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妻管严:拒绝白富美 > 第16章 落子开打

第16章 落子开打

    赵副总办公室。

    打了两遍李玉兰的电话,一直没人接。

    段飞恭敬的站在一旁,低眉顺眼的说:“赵总,人事部又打电话来催了,喊我回去核实一下报账的单子。”

    “就是一些吃喝玩乐的报账,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种消费类的小账,赵副总从不放在心上,“等你们李总回电话过来,我帮你打声招呼就行了!”

    这种事,也就是赵副总一句话的事情,段飞也懂。

    段飞吃了一颗定心丸,底气十足的离开了商臣一品。

    段飞前脚刚出办公室,赵副总的电话响了,是李玉兰打来的。

    “李总还真是贵人事忙啊!”

    打了两通电话没人接,赵副总不悦的一声质问。

    李玉兰坐在向总办公室,手机摊在茶几上,开着外音。

    向总和张欢靠在不远处的办公桌边,听到姓赵的责问,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李玉兰娇媚的说:“刚刚跟一个外企客户在谈事,这不,看到你的电话,就到一旁给你回了嘛!”

    这话连她自个都恶心到了,但没办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赵副总一听李玉兰放下了外企客户,给他回电话,心情相当的好,“小玉啊,晚上有空不,一起吃个便饭?”

    “忙,没空!”

    李玉兰一声娇哼,“我还有正事,先挂了。”

    “等等!”

    赵副总连忙叫住李玉兰,“你们公司的人事部,吃饱了撑着查段飞那点吃饭的账干嘛?”

    “嗯?”

    赵玉兰一副不知道的口气,疑惑了一声。

    赵副总像吩咐下属一般,“这个事情你注意一下。”

    “先这样,我去忙了。”

    李玉兰等赵副总挂断电话,她拿起手机,恶心的又打了几个激灵。

    转头朝向总和张欢埋怨:“知道我的不容易了吧?”

    “赵副总,辛苦你了!”

    向总真诚的给李玉兰倒了一杯茶,李玉兰恨恨的盯着张欢。

    张欢求助的看向向总。这女人做业务,是为了她自己,为了腾飞机械,受再大的委屈,也跟他张欢没有半毛钱关系!

    之前向总被张欢捅了好几剑,逮住机会,报复性的看了张欢一眼。

    臭小子,坐蜡了吧?

    活该!

    张欢说:“向总,该你表演了,该你向马心仪哭诉了。”

    “行!”

    向总利落的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后面,拿起了座机。

    张欢和李玉兰一起看过去。

    向总主持千人大会,又或者面对各种媒体,从来都不带打嗝的。面对两人的目光,向总不自在的说:“我上一次怼客户,还是二十几年前,你们这样看着我,会影响我发挥的!”

    咯咯!

    李玉兰掩面轻笑,笑得花枝乱颤。

    她站起来,走到张欢身后,捏着张欢的肩膀说:“向总,你打,我们不看你。”

    肩膀被捏着,洗发水的芳香扑鼻而来,张欢整个人一僵。

    他刚要动,李玉兰捏着他的双肩,“别影响向总发挥!”

    “年轻就是好呀!”

    向总瞥了两人一眼,调整好情绪,拨通了马心仪办公室的电话。

    电话接通,马心仪的助理把电话转接到了马心仪手上。

    马心仪说:“向总,您好!”

    “马总,您好。因为一点小事打扰您真不好意思。”

    “向总,您客气了。什么事,您说!”

    “事情是这样的,我司外派到商臣一品的工程组长,经过调查,在吃喝用度方面的报账有许多假账。我司打算把此人调回来,但贵公司的赵副总打招呼了。”

    向总阐述清除这件事,沉声道:“双方合作共赢,赵副总插手我司内部事务,长此以往肯定会影响到双方的合作。”

    “向总,我听着,您继续。”

    马心仪声色不动。

    向总说:“我给您打这个电话,是要表明我司整顿内务,迫在眉睫。这种事如果放任自流,一定会影响到我司的服务质量。”

    “向总,贵公司只要保证质量,合作肯定是一如既往。而贵公司的内务是自己的事,我方不可能去插手。如果真有人插手,我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

    马心仪以退为进。

    态度也很鲜明,质量行不行?她说了算!

    内务,她不会插手,也懒得插手。但下面的人,谁插手?调查过才知道。

    还是她说了算!

    向总手心冒着冷汗,瞥了一眼享受李玉兰按肩膀的张欢,“马总,我事先给您打这个电话,就是为了避免跟贵公司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理解!”

    马心仪话锋一转,“向总,我表弟在你们公司,没少给您惹麻烦,您还得多担待一下!”

