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妻管严:拒绝白富美 > 第14章 打算回去继承老丈人的家产

第14章 打算回去继承老丈人的家产

    出生就是一座牢,没人能逃的掉。一把无形的枷锁,锁着许许多多的人。

    妻子挣扎了许多年,当父母老了,张欢能看出来,妻子打心眼里不愿意回去,却又自己戴上了这把枷锁。

    说安慰妻子的话,话太轻。

    帮妻子撑起娘家这片天,他做不到。

    张欢能做的,就是看到妻子在走路,不论好坏给妻子买一辆车代步。

    “傻子!”

    王乐乐走回公司的路上,心里暖洋洋的。

    她能预料到回家帮父亲的忙,内,母亲会抨击她在外面混的不是很好吗?回来干什么?

    外,会面对奶奶,二叔,三叔的打压,只要是能揪到的痛脚,就会成为王家人讽刺她的痛点。

    这个时候,老公说搞个车代步,她知道老公的潜在含义。

    前路茫然,布满了荆棘,能懂她,敢跟她一起往前趟的,也就这个谁都瞧不起的废物了!

    说买车,肯定连她妹妹随性买的车也不比不上。

    甚至那个废物说买个车的时候,还有些舍不得,好像刚赚的提成,还没捂热,就要花了。

    着实不像个男人!

    然而,抠抠缩缩,却又愿意给老婆买,这就是成年人的浪漫!

    张欢回到公司,碰到的同事都躲着他。

    坐到办公桌前,他给相熟的同事打招呼,对方立刻忙起了工作,仿佛没听见一般。

    他被孤立了,排挤了。

    短短一天时间,他从谁都瞧不起,变成了人人都排挤的对象,张欢很不解。

    徐良得知张欢回了公司,第一时间找到张欢,把人叫到办公室,“师父,出事了。”

    “什么事?”

    张欢站在办公桌前,徐良赶紧倒了一杯水,“师父,您别站着了。您这样站着,我心慌。”

    “出啥事了?”

    接过水杯,张欢在办公桌前坐下。

    徐良纠结的说:“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讲!”

    “就是您一早没来上班,公司里都在传,说您做了一笔外贸业务,赚了一点小钱就膨胀了。都说公司一年拿上百万的业务员多了去了,也没你这么飘。”

    徐良偷瞄了张欢一眼,看不出任何想法,又连忙补充,“业务员的时间本来就活络,一个月的业绩只要超过一百万,一个月不来上班,都行,这是规定。可是这些人,就是双标了。”

    “就这?”

    从前在公司就连保洁都笑他,张欢早就习惯了,骂他膨胀总比蔑视的眼神来得好,他一点也不在意。

    徐良见张欢一脸风轻云淡,愣了愣,“师父,您真的不在乎?”

    “同事们骂我,我是真不在乎。我在乎的是骂声背后的推手。”

    以前别人一笔业务赚二十万,张欢也眼红过。但也就是眼红,没谁吃饱了撑着去说别人。

    那么多人一起骂他,后面没有推手才怪。

    张欢笑着说:“徐经理,这背后黑手,该不会是你吧?当初我被李玉兰降职,你在背后推波助澜,都轻视我一个大男人被降职了也不滚蛋。这让所有人都忽视了,李玉兰给我穿小鞋的事实。你可是有前科的!”

    “师父,当初我是吃了猪油蒙了心……”

    徐良两腿发软,反手一耳光抽在脸上,“我进公司是您带的,升组长,升经理是李总提拔的。以您和李总的关系,我妥妥的是您这一系的人啊!”

    “我跟那个贱人什么关系?”

    “公司都在传,您在吃李总的软饭……师父,我错了!”

    徐良连拍了几下嘴唇,一副奴才样,要多奴才就有多奴才。

    不得不说,这种人能不停的往上爬,绝对有他的道理。

    就徐良这样,张欢看起来还是蛮舒心的,“这件事既然不是你在后面推,那又是谁?”

    “工程部的段组长,还有人事部的白经理。”

    徐娘躬身低头,讲的非常小心。

    他说的是真的,但他担心张欢说他挑拨离间。

    张欢什么也没说,拿出手机一个电话打给段组长。

    段飞是张欢大学同学,当年张欢大学毕业,进了腾飞机械,当工程师。

    段飞来至农村,为人内向,毕业找不到工作,在城里活不下去了,张欢把人介绍进了公司。

    最开始一个月,段飞没工资,也没钱,公司只包午餐。

    那时候张欢也住宿舍,一天二十块的伙食费,因为要分段飞早餐和晚餐,以至于他跟着啃了一个月泡面。

    业务员底薪低,但提成高,风险与机遇并存,张欢没干多久工程师,就转岗干了业务。

    没结婚前,还一个月聚一聚,后来结婚了,工作和家里的事堆起来,联系几乎就断了。

    就算关系淡了,终究还是老同学,难道段飞就因为昨晚跟商臣一品的赵副总喝了一顿酒。赵副总表达了对他的不满,段飞就要找他麻烦?

