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不是不能对付公孙瓒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不是不能对付公孙瓒

    转眼已是三月,天气已经开始逐渐变暖,即使是到了晚上也不会让人感觉寒冷。

    刘琦坐在帐内的床榻上,身穿单衣,披着罩服,正认真审阅着一份简牍上,关于近期军中的支出用度。

    帐内不远处,同样也是身着白色内衫披着罩服的杜嫣,正在细心的为刘琦收拾擦净他那套白色的甲胄。

    没有了平日里那身略显宽大的襦裙深衣,仅是穿了内杉睡服的杜嫣,身材凹凸,在帐内烛火的映照下,尽显风韵。

    从阳人城出来后,杜嫣没有了能够自己独居的屋舍,荆州军在排水河边驻扎的这段时间,杜嫣就一直与刘琦共同宿于营帐。

    经过这一段日子的同居生活,她也由一个刚刚**的青涩女子,成功的被刘琦培养成了手段较为娴熟的美丽女妇。

    ……

    杜嫣打理好了刘琦的甲胄后,见刘琦桌案上的灯要灭了,遂又为他点了一盏灯,

    她捧着那盏灯来到刘琦身边。

    杜嫣将灯放在案上,然后轻靠在刘琦身边,头依着他的臂膀,柔声道:“公子,该睡了。”

    刘琦点了点头,合上了手中的简牍。

    他转头看向杜嫣,却见杜嫣也看向了他,一副含情脉脉的表情。

    刘琦心中有点发虚。

    “那个,灵伊……咱今晚不折腾成么?我感觉我最近撒欢撒的有点狠,再这么下去我容易短寿。”

    “不许胡说。”杜嫣伸手,用一根葱玉般的手指挡住了刘琦的嘴唇,然后靠进了刘琦怀里,娇道:“都依你便是了。”

    杜嫣往刘琦怀里一靠,顿时温如暖玉,刘琦一瞬间就知道要糟……

    估计他一会很难控制住寄己了。

    “灵伊,我还要在这附近驻扎一阵子才回南郡,我想明日派人先送你回南郡去。”

    杜嫣诧然的抬起头,望着他:“公子为何要妾身先走?莫不是厌了妾身?”

    刘琦面色肃整,摇了摇头道:“不是,只是我主力兵将在抵达南郡之前,很可能还会有几场硬仗要打,你在军中多有不便,我派精锐保护你先回南郡,你且在襄阳安居,等我回去,自会给你一个交待。”

    杜嫣心中虽然不舍刘琦,但她也知道刘琦要办的是正事,自己乃是女流,在这种关键时刻留在他身边终归是多有不便。

    想到这,却见她伸手抱住刘琦,道:“既如此,怕是好长时间不能得见公子了,今晚……还请公子垂怜。”

    望着她的眼神,感受着她怀抱的暖意,刘琦心下深感无奈。

    刚才的话完全等于是白说了。

    今晚又得给她交公粮!

    一想到这,刘琦又不禁想起了尚在南郡,已经二十大多的蔡觅……

    她可比杜嫣的要求高多了。

    半年不见,自己又欠了她多少公粮?

