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十四楼特编养老组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前一章我补了两千多字,要是觉得章节不连贯,可以返回前一章看看)

    太平间里安静得犹如时间静止,“她”嘴唇一开一合所吐露的话,每个人都听见了。

    林袅对她吓了养老组成员的作死行为,感到一丢丢的后悔。

    此时此刻,半空中那张头发形成的人脸,还有人脸的喃喃自语证明,这位胖子想吓死人真是轻而易举的事。

    老唐重复了一下“张茉”说的话:“天罚,她是有罪的。”

    张茉不是起死回生,唐明也不会招来附身替死人开口,他只是将自己的精神力分一点给张茉身体的一部分,试着让这一部分还原出事情发生时的细节。

    唐明的经验里,在一般情况下,因为意外而当场身亡的人,身体虽然会有点反应,但可以得到的线索很有限。

    只有生前执念特别强的,死物才会亲口发声。

    “张茉”说完这两句话,发丝交错的脸一瞬间就解体了。林袅的风还在继续,那张由头发编织成的人脸,在微微的风里涌动着,像被莫名的惊涛骇浪冲散一般,长发飞舞间坠了下来。

    老唐叹了一口气,把张茉的长发捞回白布里:“没了。”

    霍慑作为监管者,从老唐缠头发开始,心里就一直默默警惕着这个胖子万一情绪不稳定,能力当场失控。现在听见老唐宣布结束,他反而暗自松了一口气。

    毕竟精神力一旦注入过多,说不定会让张茉本人坐起来跟他们聊天。

    霍慑转身对工作人员道了声:“辛苦了。”

    工作人员:“不辛苦。”说完,一步错过霍慑,上前检查尸体情况。

    工作人员是被医院特地安排过来的,对于刚刚在眼前发生的一幕,始终没有发表什么看法。

    林袅见霍慑示意他们离开,她正好从那位工作人员面前走过,看此人一副面无表情地淡定模样,配合四周冰凉凉的环境,觉得这个人也分外渗人。

    她不敢多看,和老唐跟着霍慑走上了出口的台阶,回到了地面。

    走出那间小房子,才明白地下和地上是两个世界。听见远处飞来几声鸟鸣,老唐“重返人间”后脸色正常了不少,之前在停尸房里没敢说的话,此刻往霍慑身边挨了几步,凑过脑袋附着他耳朵悄悄说了出来:“刚刚那两句话,我听着不太对,很可能是遗言。”

    霍慑被突然被圆滚滚的老唐挨得这么近,十分不适应,他皱着眉,克制着没把“嫌弃”二字,在脸上表达得特别明显,下巴尖往下点了点,表示心里有数了。

    接着,他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几步,和老唐隔出点距离,扭头问林袅:“你还要跟我们一起吗?”

    林袅凑了一会十四楼的热闹,彻底开拓了眼界,顿觉此生无憾。她立正站好,表情庄严得就给他们差敬礼了:“我决定先回十一楼,去中级志愿者部继续创造人生价值。”

    林袅告辞后,老唐那个胖子像是在太平间有了后遗症,非要靠着人说话,又往霍慑身旁挪了挪:“我听说那个受伤的姐姐,也在医院里。”

    老唐偷偷瞄着他,小声问:“咱们要去看看吗?”

    霍慑怎么看都觉得走远的林袅,浑身的气势像是要回协会找林顷算账。

    乍一听见老唐在自己耳边的提议,还没反应过来这个胖子什么时候又凑过来的,他又往边上让了点距离,想到那个姐姐是跟妹妹同时坠的楼,说:“先不了,上去看一眼白远山,再回去写报告。”

    霍慑到了十二楼,正要敲病房门的时候,陈霰白正要出去,她猛地一开门,霍慑在门口躲得快,门一下撞在老唐身上。

    老唐按着脑袋上的帽子,短暂地懵了一下。

    陈霰白推门看见霍慑先是一惊,紧接着门撞到一个带弹性的重物,听见重物“嗷”了一嗓子,又是一惊。

    她探头一看,霍慑怀里多了一个胖子,胖子正眯着眼睛叫唤,头上的帽子滑了一半,露出一截闪着光的脑门。

    陈霰白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老唐一看是白远山的女儿,顿时清醒过来,调整了一下帽子,借着霍慑的胳膊站直了。

    “我叫唐明,”他想了半天,不知道该跟一天内第二次见面的姑娘聊些什么,最后绞尽脑汁,赶在霍慑打断他之前,力挽狂澜地补了一句,“叫我老唐就行。”

    霍慑不想对老唐丢人现眼的行为作出过多解读:“我们等会要回协会了,走前想来看一下,你爸醒了吗?”

    “没,”陈霰白把门关上了,犹豫地问道,“你们这么神秘,是能把那个人找出来对吗?”

