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十三使徒 > 第一百五十六章.我听见你的声音

第一百五十六章.我听见你的声音

    我不愿...

    只当个不会说话的木偶人!

    我是萧芸薇!

    我是要守护爷爷一辈子的人!

    所以...

    眼下的这些,不是我想要的...

    不是!

    我想要的,是爷爷那欣慰的目光,是爷爷那爽朗的笑声。

    我想要的,是每日依偎在爷爷的膝下,去安静地成为爷爷口中的聆听者。

    我想要的,是安静的生活,是只有爷爷和自己的生活。

    而不是眼前的这些。

    我不想再继续懦弱下去了...

    我不想再一昧的妥协下去了...

    我不想让自己成为一个不会开口的木偶人...

    我姓萧,是萧鸿的萧,既然爷爷给我了这个姓,那我就更不会丢萧姓之人的脸面。

    没错,我是不能开口说话,可是我会用自己的行为去表达,我会让那些迫害我们的敌人看到,萧姓之人,不是软柿子!

    爷爷...

    当眼中的泪水将身下的衣襟完全打湿,萧鸿随之发现,眼前的萧芸薇不知从何时开始,其眼神变得无比锐利,一股无以复加的英气,是从萧芸薇的眼底不断喷发。

    值了...

    值了啊...

    于心中,于心底,萧鸿不仅长叹一声,值了...

    这一刻,传承这一词,是第一次出现在了萧鸿的心间,尤其是当他从萧芸薇的眼里,是看到了那心心念的人的时候,他就更加确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了!

    那眼神,就是年轻时候的卯月一花啊!

    芸薇...

    加油!!!

    活下去!!!

    一定要替爷爷好好地活下去!!!

    其实纵观萧鸿的一生,不能说不够精彩,因为这一辈子,他爱过,他恨过,他癫过,他痴过,他怨过,他忿过,他无情过,他亦友情过,当真可以说,他的这一生,已足够了。

    是啊...

    已足够了!!!

    卯月一花...

    我马上就来找你了...

    等等我...

    等等我!

    当一个人的思绪开始不断翻转,直至在回忆的大海里找寻到曾经的那片天空的时候...

    “(日昭语):先生当真愿意帮一花吗?”

    借着那昏暗的烛光,卯月一花的眼神里,顿时充满了希望的光,而她之所以会如此地不敢去相信,完全是因为,萧鸿所给予她的回答,说得是那般地中肯。

    当然了,年轻的萧鸿并不会说日昭国的话,他之所以能跟卯月一花坐在这破烂的草席上相谈甚欢,还是得依靠那精通龙寰语的加藤佐政老爷子了。

    “既然答应了,又怎能食言,而且话又说回来了,这次我来到日昭,本意就是为了去寻找到那些被江湖中人传得神乎其神的忍法,我萧鸿倒要看看,这所谓的忍法,究竟能有多厉害,究竟是你们日昭的忍法厉害,还是我龙寰的剑厉害!”

    此刻的萧鸿,眼里尽是不羁地狂放,以及不可一世的傲气,当然了,当他所说的话是被加藤佐政给一字不差地翻译给了卯月一花听后,后者所对他的言论,是更为感兴趣了。

    因为...

    自从先驱者们从龙寰取回了有关黑(火)研造的技术后,在日昭这个国家里,忍法已然不是流行于年轻人心中的大趋势了,在那会儿的日昭国内,年轻人所崇尚的,乃是能破敌于百步之外的火器。

    所以,当萧鸿的话是被卯月一花给听到了心里去之后...

    “(日昭语):等萧先生帮我们击退了横江友正,一花一定会让先生见识到真正的忍法的,在此一花跟先生保证,一定会如先生的愿的!”

    这会儿的卯月一花并没有告诉萧鸿,自己就是卯贺一宗流的后人,其本身更是一位精通于幻术与骗术的大师。

    可是,眼下对于卯月一花来讲,来犯的横江友正何其所率的部队,那可不是只凭借着自己的那一手幻术就可以击退的,尤其是对于横江友正手上的火炮队,她更是对其没有一丁点儿的解决办法。

    不过好在一点,萧鸿的出现,是让年轻的卯月一花是看到了一丝的希望。

    这下,城里的百姓,有救了!

    “那这事儿就这么敲定了,萧某人替你们处理了这个叫横江友正的人,你们带我去见识见识这所谓的忍法!”

    一边说着,萧鸿竟将自己的右手是直接探了出去。

    这一个举动,竟吓坏了卯月一花和加藤佐政,毕竟在那会儿的日昭国内,还不曾兴起龙寰所能接受的握手礼,在这个国度里,人们所能接受的,还是很为传统的跪拜礼,所以对于萧鸿的这一手探出,还当真是吓得她有些无措。

    那么在彼时的日昭国内,什么样的身份,才能相互彼此握手呢?

    还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握手?

    是夫妻...

    是一同在祭祀的祝福下一同走向新生活的新婚夫妻。

    所以当萧鸿这么看似简单地一探手,到显得卯月一花为之一愣,随即一丝恼怒的神色,是快速地涌现在她的眉宇之间了。

    而就在加藤佐政欲要开口提醒道萧鸿的时候,老爷子便发现,在萧鸿的眼里,他竟看不到丝毫的逾越,甚至可以说,萧鸿眼底的那份洒脱,当真是显得他都有些别扭。

    只因萧鸿就这么将手探了出去,却并未做出任何的过分行为。

    毕竟这就是个简单的握手礼罢了!

    “怎么,你们这儿不兴握手礼吗?”

