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妻管严:拒绝白富美 > 第1章 穷苦的大少爷

第1章 穷苦的大少爷

    深夜,张欢蹲在路边,看着黑灯瞎火的售楼部。

    脚下一堆廉价烟头,少说也有十根。

    首付的房子烂尾,开发商卷款跑路,银行还有房贷要还。

    这个盘是老婆和丈母娘极力要买的,现在出事了,老婆天天骂他是个没用的东西。说他要是跟林锋一样有钱,还在乎一套房子吗?那是他老婆的高中同学,在他老婆一群同学里混的最好。

    想到这茬,张欢又点了一根烟。

    “我说老大,不就是一栋房子吗?赶明儿,你去商臣一品挑个大平层,拎包入住。我保证不告诉老头子。”

    一辆限量版跑车,停在张欢面前。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从车上下来。

    抬眼看去,此女穿着搭配,品位极高。往那一站,是个男人都会怦然心动。

    马心仪拧着刚从便利店买回的啤酒,蹲到张欢旁边。

    张欢从小父母离异,是跟着母亲长大的。

    父亲当年抛妻弃子,攀了高枝,如今是个超级爆发户,富豪榜排名前一百。具体多有钱,张欢也不知道。反正市里最贵的楼盘商臣一品,就是那老东西专程回来找他,投资几十个亿盖的。负责人就是马心仪,是他父亲手底下,最年轻的得力干将。

    这个项目开之前,马心仪就跟张欢讲过,只要他给老头子打个电话,喊一声爸,这个负责人就是他的。

    可他母亲说了,他要是敢认那个负心汉,除非他母亲闭上了眼。

    张欢扣开一瓶啤酒,仰头一口喝了个精光。

    六瓶啤酒摆平,马心仪又从车里拿出了两瓶昂贵的红酒,两人坐在跑车里喝了起来。

    几千块一瓶的红酒,跟吃烧烤喝啤酒似的,拿着瓶子,吹。

    喝到最后,马心仪跟张欢勾肩搭背,坐都坐不稳了。

    张欢也是晕乎乎的。

    马心仪扭头,“大少爷,阿姨跟老爷子明显是怄气,你这是何苦呢?”

    “就我妈那性格,她真能上吊!”

    近在咫尺的脸颊,扑鼻而来的香味,让张欢心猿意马。

    马心仪长长的睫毛一跳一跳,仿佛在向他招手。

    张欢借着酒劲,心慌意乱的凑过去。马心仪往前一个喷嚏,张欢连忙坐回原位,心脏砰砰乱跳,人也清醒了一些,不敢再造次了。

    “刚刚你想干什么?”

    马心仪扬了一下披肩的长发,咯咯坏笑的眨巴着眼睛。

    张欢一下看呆了,反应过来说:“你给助理打个电话,让她来接你回去!”

    “我家还有好酒,要不要上我家喝一杯?”

    面对马心仪挑衅的眼神,张欢一阵火气上涌,“怕你啊!”

    马心仪一个电话打出去。不多时,一辆宾利开过来,一个助理下来开跑车,而张良和马心仪坐进了宾利后座。

    第一次搭这么好的车,张欢紧张极了。

    旁边还坐着一个打着酒嗝的美人。

    男儿在世,过这样的日子,才算没白来一趟吧?

    醉醺醺的马心仪眼中一丝狡诈闪过,装醉的靠向张欢,张欢一个激灵,“停车!”

    “别吵!”

    马心仪一粉拳锤张欢身上。张欢低着头,“我有老婆,有儿子,我的生活在这儿!”又补了一句:“我妈一个人辛辛苦苦把我拉扯长大,我不能对不起他们。”

    “送大少爷回家!”

    马心仪坐起来,威严的一声吩咐。助理紧张的答应了一声。

    ……

    张欢回到家,打开大门。

    妻子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发现他回来,做贼似的按了锁屏键。

    张欢心脏猛的一抽,“这么晚了,跟谁聊天呢?”

    “跟我妹妹说私房话!”

    妻子脸色立刻难看了起来,反过头质问,“姓张的,你还知道这么晚了,你滚哪儿去了?”

    张欢连忙做了个禁声手势,“别吵到了儿子。”

    “你还知道儿子?你看看时间,现在几点了……”

    妻子杵着手机屏幕,往前几步,闻到酒味,嫌弃的捏着鼻子退开,“你个没用的东西,明天不上班了?借酒消愁有用吗?我当初就该听我妈的,瞎了眼才会嫁给你这么个废物!”

    当年结婚,妻子力排众议,受了很大的委屈。张欢不敢反驳,低声下气的说:“我们到商臣一品换个房子住吧!”

    “做酒梦呢?”

    妻子反感的往房间走。

    张欢打了个酒嗝,“真的,商臣一品是我生父开发的,只要我开口,立刻就能搬。”

    妻子停在房门口,气极反笑,“张欢,这种白日说梦的醉话,要是被别人听到,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张欢低着头,“我讲的是真的。”

    “以后你再喝酒,别怪我带着儿子走!”

    妻子厌恶的带上房门,“这日子你要是不想过了,咱们就离婚!”

    第二天,一大早,张欢被闹钟吵醒,一下从沙发弹了起来。

    打儿子出生,沙发就成了他的窝。

    一睡就是四年,这四年,家里如花似玉的妻子,一根头发也没让他碰过。

    要不是妻子下班就回家带儿子,他真怀疑,妻子在外面有人了。

    张欢看了一眼时间,六点半。倒下去,抱着枕头翻了个身,还想多睡一会。但得爬起来给儿子做早餐。

    他给自个来了一耳光,醒了醒瞌睡。

    时间七点半,媳妇还在睡觉。

    张欢领着儿子出门,儿子突然说:“老豆,我昨晚听到你和妈妈吵架,说要离婚。是不是真的?”

    张欢愣了两秒,揪了揪儿子的脸,“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我和你妈妈都不会离婚。”

    他从小父母离异,绝对不允许儿子也成长在单亲家庭。

    张欢跟儿子来了一个击掌,“昨天我得罪了你妈妈,这两天得想办法哄她开心。你委屈一下,这几天别在学校给我搞事情了,可以不?”

    “可是我上课就是坐不住……行吧,我努力!”

    儿子虽然调皮,但挺讲义气。

    送儿子到幼儿园门口。

    一辆奔驰保姆车上,下来了一对母子。

    儿子飞快的迎上那个小男孩,两个小东西要好的一起进了幼儿园大门。

    小男孩的母亲,除了带孩子,就是健身,逛美容院和商场,是个标准的贵妇。姣好的面容,浑身透着成熟的韵味,又不失端庄大方。

    张欢笑着点了点头,对方打了声招呼后说:“幼儿园马上要毕业了,您打算让张正上哪家小学?我们家豆豆性格内向,就跟张正玩的好,要不一起考同一个小学?”

    “这个……”

    以对方的家境,肯定是上第一国际私立小学。张欢一想到那学费,心虚的说:“这个我还没考虑过,都是张正他妈妈在关心。”

    “也是,你们男的都这样!”

    小男孩的母亲抱怨了一声,走到奔驰保姆车边,“对了,张先生,我们家豆豆周末生日,到时候你一定要带着张正来啊!”

    “好的,一定!”

    “那说定了,我先走了。”

    奔驰启动。

    张欢看了一眼时间,离上班还有四十几分钟,赶紧冲向了公交站。

    http://www.cxbz958.com/qiguanyanjujuebaifumei/196886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