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241章 魔道五子棋

第241章 魔道五子棋

    长公主不是个有耐心的老师。

    所以她言简意赅,用很短的话,就让原诗意识到了南疆战场发生了什么。

    在边郡长生树危机之后,这个组织开始执行销毁程序,潜藏在大地深处的根须纷纷抽身而退,回归虚界。

    当然,回归虚界只是长公主的推测,但作为虞山之乱的当事人之一,嬴若樱是亲眼目睹了那堪称顶天立地的巨大植物,是如何一点一点消失在现世的,若非蓝澜全力阻拦,真就要被它逃掉了,虞山城内外的诸多镇压地脉的魔具机关,竟都无能为力。

    长公主本人毕竟是魔道宗师,虽然属于偏科型宗师,但基本的理论分析能力依然是当世顶尖水平,战后回忆所见所闻,便推测长生树是开启了虚界通道。

    只有虚界通道,才有这么强大的穿梭能力,而且也能和她之前浏览皇家图书馆时所看的密宗记录相对应上。

    但嬴若樱也没想到,随着长生树根须回归虚界,南疆的荒蛮之灵却骚动起来。用蓝澜的话说,就仿佛是灵界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远远不断的荒蛮之灵从中汹涌出来。这才有南疆战场的惨烈一幕。

    目前来看,很难具体确认这两者间的因果关系,但是嬴若樱却大胆推测,长生树的存在,可以镇压四方遗族。

    如今长生树因白骁而撤出西大陆,顿时让四方遗族蠢蠢欲动。

    南疆的惨烈,虽然不是白骁有意为之,甚至不能把主要责任怪到他身上,但的确不可否认,若非白骁启程前往边郡,也不会有后面一连串的事情,作为导火索,承受长公主的迁怒也是无话可说。

    “……这样就真的麻烦了啊。”

    原诗叹了口气,随手将白骁在学生手册上留的肖像照发给了长公主,并配上文字说明:全裸头照,无面具口罩头套……

    然后她就赶在自己的迷离之书被长公主的怒火焚毁前切断了联系。

    反正明年炽羽岛大会都是要和长公主翻脸了,此时稍微得罪她一点……以她的大人大量,应该也不会记仇记太久吧?

    有蓝澜在身边,她的火气来得快,去的应该也快,所以不把握住这种机会坑她一笔,简直对不起自己单身的这17年积累下来的智慧!

    但是,长公主虽然能糊弄一时,到了炽羽岛大会,报应自然就要来了。

    虽然客观而言,这一次大会的输赢,并没有那么重要,毕竟那届愚不可及的议会已经被解散了,如今的议会在语註的管理下,基本都围绕在朱俊燊身边,除了投资事项以外,几乎唯朱俊燊马首是鞍。所以若是大会上,长公主以特权压人,大不了红山不跟,让白夜城白得5年的面子。

    但原诗真的不想输。

    她在很多事情上表现得轻佻,草率,全无所谓,但实际上她是有所谓的。

    虽然原诗从来不会认真开口说,但她非常重视红山学院。

    她从青郡离开,来到红山城,是这间学院给了她容身之所。

    是那个从来与财运无缘的老人,指引她走上了魔道正途。

    所以她实在不想看到朱俊燊被白夜城皇家学院的人小人得志,冷嘲热讽,摇头叹息的模样。

    普天之下,能戏弄老头子的人只有我!

    而普天之下,没有任何人能伤害红山学院!

    咬了咬牙,原诗在心中决断道: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赢下明年的炽羽岛大会!

    ——

    与此同时,在迷离域,虚空浮岛的实验室中,朱俊燊也在考虑要如何让清月理解到问题的严重性。

    虽然他已经决定要在年终的学院测试中,为炽羽岛大会做些预热,让所有的学生都意识到那场大会和学院测试的区别。

    但此时距离年终测试还有几个月时间,也不可浪费,有必要未雨绸缪。

    “这样,我先把白骁叫过来。”

    下一刻,只见朱俊燊招了招手,白骁的魔识之躯就跨越迷离域中的遥远空间,从幽暗森林直接来到了他的实验室中。

    这一手魔识神通用得举重若轻,却让清月暗暗咂舌。

    不愧是西大陆第一人,迷离域的空间可不是那么好抹除的,结果他老人家几乎没有引起什么魔能波动,就实现了如此精准地远距离传送……这位断数大宗师简直深不可测。

    倒是白骁本人对此丝毫不以为意,见到朱俊燊后,扬了下眉毛,之后便将目光转到清月身上。

    “好久不见。”

    清月笑道:“的确好久不见,之前都是她在直播的时候陪你玩……真是让我深恨自己当时一时失手输了一招,结果只能在这里写报告写到手软,不光是自己的,还要兼顾其他人……”

    朱俊燊不由尴尬:“这个,实验室经费有限,实在请不起更多的研究员来分担报告了……”

    清月摇摇头:“没关系,我不是在埋怨老师……还是尽快进入正题吧,把小白叫来,是为了展示什么吗?”

