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妻管严:拒绝白富美 > 第10章 隐藏的大佬

第10章 隐藏的大佬

    搬回主卧?

    张欢看着亭亭玉立的王乐乐,仿佛是在做梦。

    四年前妻子怀孕,生产,他长时间没有夫妻生活。一次喝多了酒,陪客户去洗脚,没有把持住,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

    那件事妻子本来不知道,但一想妻子生娃那么辛苦,他忍不住愧疚,向妻子坦白了。妻子没有发任何脾气,却嫌弃他恶心,把他赶出了主卧。

    从此以后,妻子一根头发都不让他碰,甚至主卧也不准他踏入一步。

    妻子允许他进房了?

    张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还愣着干嘛?”

    王乐乐眉头微皱。

    张欢偷偷一眼瞥过去,妻子流露出的神态,相比过去的清纯动人多了三分严厉。

    相比过去流行线的身材,胖了一点点,但一点也不显胖,相反多了几分成熟。

    由于长期处在一个屋檐下,张欢好似一叶障目,一直没有注意到妻子的身材变化。

    就是这一眼,张欢好似发现了新的宝藏。

    眼神火热,心跳的厉害。

    “你有病吧?”

    面对老公恨不得生吞了她的目光,王乐乐板着脸转身进屋。

    张欢反应过来,赶紧收拾东西。

    走进主卧,妻子特有芳香,扑面而来。

    房间里的摆设,大体还是以前的模样。但许许多多的细节变化,让张欢产生了一种进入陌生女人闺房的错觉。

    张欢紧张的铺好地铺,小心翼翼的在地上躺好,“我……睡了!”

    “嗯!”

    王乐乐检查了一下儿子的盖被,平淡的关上灯。

    房里陷入漆黑,张欢心痒难挡的听着妻子的动静,却只能听着儿子均匀的呼吸声。

    他想干些什么,却又担心打破难得的进展。

    王乐乐一个人时常长了,房间多了一个男的,她也有些不习惯。

    她反复的告诉自己,这是他老公,儿子都快幼儿园毕业了,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越是这样想,她越是不好意思。

    过了一个多小时,张欢在纠结中睡着。王乐乐听见张欢睡着的呼吸声,这才困倦的睡去。

    睡梦中,王乐乐梦到张欢偷偷侵犯她。

    就在梦境中的紧要关头,她突然惊醒了。

    睁开眼睛,看到张欢,抬手就是一耳光。

    啪的一声脆响。

    张欢穿戴整齐,正在拉赖床的儿子。

    “你干什么?”

    王乐乐感觉恶心的缩到床头,扯过被单挡住了脖子。

    满眼冰寒的质疑,带着一种别样的味道。

    诱人到了极点。

    但王乐乐本能的反应,让张欢再一次愣住了。

    果然,妻子对他当年的错误,还是耿耿于怀。

    儿子害怕的看了看王乐乐,讨好的说:“妈妈,我马上是小学生了,我自己能穿衣服。”

    “那个张欢,我没想打你!”

    王乐乐看了看手掌,又看了看穿戴整齐的张欢。

    总不能说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吧?

    张欢不在意妻子这一巴掌,但在儿子面前被抽耳光,当爹的面子全丢光了。

    他羞愧的出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送儿子到小学门口。

    儿子左右看了几眼,没看到他的小伙伴,同往常一样,拉着张欢等了起来。

    不一会,奔驰保姆车开过来。

    一个小家伙跑到儿子身边,儿子凑到小家伙耳边,小声说:“我偷偷告诉你啊,我欢哥一早被乐姐给打了。”

    “啪!”

    儿子抡起小巴掌,抽了一巴掌空气,嘴巴里还来了一个拟声。

    张欢曈昽一缩,儿子发现他脸色不对,机灵的拉着小伙伴就跑。

    “张先生,你儿子真乖巧。我们家豆豆要是有他一半就好了。”

    一旁的美妇羡慕的看着两个小家伙进校门。

    张欢尴尬到了极点,“那个……蒋老师,你们家豆豆要是像他这样,你就知道有多头疼了,我还羡慕你们家豆豆呢!”

