谁知道能打成什么样?

    建安城乃是辽东重镇,其战略地位仅次于扼守辽东之中的安市城,驻守的高句丽军队很有可能远超情报上看到的那些,兼且背山面水,地利太过优越,若是没有水师协助,想要一鼓可定就得付出惨重的代价。

    李绩笃定道:“陛下放心,水师必然会按照既定时间抵达,与主力汇合,协助攻打建安城。苏定方虽然之前名声不显,但是师从卫国公,胸有韬略、腹有良谋,水师兵卒的战力更是首屈一指,更有火器之威,区区卑沙城万余高句丽军队,不过乌合之众而已,不可能挡得住水师的猛攻。末将料想,卑沙城之战顶多维持三五日,水师便会将其攻克,转而沿着海岸北上,前来会师。”

    张俭、尉迟恭便都看了长孙无忌一眼。

    这位虽然是被李二陛下“勒令”随军出征,但是一路上的表现倒是非常活跃,时不时的发表意见。只不过这些意见大多与李绩相悖,两人明显有互别苗头的意味……

    不过长孙无忌这会儿却是低眉垂眼,一言不发。

    他再是想要与李绩一争短长,也不会在这种极有可能被打脸的事情上争论不休。虽然他也不清楚水师的战力到底如何,但是火器之威他却非常清楚,尤其是在攻城之时发挥的巨大作用,简直颠覆了以往对于战争的认知。

    而水师更是大唐所有军队序列当中首先全军装备火器的军队,三四万虎贲的水师攻打万余兵卒驻守的卑沙城,岂能不胜?

    所存疑之处,也只是在于此战时间之长短而已。

    自己若是贸然反驳李绩的话语,说什么水师攻打卑沙城或许损兵折将、阻力重重,每个十天半月打不下来,而一转眼的功夫人家水师就送抵军报,说是已经攻下卑沙城,前来会师直取建安城,那自己多没面子?

    心里转着念头,然后便听到有兵卒在大帐外头高声禀报:“水师都督苏定方,已经率领水师抵达大清河口,有战报送抵,请求溯流而上,协助陛下攻略建安城!”

    “嘶……”

    帐内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众将纷纷互视一眼,按捺不住心底的惊诧。

    

    http://www.cxbz958.com/tiantangjinxiu/176011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