    朱俊燊说道:“正是……白骁同学,没打扰你直播吧?”

    “没,正好遇到点麻烦事,直播已经关了,院长有话就直说吧。”

    朱俊燊说道:“有个问题,需要你配合演示一下。”

    “可以。”

    见白骁愿意配合,朱俊燊松了口气,对小情侣说道:“那么首先容我问个问题,白骁现在很强吗?”

    清月与白骁对视了一眼,然后清月负责回答道:“那要取决于强弱的评判标准,以及参照物,如果是一般意义的力量强弱,以同级生为参照,小白当然很强,哪怕不考虑肉身加成,单以魔道力量来说,他也是破格的。但如果强弱标准是指死啃书本,那小白就只能算一般偏上。同理,如果选择荒唐的标准,甚至可以得出小白很弱的结论。”

    朱俊燊笑了笑:“说的不错,强弱的评判标准和参照物,这是最为重要的两个点。而炽羽岛大会上,这两点却不在我们的控制之内。”

    清月吃了一惊,随即低头沉思,回忆着关于炽羽岛大会的所有记录。

    下一刻,她抬起头来,惊讶道:“长公主要修改规则!?”

    朱俊燊说道:“反应很快,而且猜得没错。炽羽岛大会的规则框架虽然是几家学院共同制定,但细则方面,却常有争议,二十年前,长公主殿下不但赢得了对红山学院的监督管理权,也赢下了炽羽岛大会的细则制定权和解释权。也就是说,虽然她不能把一场魔道交流盛会变成选美大会,但完全可以将规则修改地对白骁极度不利。”

    清月皱起眉头:“堂堂长公主,如此针对一个学生……”

    朱俊燊说道:“过去她从没有针对过什么人,所以偶尔任性一次,反而让人觉得问题是出在对方身上。更何况,那位殿下何尝在乎过其他人的看法?”

    “我明白了,那么规则的不利,能到什么程度?”

    “二十年前,她赢下了20%的细则偏离度。”朱俊燊说道:“举例说明的话……这样,我再叫个人来帮忙好了。”

    之后,朱俊燊又挥了挥手,于是房间内多出了一位丰神俊逸的翩翩君子。

    白骁见了,顿时露出朋友间的友善笑容:“高远,又变样了啊。”

    那翩翩君子自是在迷离域中形象截然不同的高远,此次边郡之行,他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迷离域中的魔识之躯变得越发俊逸非凡,和现实的偏离度也越来越大。

    高远初来乍到,不由眨了眨眼:“我这是……哦哦,院长你好!”

    朱俊燊点点头:“高远同学你好,叫你来,是希望你配合白骁同学做一次技术演示,不知道你现在方便吗?”

    “好啊,既然是白骁同学的事,我当然方便。”

    “那好,接下来,我需要你和白骁同学斗上一场。”

    翩翩君子顿时石化。

    “院,院长,你不要开这种残忍的玩笑好不好,和白骁师兄斗?我才刚刚和蓉姐约上晚饭,不想这么快就死啊!”

    朱俊燊笑道:“不是让你和他斗生死,而是斗棋。”

    下一刻,一面四方棋盘出现在实验室正中,两盒黑白分明的棋子放在棋盘两侧。

    朱俊燊介绍道:“这是魔道五子棋,之后,就请你和白骁同学,在这张棋盘上分个胜负吧。注意,一切规则都按照五子棋的规则来,但在下棋的过程中,你们可以将任意魔道神通应用在棋盘之上,只要不破坏魔具,不超出棋盘范围,任何手段都可以使用。”

    听到这里,清月已经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难怪说对小白绝对不利!”

    白骁却皱着眉头,还没理解问题所在。

    高远则全无所谓,直接伸手拿起棋子,在棋盘上轻轻落下。

    “白骁师兄,该你了。”

    

    http://www.cxbz958.com/nizhenshigetiancai/93640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