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末世之皇者天下 > 第395章 卷轴

第395章 卷轴

    “这下就都结束了!”刚说完这些话,他的脸色便是一变,这庞大的血海依旧沸腾,身后那股庞大的血气轰然爆发。

    无头的血海洞主猛地扑来,一拳砸在夜风的背上。

    “噗!”这下是真的吐血了,但被砸飞出去的同时,他猛地挥手,漆黑墨龙扑向血海洞主。

    失去头颅的血海洞主却敏捷地闪过墨龙的扑咬,血色长刀劈向夜风。

    夜风还未稳住脚步,这一刀已经迎面斩下,灵宝盾牌在面前显现,却在这狂猛的一刀下抛飞到漫漫血海之中。

    血色长刀即将落下,一个巨大的狰狞龙头从血海中扑出,一口咬向血海洞主。

    身躯一转,劈出去的长刀一甩,将这龙头斩下。

    无声地哀鸣,巨大的墨龙消散。

    一声怒吼,另一头墨龙从血海中扑出,一口咬碎了血海洞主半边身躯。

    血海洞主长刀斩断庞大的墨龙。庞大墨龙消散,他身侧巨大狰狞的伤口显露在血海之中。双手一震,庞大血海剧烈翻腾,无数血色光芒旋涡般向他聚集而去,那狰狞的伤口竟然在肉眼可见地恢复!

    一道剑光突然闪过,枭首一剑再度斩出,血海洞主不闪不避,被这一剑腰斩。但血色光芒凝聚,腰间的伤势迅速恢复,一转眼便与先前无异!

    “果然如此!”夜风脸色冰冷,枭首一剑伤的是身,斩的却是元神。先前那一剑未能灭杀血海洞主就让他觉得奇怪了,这一剑斩下他才明白缘由——血海洞主的体内竟然不止有一个元神!

    “你竟然吞噬元神!”夜风脸色冰冷,如果只是一般地吞噬炼化元神那很正常,不仅邪修,那些自诩正义的修士也会做这种事,但吞噬元神之后不炼化反而将他们存储于体内,这样那些元神不仅无法超脱,反而还要忍受无止尽的折磨,这才是最邪恶的!“难道你不怕元神反噬吗?”

    失去头颅的血海洞主毫不迟疑一刀斩下。

    血海洞主失去头颅并不代表听不到他的话,也不代表无法说话,他只是不愿开口,也许在他的眼中只有实力才是一切吧!

    夜风眸中光芒骤然闪动,一拳轰出——《日轮经》第二式曜日!

    轰!

    血海洞主抛飞,血色长刀崩碎,化作漫天血水融入血海之中。

    “炙光焚天!”夜风手印迅猛推出,一道炙光一闪而逝。空中的血海洞主一震,庞大的血气轰然溃散。

    落在血海之中,血海洞主的身躯却是再也无法动弹了。覆盖整个荒岛的漫漫血海渐渐收缩,缓缓枯竭。

    走近血海洞主的残躯,夜风一声轻叹。此时的血海洞主仿佛一株老树,迅速地枯萎,可怕的血气疯狂流逝,被血海吸收吞噬。在失去了法力的供给后,这件特殊的宝物便以主人的血气为食,维持着自己的力量。

    可惜,此时的血海洞主残余血气已经不多,即便血海吞噬了这些血气也不足以维持它的庞大,只能一点点枯竭。

    夜风一抬手,庞大的血海化作血色长袍落入他的掌中。收起血海,他看着干尸般的血海洞主,脸上带着一点怜悯,“你要死了,有什么遗言吗?”

    “哼!”血海洞主残破的尸体中传出冷哼声,“你是想问我的研究资料吧!”

    被血海洞主揭穿了自己的目的,夜风并不意外,疯狂科学家虽然疯狂,但智商却是毋庸置疑的。他爽快地承认了,“没错,你的研究挺有意思,我很感兴趣。”

    让人意外地是血海洞主竟然没有愤怒,而是大笑了起来,“能得到阎罗大人的赞赏,看来我的研究并非一无是处啊!”

