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逆流纯金年代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称兄道弟

第一百四十八章 称兄道弟

    第一百四十八章 称兄道弟

    “郭镇,我得有那个身份才行,没那个身份,就是方厂长带我出去,我也不能出去啊。”薛露萍又故意卖关子道。

    郭副镇长又哈哈大笑道:“小方,那你就给他个身份嘛,你现在就定她为办公室主任行不行?”

    方仁正坐在那里,自笑了几下,道:“露萍,郭镇就是想让你喝酒,你就陪郭镇喝几杯嘛,郭镇对我们厂子照顾那么多,这么小小的要求,我们一定要做好,坚决按照郭镇的指示办,听懂了没有?”

    方仁正一边看薛露萍,一边语重心长地道。薛露萍媚了他一眼,仔细一想,说道:“郭镇那行,我就敬您一杯酒。”

    说着,就从程全中夺过酒瓶,自己倒起了酒。郭副镇长一看,又哈哈一笑道:“小薛,看来,你很听方厂长的话嘛,不错,不错,听父母的话,有饭吃,听领导的话,有前途,小薛以后也是前途无量。”

    “郭镇,我前途有没有量,可全在于您了,我先敬您一杯酒。”薛露萍端起杯子,一脸媚笑地看向郭副镇长,说道。

    “小薛,你要是把这杯酒喝完了,你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郭副镇长也是性情中人,听到薛露萍如此说,就很豪爽地道。

    薛露萍故意面露难色,转头看向了方仁正道:“方厂长,这么大杯酒我可喝不了。”

    方仁正已经知道她的酒量了,便啊了一声接话说道:“郭镇,小薛酒量有限,要不,让她随意?”

    “那可不行。小方,刚才她可就是少喝了一杯酒,现在一气干了这杯,不多吧?小薛也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以后我看她也是前途无量,如果小方厂长你要是同意的话,我可以把她给调到镇里头去,当我的办公室主任!”郭副镇长说到最后这话时,拍了桌子,无形中增加了气势。

    方仁正忽然听到这话,心里一怔,随即笑着说道:“郭镇,我们厂子人才短缺,暂时就免了吧,她一走,厂子可就是没人干活了。”

    郭副镇长哈哈一笑道:“小方,跟你开个玩笑嘛,你还当真了!”

    郭副镇长刚一说完,薛露萍的脸上有几个起伏变化。陡然听到郭副镇长要调她镇上上班,她心里猛然一动,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虽然方仁正现在牛起来了,可是这毕竟是一个厂子,而且还是一个小厂子,对她来说,能有多大的前途呢?

    而如果能调到镇里上班,那可是进了全镇的权力中心了,这肯定要比在厂子里强。如此一想,她就心动了。

    然而方仁正一说免了吧,她的心里就又是一动,方仁正这样说,到底因为对她有意思,想留她呢,还是因为她确实不可或缺,工作需要她干才这样讲的呢?

    而当郭副镇长说是开玩笑时,她心里头又凉了,跟过山车似的,来了一个小折磨。

    她想了一想,便莞尔一笑,妩媚地道:“郭镇,你真会开玩笑,我哪里舍的走啊,而且我就是调到镇里,又能干什么?当您的办公室主任,我怕我不合格!”

    薛露萍这话说的也漂亮,郭副镇长听了,又哈哈一笑道:“小方厂长不放,你舍不得走,这不就完了吗?这个事,我们以后再说吧,先喝酒,把酒量练好,才能当办公室主任,这是前提,明白吧,小薛?”

    薛露萍借坡下驴,道:“谢谢郭镇指点,这杯酒我一定干了,您随意!”

    说罢,薛露萍就咕咚咕咚地把一杯酒喝下了肚。方仁正一看,心想这娘们还真是能喝,重生前他还不知道,这么有心计的娘们,当时他是怎么娶回家的?如果自己要是没有两把刷子,根本管不了她,怪不得当初让她把自己给甩了,离婚了。

    薛露萍喝完酒,郭副镇长就是翘起了大拇指,然后他也没有随意,也是一气把杯中酒干完,这一家伙下去,半斤酒进肚了。

    酒不能喝的太急。喝完这杯酒之后,就开始闲聊着天。郭副镇长不但能喝,而且还能说,在酒桌上山南海北,天涯海角,和大家闲聊。

    方仁正仔细倾听,不时点头,然后适时地说起一句:“郭镇,您见识真多,以后要多向你学习,我再敬你一杯酒。”

    郭副镇长又高兴地举起杯子道:“小方,你不错,马书记和杨镇长都欣赏你,县领导也对你刮目相看,你这么年轻,该进政界啊。”

    方仁正笑道:“郭镇,我一个做企业的,进政界干什么,再说了,我要是进了政界,哪有时间跟您一起喝酒聊天啊,还是经营企业好,我不想受那么多的束缚!”

    “哈哈!小方,你见识不凡,很有见地,如果我在你这么年轻的时候,就明白这个事,我现在也不会才是个副镇长,来来,干了。”

    又干了。

    程全站起来要敬郭副镇长的酒,郭副镇长看了看他,问道:“小程,你喝几杯酒了?”

    程全伸出一个手指头道:“喝一杯了。”

    “怎么才喝一杯?我们都干了四五杯了,你怎么才一杯?你看你,和小方是同学吧?这酒量还怎么不一样呢?”郭副镇长就说起了程全。

    程全连忙道:“我不怎么会喝酒,一喝脸就红。”

    “小程,你看你,还说这话,刚才怎么说来着,三不忽视,你也是其中之一啊,小薛喝的都比你多,你先喝上一杯,再跟我喝。”郭副镇长又说了程全几句。

    程全脸色通红。方仁正见了,便想起自己当初与领导打交道时的经历,也是很窘,很不自然,脸也通红。

    重生前他喝酒也是脸红,可是现在居然不脸红了,可能是心理一变,生理也变了。

    方仁正便从中打圆场道:“程全,我再跟郭镇喝一杯,你跟林厂长喝一杯吧,今天高兴。”

    程全这才没有手足无措,转头去向老林敬酒了。方仁正笑着找郭副镇长喝酒,郭副镇长突然笑道:“我回敬一下小薛,喝完,我们哥俩再喝!”

    郭副镇长都跟他称兄道弟了。

    http://www.cxbz958.com/niliuchunjinniandai/95194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