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女修重生指南 > 第三十节:笼络

第三十节:笼络

    雨势很大,模糊了天际,连飞鸟都不敢横越。

    憨厚汉子看了眼天色,眼底浮现凝重,“七日前我便告知师尊归期,就算信笺没能安全送到师尊手里,以她老人家的谋算,不可能算不到归期,如今……是出了问题了!?”

    他看了一眼东厢,再看了一眼正在忙活的阿绫,莫名就有种违和感,心中升起诡异的念头,可硬要找出其中隐藏的诡异,他又觉得是自己的错觉——如此平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吗?

    这两个孩子都是他看着长大的,一个月时间,能够发生什么变化呢?不谈“宁幽”,就以他对阿绫性格的了解,她被宁幽拒绝同住后,断不可能再与宁幽有过深的交集。

    况且,他方才与阿绫有过简单的交流,知晓,为稳住阿绫,师尊已将身世告知她。

    有这样一层身份存在,他顿时就安心了不少,就算从阿绫嘴里得悉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宁幽频频有所举动,然而汤药,安神香却一日都不曾断,十天的功夫,能发生什么意外?

    百多年前以九鼎之资冠绝南烟十六洲的天之骄子,突然心有疑窦。

    因为,一切平静都太过顺理成章了。

    若有师尊坐镇也就罢了,然师尊在十日前就被请走,在得悉自己身世后,以阿绫的性子,竟然也能相安无事?

    怪,着实是怪。

    能将师尊请离十日时间,不允许离开,这其中,除了那一场时疫,他不相信没有其它的原因了。是十二家族出手?还是有人将手伸到了小镇之内?

    陆青山突然皱眉。

    他到底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这桩交易的促成与主持的都是他师尊,他心中其实已有思忖,因为一早就商议好,有了安排,可不论如何,为了谨慎起见,都该见一面师尊。

    小镇有几条雷打不动的规矩,其中一条便是——不得私留外乡人过夜。

    也就是说,他们今夜便要启程。

    踌躇之时,陆青山心思也未停下,眼角余光一直在审视各人。

    活了百来岁的人了,纵然因为妻儿的缘故,生了魔障,失了向道之心,然有宁老婆子耳濡目染,早也是心思活络之辈,阿绫到底太嫩,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禁不起深思与推敲。

    一开始,因为“涅槃真凰血脉”的苏醒,陆青山过于激动,没有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其后,又以为是阿绫得悉身世,有些改变不可避免。

    然小半日功夫,阿绫屡屡露出破绽,旁人或许看不出,然他却看着她长大,再了解不过。

    再看不出她别有心思,便白活了。

    片刻后,陆青山将阿绫唤至堂屋,他这小闺女心思浮躁,汉子既不询问也不拆穿,似全然不知晓,憨厚的面孔流露一抹慈爱,“阿绫,既然师尊已告知你身世,我便也跟你通个气,今夜,我便会带着阿幽离开,你呢?若是打算跟我走,等将阿幽安置妥当,为父便同你说一说这些年,说一说为何暂时不认你,也找个时间带你回陆家祖祠,好让你认祖归宗……”

    随着这番话,阿绫忽然就拘束起来,神思乎就一晃,不得不说,陆青山吃准了阿绫的性子,敏感脆弱,自尊心又极强,只要给予她足够的重视,笼络她,并非难事。

    “你准备一番,收拾些你与阿幽的便装,待为父去看一眼你师祖,回来便一同上路。”

    此一时彼一时。

    若无时疫这档事,陆青山原不打算跟着一起离开,他们还另有盘算。

    可现下,似是有人盯上了他们。

    十日时间,能教阿绫产生其他心思,宁幽呢?

    那神秘人为了算计她,不惜布下这偌大棋局,以大代价促成了他们这桩交易,其谋算至深,可想而知,宁幽身上隐藏的秘密,非同小可。

    就连他师尊宁老婆子也曾直言,若非为了亲孙子,是决计不敢卷入这棋局中。

    以小镇之神秘,说不定,这桩交易早就被有心人看在眼里,如今……已叫人动了心思?

    事实究竟,只能等他见到师尊才能知晓了。

    至于师尊会否出了事,这一猜测,陆青山倒是不担忧,一则他们几人都是过了明路的,是正儿八经的小镇居民,若不犯事,便没人能拿他们如何;二则,纵小镇卧虎藏龙,可一灵台名宿也非同小可。宁家在小镇根基虽浅,背后的势力,却不容小觑,便是小镇的主人也要给三分薄面。

    陆青山心思也算深了。

    却殊不知,他离开的这一个月,不论是宁幽还是霍绫,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不是他看着长大的那副样子了。

    一直到陆青山收回视线,阿绫仍还呆愣着,等他跟中年大夫打好招呼,撑着伞踏入雨幕,等着宁家院子老木门微微咯吱一声,少女才猛然回过神。

    待她追出堂屋时,已不见陆青山的人影。

    阿绫深深吸了一口气,揣着手,不知作何感想。

    就在她艰难抉择时,雨幕后,东厢不知何时已微微敞开一条缝,一双眼眸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隔着大雨,却不知为何,这一刻,那人眼中的讥讽,她看得分明。

    她不知道,自己“艳丽”的面孔上,暗红的胎记一阵诡异的游动,继而又恢复正常。

    看着东厢中的人儿隐去,阿绫咬牙走回堂屋。

    不得不说,陆青山那番话让阿绫有了一丝意动,不是因为他忽然的重视——而是离开二字!

    阿绫此时的心思,早就飘得极远。

    衣袖下两手捏的死紧。

    只要离开了这座小镇,从前的一切过往都将掩埋在阴暗逼仄的九曲巷。

    若是真像“宁幽”说的,世上有仙人,她又身负某种血脉,那她脸上这块胎记,将不再是她自卑的来源,这将会是改变她一生的契机!离开,便意味着,新生!

    然宁无心的讥笑又让她猛然清醒,继而重拾一丝怨毒,她不傻,知道,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阿绫忽然就有些飘忽不定了。

    ……

    http://www.cxbz958.com/nvxiuzhongshengzhinan/68985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