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妻管严:拒绝白富美 > 第3章 酒店巧遇妻子

第3章 酒店巧遇妻子

    来到天堂大酒店商务套房。

    房间里没客户,只有他们两人,张欢疑惑的站在客厅。

    李玉兰进门便取下外套,挂在了晾衣架上,只穿着一件昂贵的紧身长裙:“客户一个小时后落地,酒店会去机场接他们,我们在这等就可以了。”

    “那是不是来早了?”

    “这是客户资料,你先看一下。”

    李玉兰一份文件放桌上,张欢拿文件的时候,李玉兰一个懒腰,服饰把体态衬托的令人心痒。

    张欢看了一眼,连忙打开文件,目光落到了文件上。

    李玉兰扭着白皙的脖子,“这两天脖子有些疼,你会按摩吗?帮我捏捏!”

    张欢转身便往外走,“我去楼下大厅看资料。”

    “那行,给你四十分钟,四十分钟以后,我要考!”

    李玉兰拿起座机,自顾的喊起了按摩技师。

    张欢要是没有异样的想法,那是骗人的。但他想到妻子,立刻驱散了不该有的杂念。

    下到一楼,张欢找到了个角落坐下。

    看资料的过程中,看到妻子从大门进来。

    妻子王乐乐一身简单干练的办公室打扮,没有太多花哨,形象上并不输给旁人。在她们公司是出了名的俏主管。

    张欢刚要打招呼,又连忙埋下了头。

    媳妇不是在上班吗?来酒店干什么?

    王乐乐左右看了两眼,看样子没有发现他,然后走向了电梯。

    一副做贼似的模样,让张欢禁不住心脏一抽。

    她这贼兮兮的要干嘛?

    电梯门关上,张欢颤抖的一个电话打过去,“媳妇,幼儿园有点事,你在哪?忙不?”

    “正正出什么事了?我在开会,走不开,你能请个假吗?”

    妻子在说谎。

    为什么要说谎?

    张欢敷衍了几句,挂断电话,一双眼睛布满了血丝。

    “叛徒!”

    张欢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声低吟。

    他想逮住妻子问个明白。

    可然后呢?大吵一架,离婚,儿子成为单亲孩子?

    偷偷跟上去,如果妻子真在外面有人,当场弄死这两个渣?

    然后呢?妈妈死了,爸爸坐牢,儿子成为无父无母的孤儿!

    张欢痛苦的躲在僻静角落。

    “不,不,现在是上午,她来这里可能是有别的事。”

    “一切都是我胡思乱想,瞎猜!”

    “我不是也来酒店了吗?”

    理智告诉张欢不要冲动,但这种事他理智不了。就算死,他也要当一个明白鬼!

    张欢低着头,冲到电梯口。

    一个抱着狗的女人,从电梯出来,行李箱撞了张欢一下。

    女人抬头发现张欢一身办公室职业打扮,“走路不长眼睛的东西,你撞到人了晓得不?晓得我箱子多贵吗,要是撞掉了皮,你赔的起吗?岗比样子。”

    张欢抬起头,女人发现他两眼布满了血丝,受惊的连退两步。

    女人心虚的逃向前台。

    张欢回头望了那女人一眼,女人感受到背后那种能杀人的目光,走的更快了。

    张欢走进电梯,按了八楼。

    之前王乐乐上楼,只有她一个人坐电梯。电梯上到八楼,停了一下,然后就下到了五楼。

    也就是说,王乐乐在八楼。

    来到八楼,张欢一心惦记着弄死那对狗男女,气势汹汹的在走道徘徊。

    房间那么多,他根本不知道妻子进了哪个房间?

    酒店保安在监控发现他精神状态不对,过来了解情况。

    张欢说走错了楼层,又回到了大厅。

    四十分钟过去了,李玉兰驱退帮她捏脖子,按摩手脚的技师。

    一个电话打给张欢。

    “李副总!”

    张欢紧盯着电梯,接通电话。

    李玉兰说:“客户资料看的怎么样了?到房间来,我要考。”

    “考尼玛啊考!”

