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妻管严:拒绝白富美 > 第8章 丈母娘的轻视

第8章 丈母娘的轻视

    来到楼下,张欢并没有看到丈母娘的车。

    四处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只好一个电话打给王乐乐。

    王乐乐让他等一会,过了一会,王乐乐打电话回来,说她母亲在小区门口。

    张欢朝大门走过去,远远看到一辆奔驰停在大门中间。

    车牌里有三个六,非常好认,是老丈人的坐骑。

    张欢小跑到跟前,车窗放下来。天生丽质,保养又好的丈母娘,取下时尚新潮的装饰眼镜,“什么鬼得方,这么难找?”

    这个老小区跟丈母娘住的豪华小区没法比,张欢苦涩的正要报楼号和单元,车窗升起来,车子开出去,把张欢留在了路边。

    张欢看着车子开出去,如果走慢了招待不周,还得担心丈母娘怪罪,他只能像傻子一样跟着小跑。

    跑到拐角,奔驰已经精准的横在了他家单元楼道口。

    明明知道他家在哪?却故意这么做,张欢心里不痛快,但这是丈母娘,再不痛快他也只能忍着。

    “妈,您把车挪一下,待会有电动车过来,免得刮到了您的车。”

    车横在楼道前,张欢硬着头皮提醒。

    丈母娘苏琴嫌弃小区老旧,捂着鼻子拿出一个精美的口罩戴上,“车上有全方位监控,谁碰一下试试?”

    楼道又不是他家的,别人也要回家。丈母娘不肯挪车,张欢站在一旁,左右为难。

    苏琴说:“乐乐和小鹿呢?让她们下来,我说几句话就走。”

    “您人都来了,上去坐坐,看看正正。”

    “就这黑灯瞎火的,连个电梯也没有,我怕扭到了脚!”

    苏琴瞥了一眼楼道。那种鄙夷的眼神,张欢不好继续说什么,免得自取其辱。

    他连忙给王乐乐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王乐乐下来,“正正睡着了,小鹿在楼上帮我看着正正,有事上楼说。”

    苏琴嫌弃的不愿意上楼,王乐乐拿过苏琴的车钥匙,把车挪到一旁。

    苏琴不悦的瞥了张欢一眼,“你看看,你嫁的是什么人?我是你妈,他也不晓得喊我上去坐坐。”

    丈母娘睁眼说瞎话,张欢不好因为这点小事辩驳,又憋了一口窝囊气。

    王乐乐认为张欢死脑筋,皱着眉头看了张欢一眼,领着人往楼梯上走,“妈,二楼过道的灯坏了,你小心一点。”

    “咦,墙上都贴的些什么,你们这是什么破物业也不知道管管?”

    “楼梯这么陡,孩子老人不怕摔吗?”

    丈母娘各种嫌弃的来到家门口,张欢连忙递给丈母娘一双拖鞋。

    苏琴看了一眼拖鞋,“有鞋套吗?”

    几厘米的高跟鞋,穿鞋套,不摔也得扭到脚。

    张欢无奈的把拖鞋给王乐乐,自个到一旁换起了拖鞋。

    苏琴不乐意了,“姓张的,你什么意思?”

    “行了,妈!”

    王乐乐换好拖鞋,“你不用换鞋了,就这样踩!”

    妻子发话,丈母娘一声冷哼走进大门。

    王乐乐指了一下沙发让苏琴坐。

    苏琴打量着屋里的摆设,“这几年你就挤在这破房子里?这么破,这么小,亏你受得了!”

    王乐乐心里不舒服,但跟娘家的别墅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也无话可说。

    张欢听到这话,倒水的手一个激灵。

    王小鹿从主卧出来,两眼发红的嘟着嘴巴,“妈,这个废物刚赚了十几万,我让他借点钱还车贷,他生怕我借钱不还。要不是怕我爸生气,谁稀罕问他借钱?”

    是借吗?

    理智告诉张欢要忍,但他憋不住了,“妈,小鹿回来的事,您准备怎么跟爸讲?”

    “少跟我转移话题,我们家乐乐嫁给你,给你生儿育女,小鹿向你借点钱,你什么意思?”

    苏琴紧绷着风韵犹存的脸蛋,又对王乐乐说:“你看看你嫁的是什么人,你爸一年掌控几个亿的流水,纯赚几百万。要不是家里的钱,你爸都有数,要向你们借钱吗?”

