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强势锁爱:总裁大人放肆宠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冲突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冲突

    “可是,你喜欢我,跟你喜欢别人不冲突啊。”

    这个人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糊涂?简依依都气死了,索性问了直白点,“所以我们到底是哪种关系,情人关系,还是男女朋友?”

    男女朋友,听到这四个字的厉熙爵眼睛里闪烁着动人的光芒。

    他轻声笑了,简依依不理解他笑什么,推着他往外走,“走吧,走吧你。”

    算她想多了,人家只不过是把她当做一个玩物而已,她竟然想当然的以为是正式交往的关系。

    “以后,和我保持距离,之前是我误解了,我也就只当玩玩而已。”

    门“砰”一声合上,简依依背靠着门,将门反锁了,无论外面的人怎么敲门她都当做听不见。

    泪,哗哗的流下来。

    他说喜欢她,她也动心了,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他,结果,什么都不是啊,只是单纯的生理欲望吗?

    太可恶,太愚蠢了。

    一整晚,厉熙爵的眼神都在往那个方向瞟,商盈盈的眼睛则是黏在厉熙爵身上拿不下来了。

    她只知道是简依依把厉熙爵赶了出来,刚才不还是好好的吗?对于这两人之间的事情,她还真是莫名。

    最好吵架吧,这样她才有机会。想到这里,她故意装作头疼的样子,倒在厉熙爵的头上,声音虚弱的说:“熙爵,人家头好晕啊,今天就到这吧。”

    “怎么了?”厉熙爵的目光精明的扫过了商盈盈的脸庞,这个女人心里想什么,他至始至终都是一清二楚的。

    “不知道,就是突然偏头痛,可能最近为了项目加班,耗费了太多脑力,一下子很疼了。”

    商盈盈满意的将脸往厉熙爵怀里蹭,勾起了唇角,她就不信,这世上有坐怀不乱的男人,厉熙爵又如何,只要她想,勾勾手指还不是跌进她的五指山。

    听到门开动的声音,厉熙爵下意识的将商盈盈推开了,不过简依依还是将两个人亲近的画面扫入眼底。

    她漠然的经过客厅,从冰箱里拿了瓶水,厉熙爵鬼使神差的跟过去,商盈盈扶着额头,她刚刚一下子被推开,整个人都懵了,现在目光恶毒的盯着罪魁祸首。

    正要合门的时候被一条手臂卡开了门缝,厉熙爵的眼底闪过惊异,“哭了吗?”

    简依依的眼睛红红的,囔着鼻子道:“关你什么事。”

    “不是玩玩的关系。”厉熙爵捧起她的脸,微笑的看着她道:“一直跟你说,我喜欢你,要你做我的女人,我一直在等你的回应。”

    局势一下子扭转了过来,一直以来,主动的是他,被动的也是他。

    “应该问的那个人是我,我是你的什么人,你要给我一个什么样的名分,是债主,还是鱼水之欢的情人,或者是你名正言顺的男朋友。”

    简依依错愕不已,眼睛瞪得老大。

    可是话撂到她这里,她更开不了口,如果承认他是她的男朋友,不就是直接表明了她喜欢他吗?

    这个答案,虽然她心里很明白,可是要她说出来,还是太吃力了。

    厉熙爵也不知道她在忸怩些什么,他很确定简依依是他心里的唯一,但是,他是不是她心里的唯一,他就不知道了。

    “给我一个答案,你不是喜欢我吗?所以愿意跟我上床,愿意接吻,愿意我触碰你,那么我该以什么样的什么对你做这些呢?还是说,你心里有别人?”

    厉熙爵的每一句话都让她耳朵发烫,有些话做出来,和说出来完全是两回事。

    “没有别人。”她急忙纠正这一点。

    “也就是你心里只有我对吗?”

    厉熙爵循循善诱,他要她亲口说出来,亲口承认,而不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

    “我不知道……”

    简依依低下了头。

    厉熙爵轻笑,“有点失落啊,不过比起心里有别人,这样强多了是吗?”

    简依依咬唇,她从来没有想要过去拥有一个人,去占有他的全部,说喜欢吧,好像还没有到那种份上,只是她的身体并不抗拒他的接触。

    但是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看到他冷落自己,她又觉得很难受。可是如果看不到那些画面,她的感受也不会强烈了,甚至离开的话,也不会觉得失落或者惦记,或许,她还没有喜欢上他,更别提爱了,她谈过恋爱,知道喜欢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尽管那段感情的收尾十分的狼狈不堪。

    “我好像,还没有到喜欢你的地步,只是看到你远离我,跟别的女人靠近的时候,有点不舒服而已,与其说是情人间的关系,更像是自己的好朋友被不喜欢的人抢走一样。”

    这个回答,厉熙爵并不满意。

    “平时会想我吗?”

    “你有危险的时候会担心你,平常不会想。”或者说,根本想不起来。

    一个男人主动如此,力图证明自己在一个女人心里的位置,这样的答案顿时叫他有几分受挫。

    他厉熙爵混迹商场这几年,哪个女人看到他不是主动贴上来,他偏生折在一个不是特别在乎自己的女人身上。

    “一起经历过生死,朝夕相处,有过肌肤之亲,你竟然对我一点都不在乎?”

    有危险的时候会担心,他完全可以理解为任何一个相识几天的人都会做到这种地步。

    “简依依,你到底有没有心,有没有肺?”

    他生气了,简依依明显感觉到他语气里的愠怒,更加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我只是……说了实话。”

    厉熙爵的眼底闪过一丝受伤,如果,她知道她为他生活一个孩子,他们的关系是不是可以更紧密一些。

    转念,他又打消了这个想法,如果依靠孩子来将她绑在身边,不爱就是不爱,他要的不单单是她留在自己身边,他要她爱上自己,就像任何一个女人对所爱之人那样上心一般,而不是留着一副没有灵魂没有关爱之心的躯壳。

    喉结滚动,他压着声音道:“那么,要不要试试?”

    简依依眼神扑朔。

    http://www.cxbz958.com/qiangshisuoaizongcaidarenfangsichong/115087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