    老唐背着手憨憨地一垫脚,回答道:“那还没进行到这一步。”

    眼看陈霰白睁大眼睛,一脸“那你们进行到哪一步了?”即将问出口来,霍慑咳了一声,示意老唐赶紧闭嘴。

    但老唐没注意到他,看陈霰白面带疑惑,有心想要炫一把,对着她又是憨憨地一垫脚:“正查着你爸受伤前插手的事。”

    陈霰白越问越觉得奇怪:“什么事?”

    老唐还想继续有问必答,被霍慑声色俱厉地拦了下来:“够了啊。”

    “你也别问了。”他训完唐明,顺便把陈霰白警告了一顿,两句话虽然对象不一样,但语气都连在一起,他担心对陈霰白不太客气,指头放在唇边,又对着她“嘘——”

    老唐看着霍慑的差别待遇,抿着嘴,神情十分委屈。

    霍慑伸手拍了拍那颗委屈的猪头,对陈霰白说:“那我们走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你们加油吧。”陈霰白对两人挥了挥手。

    ***

    林袅到了协会,前台姐姐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对她甜甜一笑:“林顷他在哦。”

    “谢谢姐姐,姐姐的善良是姐姐美貌上闪耀的钻石高光。”林袅真心实意地夸完,瞬间换了个表情,“他在十四楼吗?”

    前台托着腮对林袅的话十分受用,点点头。

    林袅拿着证,一路杀上了十四楼,她因为林顷的关系,养老组进出自如。

    中心位出道的十四楼不仅是协会大楼的最高层,还是所有楼层的洋气代表,南面的墙上嵌了一扇巨大的落地窗,落地窗前摆了几株快两米高的天堂鸟,天堂鸟的间隙里错落着龟背竹、散尾葵之类的观叶热带植株,这一排绿植生长得极为茂盛,几乎接替了窗帘遮光的工作。

    林顷正斜坐在一张贵妃榻上,明亮的阳光穿过参差的叶片,坠落在他身上,他把头靠在贵妃榻的围栏上避光,忙着逗手心里的一只活蹦乱跳的小麻雀。

    林袅看见这老人家在十四楼平心静气地玩|鸟,又想到他把自己骗去太平间帮忙的无耻行径,气不打一处来。走过去对着那只圆头圆脑圆肚皮的麻雀,哄它说:“啾啾,咱别跟畜生玩了,来,来,过来姐姐这里。”

    叫啾啾的胖麻雀从林袅手里跳下来,扑棱着翅膀,顺着他的躯干,一路蹦到了林顷身体和贵妃榻的缝隙,屁股一撅埋着脸躲起来了。

    林顷低头,盯着啾啾翘着羽毛的小尾巴,疑惑地问她:“它怎么这么怕你?”

    她怎么知道?林袅伸指头戳了戳啾啾的尾巴,啾啾吓得一哆嗦。

    “这鸟不正常,”她被麻雀的事一打岔,差点忘记此行的目的,“太平间,你脑子掉地上忘了捡?”

    林顷对她的不当言论免疫,一心给啾啾顺毛:“你又不是一个人,霍慑和唐明不是在吗?”

    他抽空瞥了一眼,眼神说:这有什么好怕的?

    林袅惊了,这还能是个人吗?

    林顷两只手把啾啾从缝隙里捧出来,云淡风轻地跟她说:“让你感受一下十四楼工作日常,省得整天没事干,光眼巴巴地羡慕。”

    他指头抚上啾啾的脑袋,啾啾歪着头给他摸,林顷逮到机会不忘叮嘱她:“你也给我长点心,医院这件事是我说的没错,但养老组的活,你也敢屁颠颠地跑过去。”

    “我有时候都怀疑咱妈没给你生个脑子。”说完,啾啾叫了两声。

    他听身旁没了动静,回头一看,林袅被他气跑了。

    ***

    林袅气呼呼地回到了十一楼。

    苏崇正准备收拾收拾去午休,冲她一招手:“吃饭吗?”

    林袅恶声恶气道:“吃。”气归气,饭还是要吃的。

    苏崇知道她在跟林顷生气,于是没提这件事,反正她每次生气,都气不过一顿饭的时间。

    突然他手机屏一亮,林顷找他。苏崇点开给她读了起来:“林顷说他请你吃饭。”

    “那我得吃顿贵的,”林袅闻言皱眉,“我们一起去吃,要吃就吃这个王八蛋双人份。”

    苏崇乐了,一边拿着手机给林顷回话,一边对林袅说:“那感情好,我也有便宜占。”

    “你先忙,我看下我们中午吃什么。”林袅说着,开始搜附近的美食攻略。

    事情正在往苏崇喜闻乐见的方向发展,但美中不足的是,这个饭票效率不太高。

    等他已经把办公桌里里外外整理了一遍,林袅还在抱着手机研究。

    对话框里,林顷又发来一句:“我妹妹还生气吗?”

    他一句“不气了”打了一半,听林袅一拍桌子。

    林袅往往说话要比他读心快,他不用对她使用能力,她自己就能喊出来:“走,去胡老师家吃饭,打车费也叫林顷报销。”

    苏崇听到这话把手机砸了。

    http://www.cxbz958.com/shisiloutebianyanglaozu/115087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