    感觉有一种即将英年早逝的冲动。

    刘琦正寻思间,杜嫣已是缓缓起身,站在他面前,芊芊素手点着他的胸脯,微一用力,直接将他向后推倒,让他呈大字的倒在榻上……

    ……

    次日,刘琦随安排亲将带领一支人马保护杜嫣返回南郡,并亲手写了一封书信,让领头战将按照自己提供的地方,送信到蔡觅的手中。

    刘琦想看看,蔡觅到底有多大的胸襟。

    杜嫣对刘琦嘘寒问暖,嘱咐颇多,最终乘坐在辎车中,依依不舍的与刘琦洒泪惜别离去。

    ……

    杜嫣走后几日,刘琦就接到了袁绍派人送来的五匹匈奴种马。

    虽然数量很少,但对于战马稀缺的荆州来说,这五匹匈奴马可算是稀罕物了,可谓弥足珍贵了。

    匈奴战马到手之后,就只剩下蔡邕的书籍和刘焉之子刘范。

    但是书和人质没有等到,刘琦却先等来了另外一个人。

    是刘虞之子,刘和。

    毕竟是同盟人的儿子,刘琦自然不能怠慢,他亲自在营寨的辕门外迎接了刘和。

    刘和比刘琦大了一些,但也很年轻,样貌和善,温文有礼。

    刘琦询问刘和道:“族兄不是在朝中任侍中么?前番听闻大司马率幽州兵将追击西凉军,弟还为族兄捏了一把冷汗,不想族兄竟然已经脱出了虎口,兄是如何脱离雒阳的?”

    刘和一边微笑,一边随刘琦走入帅帐,分宾主位而坐,而后苦笑道:“其实,早在袁绍来司隶之前,董卓为了结交家严,特意命我持书前往幽州修以盟好,只是董卓和某,皆是行事低调,因而不曾让旁人察觉,却是要伯瑜替某担心了。”

    刘琦和刘和虽然原先从没见过,但毕竟都是汉室宗亲,各自的父亲又都是护君盟中之人,因而彼此之间倒是还算放得开,很快就颇熟稔了。

    刘琦问道:“兄长此来,莫不是奉了大司马之命,有事相商?”

    刘和长叹口气:“不瞒贤弟,严君此来命我为使,是想询问,贵军此番撤军,护君联盟今后又该如何,咱们维护汉家的大计,日后又当如何行事?”

    刘琦低头琢磨了一下,道:“如今天子在董卓手中,虽受钳制,但却不至于有性命之危,然凭我们目下的实力,想从董卓手中救出陛下,只怕极难,如今刘君郎在益州擅造天子乘舆,有不臣之志,今后怕是不会再与我们同心,”

    “而你我两方虽有同盟之谊,但一南一北相隔甚远,若出了事,彼此之间互相难以驰援,眼下对于我们两方来说,只有请大司马与严君各自巩固本州,发展势力,扩充武装,囤积粮草,静待时机才是正途。”

    刘和叹息道:“话虽如此,但若想安心发展巩固,却非易事。”

    刘琦笑道:“不见得吧,只要大司马能够安心的守住幽州,收拢青、徐流民,招揽乌桓鲜卑以为羽翼训练精骑,待时机成熟时,以幽州马苑每年训练战马的数量,他日遣数万精骑南下,席卷河北之地并非难事,届时大司马称雄河北,再走河内入关中,未必不能成就匡扶君王之大事。”

    刘和叹息道:“哪里是那么轻易能办成的,且不说袁绍目下已是有强占了冀州之心,单说严君治下的孙瓒就非易与之辈,此人屡番抗上,与家严多有争执,不受吾父节制……此次驱兵攻打董卓,便是他的主意,家严也是不得已而从之。”

    刘琦闻言恍然,暗道这就不奇怪了。

    难怪一向是以施计为主要手段的老政客刘焉,会驱兵主动去与董卓交手,原来是有公孙瓒在中间使劲。

    想来刘虞此次出兵,幽州兵将的中间力量大部分都应是以公孙瓒为首的军功势力。

    公孙瓒若是在那些军功将领的背后推波助澜,难保幽州兵将不会群情激奋,强要追击董卓,刘虞面对众将的施压,想不出兵只怕也是不行了。

    完全是被赶鸭子上架。

    “大司马若要制霸北境,看来非要除掉这公孙瓒不可。”刘琦叹息道。

    刘和道:“严君治理幽州,乃是以边贸互市,安抚流民,招揽乌桓和鲜卑为羽翼的怀柔之政,但以公孙瓒为首的一众幽州豪强将领,都是以军功搏出的出身,严君之政,实是断了他们的升迁之路,这个中矛盾难以调和……难啊。”

    刘琦认真的想了下,道:“若要对付公孙瓒,倒也不是不可能,我倒是有几条建议,贤兄若是有意,不防转达给大司马,如何?”

    

    http://www.cxbz958.com/sanguocongdanqirujingzhoukaishi/214492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