    嘟……嘟……嘟……

    电话打了好一阵,即将要自动断线的时候,电话接通了。

    段飞阴阳怪气的说:“这不是张总吗?怎么有空给我们这种天天跟机器打交道,身上到处是机油的人来电话了?”

    “中午有空吗?一起坐坐。”

    终究是老同学,张欢不想撕破脸。

    段飞说:“您日理万机,接待的是外企大客户,作陪的是风姿卓越的李副总,我哪有资格跟您吃饭?”提到李玉兰,言语之间的不屑和嘲讽,就差直接说,吃软饭,在老子面前嘚瑟个屁?

    张欢沉默了。

    段飞得意的说:“商臣一品这边比较忙,没事的话,我先挂了!”

    嘟嘟嘟……

    电话断线,张欢听着电话里的盲音,颤抖的摸出了一包廉价香烟。

    徐良眼疾手快的拿了一包六十的烟,掏出一根递给张欢。

    张欢也没拒绝。

    徐良给张欢点上火。

    张欢抽了半根,低着头站起来,烟头丢在地上,用力踩灭。

    埋头往办公室外走。

    人非草木,谁能无情,张欢不想割舍同学情谊,但大家都是成年人,段飞既然做好了选择,那就要为他的选择负责。

    张欢低着头,无形透露的气质,像一匹择人而噬的狼。

    不论是怎么样的感情,割舍起来都是痛苦的!

    徐良莫名的很慌,直到张欢出门,他才反应过来,一个电话打给李玉兰,“李总,不好了……”

    “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

    “工程部的段飞……”

    徐良仔细讲了一遍他跟张欢相处的细节,“我也不知道师父在想什么,但我感觉要出事了。”

    “知道了!”

    李玉兰挂断电话,灭了段飞的心都有了。

    段飞是外派负责商臣一品机械维护的,好好做维护不好吗?除了工资,吃的,喝的,用的,都有公司报账。偶尔动一下手脚,报点假账,只要工作不出乱子,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种日子不舒坦吗?非要惹这位爷?

    张欢从徐良办公室出来,一路急行走到总裁办公室。

    路上碰到的同事,感受到他的情绪,不自觉的纷纷让路。

    有些结婚了的女同事忍不住在想,可惜被李副总给抢先了!

    “张……张业务,您好,向总在跟人事部经理谈话。”

    总裁办公室外间,黄助理慌张的站起来。

    张欢脚下不停的说了声正好,直接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向总正在教训人事部白经理。

    办公室的门突然推开,白婉婷红着眼睛扭头。

    向总正要说话,张欢说:“向总,公司同事一起排挤我的事情,您应该听说了。我大学毕业,就进了腾飞机械,这么多年下来,零零散散的小业务,也给公司跑了不少。自认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在一个地方工作了这么久,对这个地方,肯定是有感情的。

    张欢吐了口气,“既然公司容不下我,我留在这也没多少意思了。”真的,他打算辞职回家,专心带娃,做家务,照顾妻子了。

    因为他可以预见,一旦妻子回家帮老丈人。工作压力,来自亲戚的压力,会闹的妻子焦头烂额,别说接日子放学了,估计连她自个的衣服都没时间洗了。

    “张欢,你在公司干了这么多年,你在基层,公司暗地里狗屁倒灶的事情,你应该比我看的还清楚。”

    向总没有拿冠冕堂皇的话忽悠张欢,也不想推卸责任,“李副总管销售部和工程部,一直以来,都是我受意人事部,跟李副总打擂台,以免她一家坐大。”

    白经理就是按照向总的一贯态度,宣扬张欢吃李玉兰软饭的,但因为这事,莫名其妙的被喊到办公室,骂了一顿。

    她听到这话,委屈的眼眶更红了。

    向总叹了口气,“这件事怪我,白经理并不知道你做成那笔外贸业务,是你跟Mr早就认识了,李玉兰是沾你的光。”

    呃!

    得知这个消息,白经理睁大了眼睛。

    按照她的推理,张欢跟马心仪是亲戚,然后,李玉兰分了一些利益给张欢。张欢既然拿了钱,就是上了李玉兰的贼船。她攻击张欢,没毛病!

    真相怎么会是这样?

    向总尴尬的说:“张欢,你的特殊性,我没来得及给白经理讲。这件事怪我,我给你道歉了。”

    “张业务,对不起。”

    白经理愣愣的反应过来,连忙给张欢道歉。

    办公室的争斗,张欢并不在意,“向总,白经理,我要辞职并不是因为这件事,而是我打算回家,继承我老丈人的家产了。”

    向总和白经理齐齐一个对视,完全懵逼了!

    继承家产?

    张欢又说:“除了辞职,我还有另一件事,我希望公司能把段飞,从商臣一品这个项目给调出来。”

    “段飞是李玉兰的人,这……”

    向总假装一个迟疑,张欢说:“以前是,现在不是了!她李玉兰要是敢哔哔,那她这个项目的总负责人也不要当了。”

    门外,李玉兰刚刚来到总裁办公室外间。

    http://www.cxbz958.com/qiguanyanjujuebaifumei/196886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