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妻管严:拒绝白富美 > 第21章 女神坐蜡

第21章 女神坐蜡

    高级餐厅。

    两名服务员守在包间外,站姿和打扮比空乘还要精细。

    高贵,典雅,浪漫的包间内,一名女子反复的看着腕表。

    令人怦然心动的脸蛋,眉头微皱,显得很烦躁。

    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分钟,马心仪愤恨的抿了一口酒,恨不得摔杯子走人。

    她从来不会迟到,也从来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迟到。

    这个社会底层长大的废物,要不是那一位有令,她看都不会看一眼。

    居然迟到?

    果然一身底层的秉性难改。

    “你好,我约了人,这个位置。”

    张欢急匆匆的赶到餐厅门口,亮出马心仪发给他的位置。

    来这吃饭的,虽然都是非富即贵,像张欢这种穿职业装的很少,但这里的员工首先就是素质培训,不会以貌取人。

    接待员恭敬的说:“您是张先生吧?马女士已经等候良久了,您这边请!”

    “谢谢。”

    张欢跟在后面,气还没有喘均。

    他约马心仪在公司附近的酒楼吃饭,马心仪说她定位置,然后发了这里的位置给他。

    这家店,坐落在园林里面,而园林不让的士进来。

    他只好下车走路,跟着导航转了好一会,转到了餐厅后面,却隔着草木假山。

    最气人的是,他再往前面绕的时候,看到园林里有的士。

    也就是说,这地方不是不让进的士,是守门的保安在搞事情。

    他一股气憋在心里,不吐不快,拍下的士进园林的照片,跑到园林大门口理论。

    守门的保安让他哪凉快,到哪呆着去?

    他打岗亭上面写的投诉电话,人家说中午休息,下午两点上班了,再让他打电话过去。

    然后,他打电话给王乐乐,K3广告是做公共关系的,张欢讲了这边的情况。

    王乐乐向同事打听了一下,问谁跟这个园林有业务来往?

    有个主管跟园林有交际,找园林的领导讲了一声。

    不到三分钟,中午休息的不休息了,风风火火跑过接受了张欢的投诉。

    守门的保安像见了亲爹一样,给张欢道歉,求张欢取消投诉。

    说一次投诉,要扣两百块钱,家里还有娃要上学!

    张欢憋着的一股窝囊气解开了,他自个也是养娃的人,看在孩子的面上,取消了投诉。只是跟那保安讲:都是出来讨生活的,有本事就卡豪车。

    就因为这事,他迟到了!

    “来了?”

    张欢来到包间。马心仪站起来打了声招呼,含笑的模样,看不出任何情绪。

    张欢扫视了一圈高贵典雅的装修,看到晾衣架,因为走的热,脱下外套准备去挂。

    服务员立刻上前去接,张欢说:“不用!”自个走过去,挂起了外套。

    服务员尴尬的愣了愣。

    马心仪看到这一幕,心里嫌弃,感觉丢人,脸上却没表现出来。

    一张设计浪漫的长方形餐桌。

    张欢放好衣服,走过去准备入座,服务员准备帮他拉椅子,他不习惯这些,又说:“不用!”自个拉开椅子坐了下去。

    服务员再次尴尬的退到了一边。

    而他拉椅子的时候,稍微发出了一点声音。

    马心仪嘴角直抽的吩咐,“上菜吧!”

    服务员到一旁,通过耳麦小声通知了一声,走到桌边,帮马心仪倒了点酒。

    帮张欢倒酒的时候,张欢说:“我来!”

    服务员又是一愣,张欢站起来,拿过酒架,倒了大半杯。

    他拿起杯子闻了闻,品尝了一口,感觉不错,一下给倒满了。

    “你退下吧!”

    马心仪感觉丢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吩咐服务员下去。

    服务员走了,包间只剩下两人,马心仪禁不住松了口大气,生怕张欢再丢人。

    张欢看出了马心仪的不悦,“你又不是没拿瓶子喝过?”

    “你不知道分情况?分场合吗?”

    马心仪烦躁的懒得争论这事,“你约我有什么事?”

    “本来是有的,现在没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张欢一直都很清醒,马心仪接近他就是个任务。

    站起来,拿起酒杯,一饮而进。

    他仰着头,酒杯上挂着的残留,滴不下来了,倒立着杯子说:“在我这儿,白酒和红酒都是酒,从来都是茶半酒满。茶留三分,是人情。酒满十分是敬意。这是我多年的习惯,我这么喝自在,没想过要改。”

    张欢放下杯子,转身就走。

    “站住!”

    马心仪不悦的站起来。

    张欢回头,“马总,有何指教?”

    “你耍我玩吗?”

    “我约你吃顿便饭,你要换位置,我来了。挂个衣服,拉个椅子,倒个酒,你都看着不爽,不走?留下来跟你谈恋爱吗?”

    张欢取下外套,揉了揉肚子,“我要找地方去吃饭了,回见!”

    “站住!”

    张欢走到门口,再一次被叫住了。

    张欢回头,“有事就说!”

    “滚。”

    马心仪装不下去了,满眼寒霜的坐回去。

    张欢出门了。

    马心仪喝了一口闷酒,头疼的揉起了太阳穴。

    腾飞机械的向总给她施压,告赵副总过问腾飞机械的内务!

    虽然腾飞机械要从商臣一品这边赚钱,但从商臣一品的角度讲,也是借了腾飞机械的势。

    腾飞集团搞基建的,修桥,造高架,建地铁……干这些活,干到了上市,背影可想而知。

    而腾飞机械,一直是个不亏不赚的买卖,如果换到战时,腾飞机械的产业链,摇身一变就能从商用变成别的。

    插手腾飞机械的内务,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真的压力山大!

    也就是向总施压之后,商臣一品内部,突然出现了各种攻击赵副总的言论。

    说赵副总压榨各路供应商,贪钱!

    这股言论,从内部发起,一下散播了出去,传播到了各路供应商那边。

    然后,问题来了。

    搞建筑的,卖材料的……与工程部相关的供应商,纷纷打电话给她,表示了对赵副总的不满。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

    她让亲信去查言论的来源,想找到幕后黑手。然而,消息来源是保安的聊天群,说是从建筑工人的聊天群,无意间转发出来的。

    查到的人是一个早不干了的建筑工人!!

    尾巴处理的这么干净,一看就是有备而来。

    马心仪不知道这是针对赵副总个人的,还是针对商臣一品的?

    事情一个处理不好,商臣一品这么大的项目,被她玩崩了,她可能吃不了兜着走!

    而最早给她打电话的是向总,还以为是张欢跟赵副总闹矛盾,事情说过就算了。

    事情发展成这样,很显然,一直生活在社会底层,只是一个小小业务员的张欢,不可能搞出这么大的事。

    她答应张欢吃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让张欢问问向总,到底是谁要针对赵副总?

    “张欢,你给我等着,我马上出来。”

    马心仪一口酒下肚,屈辱的一个电话打给张欢。

    餐厅外,张欢回望着大门,“马总,我不是你下属,给我说话客气点。”

    嘟嘟嘟……

    一串盲音从马心仪手机传出,马心仪冰冷的双眼,冷的能下冰刀子了。

    http://www.cxbz958.com/qiguanyanjujuebaifumei/197136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