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谁能比我惨 > 第一七四章 等未来

第一七四章 等未来

    纯粹的爱情,是美好的。

    前提是,不掺入磨人的财米油盐、产生利益纠葛的婚姻、天长地久有时尽的忧虑。

    男人渣,大多是因为人品干不过欲望;女人渣,不少是因为害怕卷入上述的前提。

    这个世界的男女则正好相反,但并不包括摘星阁中望月的三人。

    李鹤与月恬虽未成婚,但情感已深深纠葛在一起,岂是简简单单的爱情就能说清的?

    一起创过业,一起抗过戟,一起送过命,一起造过娃…

    太多的一起,加之李鹤那如黑洞一般强大的个人魅力,月恬早已陷落进其引力视界,即便化身正道的光,也无法逃逸出哪怕一颗光子。

    想抽身而退...已经太迟了,根本不被允许,心理生理物理上,各种不允许。

    此时此刻。

    望着夜空的心月,月恬惊奇于李鹤那神鬼莫测的手段,更震慑于那箭射九天,敢教日月换新颜的魄力。

    这样的男人,如何能不让人心折?

    月华笼罩,浪漫的气息萦绕,二女湿了...眼眶。

    逆境中的乐观和浪漫,才是真的珍贵,太过让人向往。

    那滋味就如同满口苦涩时吞入一丝蜜糖,甜了嘴也安了心。

    此情此景下,强势的二女,也不禁化作依人小鸟,由着李鹤的揽扶,顺势靠在他的身上。

    至于另一边的女人,就当她不存在好了。

    某些入夜旖旎的事情也不再多想,虽然男人怀孕不影响操作,但李鹤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们哪里还好意思争什么,抢什么。

    此刻只愿时间静止,其它的一切等未来。

    ......

    当夜,各自休息,李鹤为了维持人设,付出了巨大代价...

    清晨,思鹤来了,挂着黑眼圈。

    鹤月恬三人也呵欠连天的起了床,洗漱完毕后,招来了王富贵、李祥二人,袁青花、朱红莲、冯霜三将。

    九人汇聚在摘星阁,李鹤居首,围坐一圈,共进早餐。

    袁朱冯三将,并不知道月恬二女的真实身份,但见她二人一左一右坐在李鹤身旁,郡尉大人都只能次居一席,便明白了许多。

    性子内敛许多的冯霜,最是惊讶,她突然发现,貌似大肚郎和郡尉大人的关系并非是想象中的那般呢。

    郡尉大人对二女虽有距离感但很恭敬,二女对李鹤又很服帖,这...特么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冯霜懵中带惊,暗中观察,默默不语。

    王富贵坐在谨月下首,与常思鹤相对,对于这样的安排,她非常满意,得意地盯了三将几眼,嘚瑟得很。

    看,在主公心中,老娘和你们郡尉大人那是一个地位级别的,你们三个以后小心着点,尊敬着点,别太拿村长不当干部!

    不过,三将注意力都在上首三人身上,根本没理会她。

    “富贵,昨夜休息的可好?”李鹤先跟初次见面的王富贵打起了招呼。

    “嘶!”富贵正跟下首三将挤眉弄眼呢,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被身旁的李祥在腰上狠狠揪了一把,才回过来神,憨厚道:

    “哦,嗯,承蒙主公挂念,这金缕楼屋暖床软,在下和祥郎都休息的很好,非常好!都不愿回山里了。”

    “哈哈哈...”一桌子人闻言,禁不住都笑出了声。

    只有李祥,脸红到了脖子根,恨不得掐死这混蛋。

    少主问你休息的好不好,就是个寒暄,你把我扯进来干什么?还屋暖床软的,能不惹人联想吗?

    “富贵姐,想不到,你还是个妙人啊!”李鹤笑着叹一句,心里却是觉得这家伙不简单呢,怪不得能当老大,一句模棱话就搞活了气氛,迅速拉近和众人的关系。

    与二妞相比,都是匪寨出来的,段位着实高了不少。

    前者的锋芒藏都藏不住,后者却是藏拙于欢声笑语中。

    “主公过奖,我这人其实也没什么大志向,住的暖有衣穿能足食,带着山寨父老有条活路,也就心满意足了。”

    “奈何,即便这小小的愿望,也难以维持,不得不的舍命拼争,挣扎求存。”

    富贵拱手说道,面带唏嘘。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就是天潢贵胄也概莫能外。”李鹤安慰一句,月恬二人非常认同,微微点头。

    李鹤继续道:“我的情况富贵你都知道,这里就不说了,请袁朱二位将军讲讲自己的故事吧。”

    “是!”袁朱二人立即起立,板板正正,拱手应令,她们已经习惯了军队的做派。

    接下来,两段令人悲伤愤怒的故事,被二人娓娓道来,引人同情,发人深思。

    恬恬感情丰富,急公好义,咬着小虎牙,越听越气,呼哧带喘的,坐她旁边的李鹤,都担心她怒拍桌几,一把掌下去,汤食乱溅。

    还好,她最终忍住了...李鹤的左手轻轻拍着她的背,给她顺气。

    谨月神色复杂,心中愧疚,她知道,袁朱二人的悲惨遭遇,只是许多战争难民的缩影,而无论是金州之战,还是鸿谷水患,亦或是征丁十万,都跟她多多少少有些关系。

    但她的本意并非如此,也料不到因为人祸,会发生如此多的本不该发生的悲惨故事。

    想到十万征丁的战后功赏还没有着落,谨月的心中更不是滋味,低着头,一手端碗,默默喝汤,就在这时,藏于桌几之下的另一只手却被温暖包裹。

    李鹤的右手伸了过来......

    “哎,同是沦落天涯的姐妹,我王富贵感同身受,在这里,以粥代酒,敬二位!”王富贵心有戚戚,迅速与二将找到了认同感,之前的不快,一瞬间便烟消云散。

    这可是阶级姐妹啊,都干过无本的买卖,要不是主公坐在这,她都想当场烧黄纸拜把子了。

    一顿早餐吃了半个多时辰,一桌子李鹤的核心骨干,渐渐熟络起来。

    当然,月恬倒是没怎么多说话,只带来了耳朵听。

    早饭过后,李鹤与众人一同返回靖边堡,那里才是他的老巢,李清和李祥的父母等李家人都安顿在那里。

    在他们出城之后,赵小四也安排好了一切,带着五百一十二骑,尾随而去。

    这五百余骑,有十二人并未去龙鹤迎宾,而是在城外标记空域点,另有近一半参与了昨夜的空军演练。

    又是长途奔波,又是夜间演练,将士们都很辛苦,但她们都干劲十足。

    主公说了,下个月开始,待遇翻倍!

    

    http://www.cxbz958.com/shuinengbiwocan/190673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