    夜风安静地站着,没有说话,只是听着血海洞主说着他的故事。

    “你听过这片血海的传说吗?”血海洞主说出让夜风有点惊愕的话,夜风怎么可能知道这片血海的传说,他能知道血海的名字就不错了。

    当然血海洞主也没指望夜风回答,他只是自言自语般轻声喃喃,“这片血海传闻乃是血河的一条分支。”

    海是河的分支,这样的话放在其他地方就只是一个笑话,说出这种话的人更是疯子。但如果是血河的话,那就不同了。

    血河,又叫先天血河,乃是天生诞生之日起便贯穿天地的一条河流。天地间的河流不可计数,虽然血河长得特殊,但这并不能说明它的不一般。毕竟在上古时代,各种异物层出不穷,不说异兽怪物,就是山石草木,都有诞生灵智走上修行路的,一条血河实在不能算是特殊,就算是腐蚀能力,也有弱水在呢!

    真正让血河出名的是一尊已经消失在历史之中的可怕存在,血河圣人。虽然流传的传说已经极少,但血河圣人的名号还是流传了下来——宝圣。

    传闻中,血河圣人的地位之尊贵并非因为他的力量,而是因为他冠绝神魔的炼器术。

    血河圣人曾经炼制过先天至宝!

    这一条并非传闻,而是有根据的。

    在神魔消失离去之后,这条先天血河并没有消失,这条曾经诞生过血河圣人的长河在血河圣人殒落之后依旧流淌在各界之中。

    无数年过去,血河之中再度崛起了一尊可怕大能——血河老祖。虽然比不上血河圣人,但血河老祖也是一尊伪圣,足以在这个神魔隐去的时代坐镇血河。

    血河老祖实力强横,传闻中更是这一时代中第一个成就伪圣的强者。而且,巧合的是这位血河老祖闻名于世的同样不是强横的力量,而是可怕的造化手段。

    他曾以血河精华造就出了强横的阿修罗一族,这一造化手段让造化人族的大神女娲都不得不佩服,这也是他自称老祖的原因。

    造化之术还包括了炼丹炼器,血河老祖的炼丹手段不强,但炼器手段却是很惊人的,传闻他手中的两柄先天至宝剑器元屠、阿鼻就是他自己炼出来的,当然这个传闻有几个人相信就不好说了。

    相比起相信他会炼制先天至宝,强者们更倾向于认为他是得到了血河圣人的传承。否则,一个无根无底的人为何会第一个成就伪圣?至于那两柄杀力无穷的先天至宝,当然是血河圣人流传下来的了!

    虽然很多人都觉得血河老祖只是运气好了点,得到了血河圣人传承,但没有一个人敢在他的面前这么说,毕竟没人愿意拿自己去试试元屠和阿鼻的无穷杀力。

    血河老祖虽然强大,但血河太过广阔,不是他一个人可以照看过来的。而他本身也沉迷于炼器之中,虽然有阿修罗一族,但面对各界的强者大能,他们连招架之力都没有,更别提阻拦了。

    于是,血河之中时常有大量大能进入搜寻宝物:血河圣人的传承谁不眼红?虽然传承这种东西太过罕见,除了传闻中的血河老祖再也无人得见,但无数年的搜寻还是有一些人找到了一些好东西的。

    比如,曾经与夜风交手的血刃准圣,他手中的先天至宝血刃便是他偶然从血海中得到的。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运气好的人得到了各种至宝、灵宝、宝物碎片以及一些珍贵的材料。

    听到血海洞主的话,夜风眯起了眼睛,“你不会是想说,血海是血河的分支,然后你在这血海之中得到了血河圣人的传承吧?”

    “若真是这样,我又岂会被你击败?”听出夜风话语中的讽刺意味,血海洞主幽幽叹息,“从前我并不相信血海会是血河的分支,虽然血海中有不少宝物被发现,但当年那场可怕战争中有宝物散落在这茫茫血海也算正常。直到十六万年前……”

    “那时,我还只是一个顶阶太乙金仙。”血海洞主似乎想到了那段遥远的过去,一声轻叹,“那时我有一个好友黑湖重山,他虽是家族出身,却从未摆过家族子弟的架子。当年的我也是年轻,感觉与他意气相投便结为异姓兄弟一同闯荡这漫漫血海。一次意外,我们进入了一个不稳定的秘境洞府。”