    张欢忍气吞声的工作,就是为了妻子和儿子。妻子如果背叛了,他还忍个锤子?

    李玉兰愣了愣,气极的说:“好,好……”

    第三个好字还没说出口,张欢已经挂断了线。

    听着手机盲音,李玉兰颤抖的站了起来。满脸绯红,不知道是空调热的,还是被气的。

    她看在马总的份上,打算给张欢介绍一个业务,分张欢一点提成。没想到这个废物,如此不识抬举?

    “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活该一辈子抬不起头做人!”

    李玉兰越想越气。

    这口郁气堵在心里,李玉兰感觉肺都快爆炸了。她给张欢发了条消息,“今天这笔业务是卖机械保养液,月流水有两百万,业务员提点是百分之一!”

    那个废物的家境,她知道,有房贷,儿子马上要上小学了。一个月固定提成二万的业务,她不信这个废物不动心。

    只要张欢上了她的船,她有的是办法拿捏这个废物。

    李玉兰活动着手指,阴毒的双眼蒙着一层水雾,笑得很妖娆。

    可惜,她注定失望了。

    张欢死死盯着电梯,看到李玉兰的消息,只当没瞧见。

    又过了十几分钟,王乐乐一个人从电梯走了出来。

    看发型和衣服,跟来的时候,没有丁点变化。

    张欢坐在僻静的角落,目送妻子出门。真是他想多了?妻子来这边,跟他一样有正事?

    但为什么要撒谎?还跟做贼似的?

    张欢想不通为什么,就在这时,一个青春活泼的少女从电梯出来。

    少女叫王小鹿,是张欢的小姨子。

    张欢看到王小鹿就是一愣,因为王小鹿在外留学,怎么回来了?

    王小鹿眼尖,发现角落的张欢,几个大步走到跟前,“姐夫,真巧啊,你在这干什么?”

    “我帮公司接待一个大客户,在这等人。”

    “就你?别人都升职,你降职,还接待大客户?”

    王小鹿不屑的瞥了瞥嘴,“是不是你越混越差,我姐越混越好,你自个没用却整天胡思乱想,跟踪我姐?”

    “你呢?哭着喊着要留学,怎么回来了?别告诉我,你骗了你爸学费,不读了!”

    “我姐去停车场帮我开车了,马上就过来。你不想被她发现你在跟踪她,就给我一千块钱加油!”

    王小鹿搓着手指头。张欢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妻子是来找王小鹿的,这个该喜。如果妻子误会他跟踪,那后果,他不敢想。

    张欢打开手机,零钱里只有一百多块,“我除了这些钱,其余的卡都归你姐保管,我真没钱!”

    “你一个大老爷们,背着媳妇攒私房钱都不会,你干脆死了算了。”

    王小鹿知道张欢的钱都会老婆管,就是想嘲笑张欢玩。

    张欢说:“你刚刚说什么?你有车,你该不会真拿学费买了辆车吧?看我不告诉你爸!”

    “咱们互相包庇怎么样?”

    王小鹿脸色一变。张欢点了点头。王小鹿瞪了他一眼,嘚吧嘚吧的走了。

    还好抓住了这丫头的把柄,不然,真麻烦了。

    张欢刚松一口气,妻子一个电话打了进来,他硬着头皮接通,“媳妇,正正在学校跟同学吵架的事情,我已经调解好了。”

    “别给我打马虎眼,你在哪?”

    “我正跟着领导接待客户呢!”

    “地址!”

    面对妻子的不耐烦,张欢知道王小鹿已经把他卖了。这个死丫头,敢出卖他,就别怪老子心狠手辣了。想想老丈人的暴脾气,他仿佛看到了王小鹿的凄惨结局。

    张欢硬着头皮说:“天……天堂大酒店。”

    “姓张的,你跟踪我?”

    电话挂断,张欢听着盲音,一巴掌抽脸上。

    他立刻冲出酒店大门,想找到媳妇当面解释。四处看了几眼,没看到人,连忙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http://www.cxbz958.com/qiguanyanjujuebaifumei/196886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