    诧异地望着眼前的卯月一花,又歪着头地看了眼一旁的加藤老爷子,萧鸿便很是不理解地问道。

    而当萧鸿这边刚一问完,一旁的加藤老爷子便紧接着就将他的话是翻译给了卯月一花。

    当听完了加藤老爷子的翻译之后,卯月一花眉宇间的那丝不快,便散去了,而留下的,竟是一丝红晕,是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我们这...”

    还没等加藤老爷子是将本地的风俗告诉萧鸿呢...

    葱葱玉手,便已然握在了萧鸿的手间。

    “(日昭语):一花小姐,您这...”

    可以说,卯月一花的行为,当真是看呆了一旁的加藤老爷子,老爷子压根儿就无法相信自己此刻所看见的这一幕。

    这代表什么呀?

    这是不是就代表着,萧鸿要跟自家的大小姐结婚了呢?

    还是说,为了留下萧鸿,大小姐的慷慨牺牲呢?

    对此加藤老爷子不敢去猜想什么了,更不想去猜想什么了!

    年轻人的世界,他已然是有些跟不上节奏了。

    “(日昭语):合作愉快...”

    眉间泛着没有褪去的红晕,卯月一花的话,说得是那般违心。

    说完了这句,便又是陷入到了一阵较为尴尬的时间,因为卯月一花并不清楚,这手握完了,之后该怎么办,是把手抽回来,还是就这么被萧鸿握着。

    抽回来吧,万一这不符合龙寰的社交规矩,进而惹恼了萧鸿怎么办?

    可若不抽回来把,就这么握着,她首先就觉得无比的尴尬,所以这思来想去的,竟变得有些纠结起来。

    而对于萧鸿来讲,他就这么看着卯月一花,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还不撒手?

    就这么握着?

    握到天荒地老?

    这人怕是有毛病吧!

    可是在萧鸿看来,他也不敢随意地抽回手来,万一这抽手的行径不被日昭人所能理解,拿自己之前的努力不就全打水漂了。

    再说了,他本身又不会说日昭话,说句不好听的,等到哪天他把随身装的干粮吃完了,他非得饿死在这小小的日昭国内,而眼下最被他所看重的,便是这位满头白发的加藤老爷子了。

    毕竟老爷子能听懂自己说啥呀!

    这不要钱的翻译,上哪儿去找啊不是。

    所以,一个在犹豫要不要抽手,另一个则在考虑,该不该抽手,这一来二去的,也就僵在那里了!

    至于到了最后,这样的尴尬局面,让一旁的加藤老爷子都快要看不下去了,急忙地站起身来,然后一手一个,就这么无比生猛地将两个人给分开了。

    “萧先生,要不要我给您说一说这位横江友正?”

    一边分开俩人,加藤老爷子一边试图用言语来分散彼时的尴尬。

    “啊?”

    被加藤佐政这一掺和,竟让年轻的萧鸿为之一愣。

    “老夫是说,关于横江友正这个人,您要不要听一听老夫的看法?”

    “啊,这个啊,好啊,老人家您且说说看吧...”

    或许是因为这份尴尬已然是影响到了自己,所以当一旁的加藤老爷子是刚一说完的时候,这边的萧鸿就如同受了惊吓的小鸡,是立马让自己开口回应,那模样像极了做贼心虚的人。

    而反观坐在萧鸿对面的卯月一花,她只是安静地将手重新收回,然后左手轻抚着右手,小脸蛋儿是红扑扑的,眼珠子不停地乱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天呐...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看看眼前那好似受了惊吓般的萧鸿,又看了看一旁宛若小媳妇模样的卯月一花,加藤老爷子的心,当真无比复杂啊。

    小姐...

    找萧先生帮忙...

    究竟是不是必要的...

    这一次...

    您是真心的吗...

    “那我就如实得讲了,萧先生,这位横江友正,可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借着这份微弱的烛光,萧鸿那认真的样子,便被牢牢地刻画在了卯月一花的心里。

    而她不清楚的是,刚才的那次尴尬,更是让萧鸿铭记了一生。

    因为萧鸿用了整整一辈子的时间,去守护这份爱!

    守护自己对于卯月一花的爱!

    ......

    和谁都无关...

    就只是自我的看法...

    若真的要发问...

    那何为真正的罪恶...

    莫劝人离散...

    就只是自我的认知...

    若真想听原委...

    故事的结局或许不慎人意...

    只因美丽的事...

    就只是个幻想而已...

    所以无论到了哪里...

    无论遇见了谁...

    被燃起的终究会是不同的记忆...

    就好像曾经的你...

    就好像此时的我...

    就好像未来的那个驻足的人...

    你把难言和爱都深埋进在土里...

    却只给我留下了一个敞开的门...

    我看不清门里的世界是黑是白...

    也不敢贸然地朝着门内走过去...

    我只能袖手旁观的独自站在门口...

    我只能犹如傻子一样的待在那里...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却懦弱地不敢为之去靠近...

    我让自己躲进纷乱的人群...

    就只为能够借着伪装看到你...

    我以为这颗跳动的心已经笃定...

    却还会因你的眼神而变得紧张...

    你总是字正腔圆的隐匿感情...

    却又在夜里将心里的爱尘封...

    一切看上去都是那样的低级...

    却依旧让我为之愈发地沉迷...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却懦弱地不敢为之去靠近...

    我让自己躲进纷乱的人群...

    就只为能够借着伪装看到你...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可我想告诉你的是...

    当声音从嗓间传出...

    那一定是你的名字...

    就像上一辈子约定...

    就像这一生的相遇...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应该忘了你...

    ......

    ()

    :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http://www.cxbz958.com/shisanshitu/257664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