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你是长夜,也是灯火 > 019、我还在等你的离婚协议书

019、我还在等你的离婚协议书

    他松开她的时候,她的脸,红的滚烫。

    她本已经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偏偏这男人还用长指捏了捏她的脸,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的问:“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

    阮卿卿知道他就是故意的,她瞪他一眼,将他放在她脸上的手拿开,故作凶狠的道:“关你什么事,被热的不行么?”

    慕斯年嗤笑一声,他指了指空调:“病房里的空调已经是最低。”

    阮卿卿再瞪他一眼,却无话可说。

    但慕斯年觉得她此刻的样子,虽然看起来凶巴巴的,但其实就像是被剪掉了爪子的奶猫一般,毫无杀伤力。

    “你这嘴角好像还有点东西……”他边说边靠近,阮卿卿反应过来的时候,又被他吻住了唇瓣,她刚想推开他,他已经离开她的唇,还煞有其事的道:“好了,干净了。”

    “色胚。”阮卿卿捂着嘴角道。

    不能否认的,她的心跳已经失常,但她不会被面前的男人知道。

    否则他总该嘲笑她了。

    不过是一个吻而已,两人什么没做过,但她这般,只会给机会慕斯年来取笑她。

    听到她的话,慕斯年挑眉道:“你是我的妻子,我亲一下而已,怎么就是色胚了?”

    “慕少觉得这都不算,那怎么样才算是呢?”

    “也许……”他长指慢慢的来到她光滑的脖颈处,从领口处下滑,眸光很欲,动作很缓慢:“这样才算……”

    阮卿卿抓住他作乱的手:“慕斯年……”

    他疯了吧,这还是在医院呢。

    “嗯。”那曾想,他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句,动作却没停下来。

    就在病房里的气温越升越高,暧昧氛围越来越浓的时候,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响了起来。

    慕斯年起初是并不想去理会的,直到阮卿卿伸手推了他一下,他才拿过手机。

    阮卿卿转过头,随意的瞥了一眼,也是这一眼,让她看清楚了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的名字。

    就两个字:宁宁。

    但阮卿卿知道是谁。

    她此刻,觉得自己本来还跳的有些失常的心脏,一下子沉寂下来,就好像是被人浇了一桶冷水一般,她不由自主的麻木了一下。

    再回过神的时候,慕斯年已经拿着手机到窗边去接听了,她不知道他们两个在聊什么,但是慕斯年的语气和脸上的表情都很柔和。

    是在面对着她时,完全没有的。

    阮卿卿自嘲的笑了笑。

    为自己刚刚那一瞬间的沉沦而觉得可笑。

    打完电话的慕斯年,收拾起桌上的文件:“我让管家安排个保姆过来陪你。”

    “不用了。”阮卿卿道:“我已经没事,况且这里有看护。”

    慕斯年定定的看了她一会,最后点头:“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阮卿卿看着他往门口走去的背影,到底是没忍住开口:“慕斯年,我还在等你的离婚协议书。”

    慕斯年转过头,眸光变得锐利:“阮卿卿,我以为我说已经很清楚,这婚,暂时还不能离。”

    “凭什么?”阮卿卿冷笑:“就因为你想要城北那个项目,就因为你想要讨好爷爷,我就必须要陪你演戏?”

    慕斯年此刻的下颚线崩的紧紧地,他还没说话,便又听到她继续道:“不好意思,我现在没什么心思陪你演戏,你要生孩子讨爷爷欢心的话,麻烦你另找他人,依我看,肖和宁就挺好的……”

    慕斯年走近床边,用手轻抬了抬她小巧的下颚,轻轻地笑了,但那笑意却没有达到眼底:“那怎么办,我还真就要和你生孩子,因为城北那个项目,我是不会拱手让人的。”

    阮卿卿:“慕斯年,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你觉得自己是什么?”慕斯年笑着反问,他低下头亲了亲她的耳垂:“阮卿卿,你以为我想和你生孩子么?可是没办法,爷爷他只喜欢你生的孩子,肖和宁的,他不喜欢。”

    他说完,松开了她,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开。

    “慕斯年,你无耻!”阮卿卿大声道。

    可他已经开了门离开,她的声音也被隔绝开。

    阮卿卿盯着那扇紧闭着的门看了许久,眼眶渐渐的酸涩起来。

    她眨了眨眼睛,想将眼前的水雾眨掉。

    门在这个时候又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走了进来。

    阮卿卿迅速的抬手擦拭了一下眼睛,她以为她做的天衣无缝,但是还是没瞒过火眼金睛的佟艾。

    “慕斯年刚走?”

    阮卿卿点了点头,不想提他。

    “妈妈,你好点了么?”阮景希正努力的爬上病床边的椅子。

    http://www.cxbz958.com/nishichangyeyeshidenghuo1/210067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