    “马总,您这样说不是见外了嘛。”

    向总心脏猛的一抽,不禁暗叹:好精明的女人,一下就猜到这事里有张欢的影子了。

    双方又客气了几句,电话挂断,向总擦着额头的汗,回到茶几边。

    李玉兰用力一捏张欢的肩膀,拍了一下张欢的头,坐回原位说:“向总,马心仪什么态度?”

    “人老了,心脏受不了,以后冲锋陷阵这种事,还是别找我这个老家伙了。”

    向总慢慢喝完一杯茶,平复下热血沸腾的感觉。

    感觉很爽,但身体真受不了。

    李玉兰等着向总的回答。向总没好气的瞪了张欢一眼,“马心仪一听说这事,就猜到了这小子在捣鬼。”

    “向总,您别谦虚了。商臣一品要找腾飞机械这样的合作伙伴也不容易,您如此表态,对商臣一品来讲,也有着巨大压力。”

    张欢就事论事。

    向总松开了西装一个扣子,开怀大笑的说:“少拍马屁,腾飞机械还指望商臣一品赏饭呢!”

    “狗子,我和向总都按照你讲的做了,现在该你表演了!”

    李玉兰看到两人互相吹捧,白眼连翻。

    在向总和李副总的注视下,张欢难免有些紧张。

    他拿起手机,翻了一会,翻到商臣一品公关经理的号码。

    邓经理,是马心仪的心腹,马心仪带着她接触过张欢两次。

    张欢一个电话打过去。

    邓小媛看到张欢的号码,先是一愣,转而憋着鼻息,接通了电话:“大少爷!”

    “邓经理,我有个事情找你帮忙。”

    张欢头一次干这种事,真怕别人表面一套,心里一套。

    接触张欢,都是以马心仪为主,邓小媛一直是个陪衬。突然大少爷有事找她帮忙,她紧张到了极点。

    那一位交给马心仪的任务是让张欢认爹。

    如果她让大少爷认了爹,得到大少爷的赏识,是不是能翻身做主?不给马心仪当陪衬了?

    虽然她清醒的知道,那一位赏识马心仪是因为马心仪的能力。

    但这也不妨碍她遐想不是?

    邓小媛紧张的说:“您讲!”

    “我看商臣一品的赵副总不爽,我想要他滚蛋。你帮我在商臣一品散播一下关于姓赵的恶事迹。”

    张欢没当过大爷少,却看过影视剧,影视剧里的大少爷,多半是反派纨绔。

    他跟着这么一学,听得邓小媛眼皮直跳,“大少爷,您就不怕我跟赵副总是一系的?”

    “我管你是哪一系的?帮我的忙,那就是朋友。不帮我的忙,那就是敌人。”

    这种不安常理出牌的话,吓坏了邓小媛。

    这个社会底层长大的大少爷,是真的虎啊!

    邓小媛小心翼翼的说:“您讲的事情,我可以办。但要扳倒赵副总,还得有实际证据。”

    “谢谢提醒,证据方面,我找别人。你帮我把这件事办好,我请你吃香辣鸡翅,带大杯可乐的那种!”

    张欢恶趣味的直接挂线。

    香辣鸡翅,带大杯可乐?

    邓小媛知道张欢是个妻管严,一般手里只有买菜的钱。她听着手机里的盲音,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我又不是你儿子,还奖励一顿全家桶呢!”

    张欢打完这个电话,看着李玉兰说:“把你收买赵副总的证据交出来。”

    “张业务,我可是正正经经的做业务,凭本事拿下的业务。”

    证据拿出来放倒了姓赵的,赵玉兰自个身上也会产生污点。除非她傻,才会拿出证据。

    张欢无奈的说:“你不拿出来,等商臣一品查出来,我怕你这个项目负责人,也得换人了。”

    “你威胁我?”

    李玉兰气得脖子青筋暴跳。

    当初张欢当组长,当得好好的,这女人一来,就给他穿小鞋,让他成为了公司里那个笑话。

    张欢没打算整李玉兰,但并不妨碍他发泄一些郁闷:“没错,我就是威胁你。”

    “你……”

    李玉兰冷静下来,“证据在我家,你跟我去拿!”她想的很清楚,证据交出来,再把张欢给睡了,这个业务想跑都跑不掉了!

    “没的商量,我给你一个小时,我要看到证据。”

    张欢看了一眼手机,“记住,我的时间跟别人不一样!”

    向总早就识趣的走到窗边,看向了窗外。

    李玉兰看了一眼向总,这个狗子居然当着向总的面羞辱她?

    她咬牙切齿的瞪了张欢一眼,“算你狠,这笔账,你给老娘记好了!”等着,等着,等你拜倒在老娘裙下,老娘让你吃高跟鞋。

    http://www.cxbz958.com/qiguanyanjujuebaifumei/196886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