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桃源村学霸的追兄日常 > 第五十章 黄雀捕蝉螳螂在后(不对

第五十章 黄雀捕蝉螳螂在后(不对

    昭乐气鼓鼓地回到了山涧小屋,骂骂咧咧地进了屋。

    “怎么样?”正在桌案旁翻看那本账簿的唐枫忙起身迎了上去。

    “他们对枭枭动手了,她受伤了,虚弱得很……”昭乐委屈地看着他,“得快点救她出来,不然用不了太久,她恐怕就会……她现在是戴罪之身,我又不能带太医进去……”

    “动刑了?”唐枫忙将她拉到桌旁,看了看门外确认无人后,将门关了起来。

    “怎么关门了?你平日白日里从不关门。”

    唐枫无奈道:“这儿知道的人越来越多,恐怕得换地方了。先不说这个,把你问到的一字一句不要漏下的全都告诉我。”

    昭乐点了点头,将账簿的疑点告诉了他,但唐枫问她这账簿是否是唐枭枭留下的,她摇了摇头。

    “她说可能账簿都烧光了,还说府尹答应会去查,就怕再这样下去,她会撑不到府尹查明真相就要死了……”

    “不是她,那会是谁……”

    唐枫皱了皱眉,既然这账簿是在她来之后才发现的,那就一定是将她送来的人留下的,但会不会是陷阱?但不管是不是陷阱,眼下能做的只有从这本账簿入手。

    不过唐枭枭被抓之后,他更加无法在京城自由走动,容易被察觉。再三考虑,叶之闲才是那个最佳人选,只有他出面才是安全的,毕竟无人敢对宰相的嫡孙怎么样。

    不过,见到叶之闲之后,却并未将唐枭枭被动刑一事告诉他,生怕他意气用事乱了计划。

    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叶之闲便动用自己的手段查到了纸张的出处。于是,唐枫乔装成叶之闲的随从与他一道去了那卖纸的地方。但见他们是官家人,老板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一副休想从他嘴里知道任何事的样子。二人只好随意逛了逛,将有的纸张每一种都买了下来便离开了。

    他们商量着还是得找个合适的人出面,于是无奈之下又找来了昭乐,让她乔装成来偷偷报信的“手下”。

    昭乐鬼鬼祟祟地走进那铺子,偷偷摸摸地来到老板跟前,小声道:“那位大人说出事了,那账簿丢了一本,你快给补一本。”然后拿出了一包银子塞进了他手里。

    老板见钱眼开连连答应:“那就请小哥转告‘大人’,明日亥时,老地方交货。”

    本想开口问老地方在哪,生怕她露馅的叶之闲和唐枫连忙走了进去,巧妙地打断了二人的谈话,老板连忙收好钱袋子,昭乐也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

    “怎么样怎么样?我演的还不错吧?”昭乐得意地朝他们挑了挑眉。

    “说重点。”

    “哦,对了,他说明日亥时,老地方,但这老地方是哪儿啊?”昭阳犯了愁,“你们也不让我问。”

    “你还敢说,要不是你险些暴露,我们也不会突然出现,就怕他起疑。”唐枫叹了口气,“按原计划行事,不要多做无用之举,特别是你,公主。”

    昭乐朝他吐了吐舌头,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

    翌日,叶之闲白日里在吏部当作无事发生,亥时便去了宰相府。唐枫则与昭乐在亥时前去了那铺子附近埋伏着,见送账簿的人已出发,便悄悄尾随着跟了去。

    “等等,”昭乐拉住了他,“我有个条件。”

    “如果枭枭死在顺天府大牢里,‘唐枫’便也消失了,隐姓埋名去过剩下的日子对我来说不是难事,”唐枫转头看着她,“但,你往后便永远都见不到我,哦,这倒不值一提。但皇上想尽办法要留我,等着我去解决那些案子,还有你的太子弟弟……”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又拿父皇和太子压我……走吧走吧。”

    可哪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二人刚到那就落进了陷阱,带着只会三脚猫功夫的昭乐根本无法突围,再加被暗算下药,很快二人便手脚无力瘫在了地上。

    而另一边,叶之闲则带着宰相府的几名高手找到了纸铺老板,但他似乎是在和谁说着什么,还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样。那人站在暗处,并看不到长相,突然,纸铺老板却痛苦挣扎了起来,没一会儿便倒在了地上没了动弹。

    叶之闲见状连忙冲上前去,但追了一段路后,发现那人轻功上乘,很快便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叶大人,怎么办?”

    叶之闲蹲下身摸了摸颈脉:“你们两个让顺天府的人将尸体带走,其他人跟我去纸铺查一查别的线索。”

    纸铺老板死了,叶之闲也未能等到唐枫和昭乐二人按时回来,一时没了头绪的他好在在纸铺翻了个底朝天,有了些许收获——未烧尽的“证据”,也就是此前造假用来临摹的一些纸张,上面有记账日子、价钱的字样,虽只有几张碎片,但若是拿去与假账簿一对照便知真假,可眼下二人不知去向,账簿也被唐枫随身携带着,只能回去等着他出现了。

    “唔……”昭乐想翻身却没能动弹,周围黑漆漆的,她突然有些惊慌了起来,“怎么回事?唐枫,唐枫你在哪儿?”

    “在你面前。”

    “啊!”听见声音从头顶传来,她吓了一跳。

    原来二人被面对面绑在了一起,侧身躺在地上,好不容易适应了山洞里幽暗的光线,便一起挣扎着爬了起来。

    “这是哪儿啊?”

    “山洞。”

    “你怎么知道?”

    “有风、潮湿、回音,还有那一束微弱的月光。”

    “你好厉害啊!”

    唐枫叹了口气,竟还有心思说笑。

    “那我们怎么出去啊?”

    唐枫试着蹲下身去,捡起了一块石块,耐着性子将绑着手的绳子磨断,随后使劲将手从身后绕到身前,摸到了昭乐身后的手。

    昭乐紧贴着他的胸膛,感受着他的呼吸,心跳得越来越快,她甚至觉得,要是一直这样绑着倒也不是不可以,省得平日不让自己近身。

    但很快,唐枫就将绑着她的手的绳子给解开了,让她觉得有些扫兴。

    “紧紧抱着我,试着往下钻,看看能不能把绳子弄松一些,钻出去。”

    一听让自己抱着他,昭乐便使出吃奶的劲将手绕到前面,毫不犹豫一把将他的腰紧紧抱住,唐枫显然有些不自在,催促着她动作快些,万一他们人来了就来不及了。

    昭乐却有些陶醉在了他的胸膛上,小声说道:“也就这种时候我才能抱抱你,就让我再抱一会儿,就一会儿。”

    结果话音刚落,就有人手举火把朝这里来了。

    “啊!”

    昭乐一声尖叫,没有任何预兆,唐枫紧紧将她抱住一下朝他们撞了过去吓坏了她。

    见人挥刀朝着他们冲了过来抬手便砍,唐枫毫不犹豫一下转过身去替昭乐挡了下来,她见状倒吸一口凉气,猛地抬头看着唐枫紧皱的眉头。

    http://www.cxbz958.com/taoyuancunxuebadezhuixiongrichang/207948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