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请夫君献上和离书 > 第十二章 嚼舌

第十二章 嚼舌

    当夜便下起雨来,细雨不大,窸窸窣窣的,但很急,即便打着伞也会被雨水打湿衣服,又连着下了两天,许多地方都积了水,行走很是不便利,因此万福大街上许多人家,都没法出门。

    李娇儿索性收拾了包袱,同云团一起,暂时住在了机巧阁。

    李赋早就听女儿说了掌中珍的事情,他在意的不是女儿想借此胁薛镇同意和离,而是高兴知女儿有心承袭亡妻技艺,所以这两日独自在家时,对着妻子的灵位哭一阵,感慨一阵,笑一阵的。

    不过当然,李娇儿并没将她的猜测告诉李赋,暂无定论,她何必说出来,反更让父亲担心?

    只是李家在万福大街上名声大,现在街上邻居都被雨困在家里,凑在一处总要东家长西家短的闲磕牙,因此雨还下着呢,李娇儿住进机巧阁的事情就先传遍了街头巷尾。

    邻居们自想不到什么陈国使臣,什么掌中珍的,只议论着世子夫人以前过年时都不在家中住,这次怎还住进机巧阁了?

    待到第三天雨停云破时,邻居们也没议出个长短,况且李家人缘好,大家都喜欢李娇儿,因此更没人编排出难听的。

    唯独之前那爱嗑瓜子儿的年轻妇人心中不屑,趁着今日雨停时打算出门,刚好撞见了往外走的张婶子。

    她知道张婶子和李家关系最近,便拦住她,从随身小荷包里抓出把瓜子儿,边嗑边赔笑问:

    “张婶子好早,这是哪儿去?”

    张婶子好聊天热心肠,听见她问便停步,笑道:“吴娘子也出门去?这几日下雨,我那风湿的毛病又犯了,所以去找李大夫瞧瞧。”

    吴娘子是从京郊嫁到万福大街的,娘家是个小本买卖的行商,夫家是京中喜云楼的厨子。而她本人常出入些高门大户之中,为人做些浆洗织补的活计。

    果然是去仁心堂,一个寡妇,一个鳏夫,啧啧,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吴娘子腹诽,面上似笑非笑道:“她婶子,这天都晴了,干嘛还这么急着瞧啊?”

    张婶子走街串巷的,又是这把年纪的寡妇,什么样的闲言碎语没听过?一看吴娘子那眼神就知道她想什么,倒不生气,只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

    “我的病我乐意就瞧,不乐意就不瞧了,哪儿还用吴娘子帮我挑时候呢?”

    吴娘子被刺了一下,心中翻了个白眼,又问:“我听说世子夫人最近回娘家住了,婶子见天儿去,碰上人家姑娘也不好吧?”

    “我去瞧病,管世子夫人在不在做什么?夫人又不是那等碎嘴子的。”张婶子笑眯眯地说。

    吴娘子斗嘴落了下风,不再牵扯她,便一脸八卦地强拗话题:

    “婶子别多心,我只是好奇,世子夫人怎就回娘家住了?好歹是高门大户的媳妇,这样不好吧?”

    张婶子觉得吴娘子特别讨厌,冷道:“夫人娘家在这儿,她高兴回来,自然就回来呗。”

    “啧啧,婶子真会说笑,就是咱们这种人家的媳妇,也不能说回娘家就回娘家,更何况那高门大户?说起来啊,”吴娘子略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说,“我可是听人说了,世子夫人不得世子喜欢呢。”

    “……”张婶子更讨厌她了。

    李娇儿是这些邻居看着长大的,都喜欢她爱笑,性格好,嘴甜人美的。

    怎么偏有这么个媳妇来嚼舌头?

    想着,张婶子的调门反而高起来了:“哎哟哟,吴娘子哪儿听的胡言乱语?可别招人笑了。”

    说罢,她拿起腿便要走。

    偏吴娘子说上瘾了似的,拦着她忙道:“婶子别急,我给你说,我的话可不是胡言乱语,我可是听关山公家的小姐说过,那安阳侯世子,连夫人的屋都不常进呢。”

    说着,她还抿嘴得意笑说:“要不怎么三年了,她连个孩子都没有呢?”

    张婶子厌烦极了,本要走,却忽得想起那天李娇儿回来时,微红的眼眶。

    她可是最爱保媒拉纤的人,媳妇子过得好不好,她一眼就能瞧出来,所以心中也存了疑惑。

    可她疑惑,不代表她爱听别人编排李娇儿。

    李家对她们娘母子,是有救命之恩的。

    想着,张婶子立刻啐了一口,乜斜着眼睛看吴娘子,冷淡道:“吴娘子嫁过来两年了,肚子里不也还没动静吗?难道你男人也不进你的屋?”

    吴娘子本还想了些话要问,却不料被她戳中了心事,顿时瞪大眼睛,瓜子儿也不嗑了,尖声道:“说什么呢你?”

    “说的是人话啊,”张婶子嗤笑,“要不吴娘子也去瞧瞧吧,李大夫在妇科一道上颇有建树的。你婶子我是过来人,养孩子好啊,整日里心思都在那小人儿身上,眼睛就不会往别人身上瞟了。”

    “你——”吴娘子不意张婶子说得如此直白,气得连正事都忘了说。

    张婶子则和斗胜了一般,仰着脖子翻个白眼,迈步离开了。

    吴娘子眼看着张婶子的背影,用力啐了一口,用力摔门回家去了。

    倒把其他刚出门的邻居吓了一跳,不明所以地看着她家紧闭的大门。

    *

    机巧阁中,李娇儿早早醒来,洗漱收拾好了之后,照常屋中同秦乐对着唐瑛的手札,嘀嘀咕咕着研究。

    她二人一个爱想,一个精干,况那机关虽然巧妙却不甚难,只是寻常人难想到那上面去而已,因此她二人潜心琢磨了两天,倒真的琢磨出了个大概,并开始改进了。

    正忙着的时候,李娇儿忽听见外面一阵乱糟糟的。

    是李娇儿的外祖母,张老太太回来了。

    李娇儿刚听见张老太太洪亮的声音自前店传来,也不顾秦乐了,忙穿了鞋跑出去。

    吓得云团在后面提醒道:“小姐,当心脚下。”

    而李娇儿已经跑到了外面,就见一个满头银发,肤色微黄,精神矍铄,脸上皱纹堆叠的老太太,穿过前店,刚刚走到场院里。

    “外祖母——”李娇儿话音未落,人已经扑过去抱着张老太太的脖子,撒娇地唤了一声。

    http://www.cxbz958.com/qingfujunxianshanghelishu/322174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