    母亲这样讲,王乐乐心里也不痛快,但她夹在中间想一碗水端平,也做不到,祈求的看向张欢。

    张欢理解妻子的为难,低声下气的道歉,“妈,对不起,是我没本事,让乐乐受苦了。小鹿的车贷,我给她看着还,您先喝口水,消消气。”

    王小鹿不屑的一声冷哼,“你一笔业务赚了十八万,就拿自个当个东西了?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施舍谁呢?我就算不还车贷,等我把车玩腻了再卖掉,也就亏几万块钱而已!就算首付的二十万全亏掉,我也不心疼。”

    趾高气扬的一口唾沫吐向张欢。

    张欢连忙躲开,口水吐到了张欢拖鞋上,张欢低着头,盯着脚上的唾沫,“对,你们家是有钱,但我求急过你们一分钱吗?”

    “我是没本事,住的地方又小,又旧,又破烂,但我求你们来了吗?”

    张欢讲着,猛得抬头,盯着王小鹿一字一顿的说:“我欠你的吗?我答应帮你还车贷,你凭什么嫌弃我?就凭你父母有钱是吧?那你问你父母要去啊?”

    炸了!

    张欢憋了多年的郁气,一齐爆发了出来。

    丈母娘苏琴,妻子王乐乐,小姨子王小鹿一起愣住了。都没想到一直窝囊的张欢,敢这样讲话。

    苏琴惊愕的反应过来,气笑了。

    谁给这个窝囊废勇气,跟她这么讲话的?

    高傲的神态好似看路边对她犬吠的流浪狗一般。

    苏琴说:“乐乐,你看到了,这就是你找的男人,一笔业务赚了十八万,好多喔,就把你妈不放在眼里了!王乐乐,你扪心自问,从小到大,我和你爸在你身上花了多少个十八万?”

    母亲讲的是事实,王乐乐含着金钥匙出生,上最好的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学费不算,还专门请保姆照顾。课余琴棋书画,歌舞弹唱,基本上样样都会,精通的一两样都是拿钱喂出来的。

    父母还耗费了大量的精力,王乐乐自认辜负了父母的期望,默不吭声。

    苏琴直言不讳的说:“我还是你们结婚时的那个态度,门不当户不对,这个女婿我不承认。你非要跟这个废物过日子,我也没办法。但你妹有事,你这个姐姐真要胳膊肘往外拐,那我也无话可说!”

    如果不是大女儿嫁给了张欢,苏琴走在路上碰到流浪狗,还会怜悯的看上一眼,碰上张欢,看都不会看一眼。

    她能跟这个废物说话,在她看来都是抬举了这个废物。

    “门不当户不对?”

    张欢低着头,轻声呢喃。

    微挑的嘴角,带着自嘲,还有说不上来的疯狂。

    王乐乐凄苦的看了母亲一样,“小鹿的车贷我做主,我帮她还三个月。她回来的事情,总要跟爸讲的,到时候车贷由你们帮小鹿还!”

    “行,那就先这样。小鹿先留在你这儿,你看着她一点。我先给你爸说小鹿不习惯留学生活,试探一下你爸的反应了再做打算。”

    苏琴嫌弃的环顾了一圈屋里的摆设,“我就不坐了,先走了!”

    王乐乐和王小鹿一起送苏琴。

    张欢看了一眼睡熟的儿子,落在后面相送。

    来到楼下,马心仪的宾利,李玉兰的卡宴,商臣一品赵副总的奔驰,凑巧刚刚到来,在楼前的空地停下。

    也算不上巧合,商城一品是李玉兰最大的业务。李玉兰又跟张欢一起拿下了Mr刘的业务,以她的心机,自然要借机巩固人脉关系。

    李玉兰从卡宴上下来,提着礼品说:“张销售,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你就下来了。为了祝贺我们拿下了那笔外贸,我约了马总,赵副总一起庆祝,冒昧叨扰还请见谅。”

    “张销售,您好,打扰之处还请见谅。”

    赵副总从奔驰搬了一件茅台。

    马心仪空手从宾利上下来,立刻捕捉到了王乐乐的身影,“表弟,这位是弟妹吧?真漂亮!”

    司机搬着礼品,紧跟着站到了马心仪身后。

    http://www.cxbz958.com/qiguanyanjujuebaifumei/196886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