    蒋听楼听的出来张欢不是恭维,忍不住会心一笑。

    她又想到小家伙说欢哥一早上被乐姐打了,矜持的忍着笑。过路的一个家长看到她这样,一不小心撞到一个肥婆,挨了肥婆一顿臭骂。

    张欢给蒋听楼打了声招呼,正准备走,手机响了。

    是妻子打来的。

    王乐乐在地铁上,记起一份急用的文件没拿,来回等地铁要时间,会错过主持晨会,让张欢帮她把文件送到公司。

    妻子各方面都认真仔细,并没有丢三落四的毛病,张欢估计是早上的事情影响到了妻子,“好,好,我这就回去帮你送过去。”

    挂断电话,张欢紧急的叫车。

    蒋听楼说:“张先生,这是上班高峰期,这边接送孩子的车也多,这个点很难叫到车,你要去哪?我送你。”

    “那……麻烦了。”

    文件妻子要急用,张欢稍一迟疑,便答应了。

    坐进奔驰保姆车,蒋听楼启动车子,迎面一辆汽车和电动车中间,看着只够一辆车经过。车嗖的一下钻了过去。

    张欢受惊的握着安全带。

    这特么是个马路杀手啊!

    车拐上大道,汇入车流,张欢提着的心,终于落回了肚子。

    蒋听楼疑惑的问:“张先生,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打电话到公司请个假。”

    张欢不敢说他后悔坐免费车了,一个电话打给徐良。

    徐良堵车堵了七八分钟,听到电话声音,烦躁的看到来电是张欢。

    立刻坐正身子,干咳两声,调整好情绪,接通电话,“师父!”

    “徐经理,我上午有个客户要见,就不去公司了,给你报告一声。”

    业务员的时间其实挺活,就看上司什么态度了。

    张欢一声请示,就算是隔着电话,徐良也连连点头,“好的,好的,师父!”

    双方又客气了两句,张欢正要挂电话,徐良讨好的说:“师父,有个事情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嗯?”

    张欢一声疑惑。徐良紧张的说:“昨晚商臣一品的赵副总,拉我和工程部段组长一起去喝酒。赵副总言语之间对您很不满,段组长可能会找您麻烦!”

    “好,我知道了。”

    昨晚?喝酒?应该是他婉拒了马心仪等人,当时姓赵的在马心仪面前,什么也没表现出来,事后找人喝酒,捅起了他的阴刀子。

    张欢答应一声,徐良从张欢的语气什么也听不出来,紧张的说:“师父,您先忙,我就不打扰了。”

    “好!”

    张欢挂断电话,发现蒋听楼瞥他的余光不对劲,“蒋老师,怎么了?”

    “椅子后背有水,我开车不好拿,你自个拿一下。”

    蒋听楼知道张欢是个小业务员,天天送儿子上学,在媳妇面更是唯唯诺诺。

    说白了就是一个没本事的家庭妇男。

    可一个小业务员给经理打电话,气场完全变了。

    稳重,大气,隐隐透着山岳一样的厚重。

    这还是她表面印象中怕老婆的小小业务员吗?

    出于修养,蒋听楼不会瞧不起任何一个人。但张欢的经济条件,跟她相差太远,这是客观的事实。她和张欢打交道,定位很清晰,就是儿子同学的父亲,保持礼貌即可。她不会浪费时间和精力,去跟张欢交朋友。

    这一下,她对张欢产生了淡淡的好奇,观念也有了改变。

    送张欢到小区门口。

    张欢感激的下车,蒋听楼掏出一张精美的卡片递过去,“这是我的名片,电话是我的个人微信。我家豆豆性格内向,什么都不跟家长说。豆豆如果给你们家正正说了什么小秘密,希望你能给我讲一下,拜托!”

    “好的!”

    张欢接过名片,手一抖,名片差点掉地上。

    蒋氏投资,首席财务官,蒋听楼。

    之前他听儿子讲,豆豆说他母亲,除了健身,就是逛美容院和商场,他真以为蒋听楼是个专门带娃的贵妇呢!

    原来这是一位隐藏大佬,腾飞机械所属的腾飞集团,上市之前就找蒋氏投资融过资。

    上市后,蒋氏投资做过股权持减,但依旧是腾飞集团第七大股东。

    “我先走了,记得周末豆豆过生日,你一定要带正正来。”

    蒋听楼关上车门,一脚油门下去,车像离弦的箭射了出去。

    http://www.cxbz958.com/qiguanyanjujuebaifumei/196886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