    夜风皱眉,秘境洞府是类似于秘境的洞府,简单来说就是开辟在一个独立空间中的洞府。对于一些强横的空间大能来说,可能会开辟这么一个洞府来储存一些珍贵罕见的宝物,不过耗费的代价实在太大,很少有人愿意这么做。

    “当时碰到这个洞府,我们两人都惊呆了,也是那时我相信了血海是血河分支的说法,因为在那里我们发现了一个傀儡卷轴!”说到这里,血海洞主的声音突然变得愤怒,“可是那个混蛋竟然背叛了我!他叫来了黑湖家族的强者……”

    夜风非常能理解血海洞主的愤怒,可能他宁愿没发现这个洞府也不愿被好友背叛吧!毕竟在魔界还能结为异姓兄弟,这种交情可不一般。

    血海洞主的声音恢复平淡,“那时秘境洞府突然崩碎,我趁着混乱抢了那个卷轴逃了出来。之后我研习卷轴,掌握了炼制傀儡的能力……”

    “因此你就相信,这个卷轴是血海圣人留下的?”炼制傀儡的能力不少人都有,至少鬼界是有不少大能掌握着强大的傀儡炼制能力。

    “如果只是这样,那的确不能说明什么,但如果我以傀儡入道成就大罗了呢?”血海洞主说出的这番话就很让人震惊了。

    凭一个卷轴就能在数万年内以傀儡入道,就算血海洞主天赋再惊人也不可能!夜风目光闪动,这个卷轴是血河圣人所留的概率非常地大!

    他努力压制声音中的波动,“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你的打算……”

    “让你放过我是不可能的吧?就算我立下誓言你也绝对不会相信的。”血海洞主淡淡地道。

    夜风神色不动,“如果你愿意订立奴役契约,我可以饶你一命,而且我可以承诺日后会放你自由。”

    他现在只是担心血海洞主走漏消息,但若是立下奴役契约,那他就不用担心了。同时还能多出一个研究员,这对他日后研究这卷轴有很大的好处。

    但这换来的却是血海洞主的嘲讽笑声,“你说我会相信你吗?”

    夜风沉默,这就是这个世界,信任太过珍贵,尤其是对于这样一个被背叛过的人。当然,即便是信任,有些人也不会放弃自己的自由的。

    一段沉默之后,血海洞主轻叹,“我不想自己的研究失传。”

    夜风神色一振。

    “我的卷轴就在我的洞府里,我的洞府在这片血海中的……”血海洞主的气息越来越弱,话音也越来越轻。

    夜风忍不住靠近了两步。

    轰!

    荒岛破碎,刻画的法阵尽皆崩溃……

    “咳!”吐出一口血,摔进血海中的夜风一声怒吼,猛地冲出海面。原来,血海洞主的血气大幅消散并不是因为秘术的反噬,而是因为他施展了另一种秘术将这些血气尽皆藏在体内。

    被炙光击溃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不是夜风这尊阎罗的对手,然后他竟然施展秘术在示弱的同时准备搏命。而在夜风接近的时候,他引爆了所有蕴藏的血气,一瞬间摧毁了荒岛和所有的法阵当然还包括了夜风布下的大罗级法阵!

    夜风满脸怒色,若不是黑龙血气涌动强化了他的体魄,恐怕他现在已经殒命了!

    庞大的神识一瞬间扩散开来,他不相信那个家伙就这样死了,他要找到那个遁逃的元神!

    但神识扩散的一瞬间,他的脸色一白,“哇”的一声再次吐血。站在空中,他的身躯都有点颤抖了,但他的脸色一狞,极道瞬间催动。

    苍白的脸上覆上了一层漠然,原本的剧痛被绝望压制。夜风望向前方,眸中是无情的冷漠,“找到你了。”准圣级别的神识一瞬间捕捉到了数千里外一个急速遁逃的小小元神。

    血海洞主的元神正在遁逃,他呆滞的脸上挂着一抹得意。将一个阎罗玩弄于鼓掌之中,的确是值得骄傲的事情。而且,一想到随后将这个阎罗的消息出售所获得的巨大利润,他心中就忍不住高兴——实验材料一下就全有了!

    但小小元神的面前突然伸出了一只手,猛地抓住了这个不住遁逃的元神。百镀一下“末世之皇者天下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http://www.cxbz958.com/moshizhihuangzhetianxia/121111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