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龙象 > 第一卷 人间有风霜 第一百二十二章 恶罗将

第一卷 人间有风霜 第一百二十二章 恶罗将

    “长公主!”

    “实不相瞒,当年我在武阳城时年少无知,干过许多糊涂事!”

    “翠玉楼的如烟姑娘你知道吧!其实我和她有个孩子!”

    “神合司少司命曲满袖的女儿,曲未央你也知道吧,我和她其实也有个孩子!”

    “你看,孩子还小,嗷嗷待哺,都等着我回去!我可不能死在这地方,要不你一个人去,就说苏白拉肚子了!出家也行!或者直接说他旧疾复发,没了!”

    丽水城的城郊人烟稀少,天色已近傍晚,已经穿戴上了苏白面具的李丹青看了看远处那座破败的城隍庙,心头大起了退堂鼓。

    “如烟姑娘我倒是所知不多,但曲满袖还算认识,要不我这就修书一封给他,告诉他你李世子让他做了外公?”带着苏橙面具的姬师妃瞟了一眼李丹青,冷笑着言道。

    提到这事,好似激起了李丹青某些痛苦的回忆,他打了个激灵,赶忙赔笑道:“开个玩笑,我是怕长公主殿下紧张,故而活跃一下气氛。”

    “毕竟长公主殿下身居高位,这样的大场面难得经历……”

    “李院长倒是细心,那现在咱们可以进去了吗?”姬师妃眯着眼睛笑问道。

    李丹青面色难看,他又言道:“我仔细的想了想,这封信肯定是假的。”

    “长公主细想!本世子整个武阳天下出了名的心细如发,号称运筹帷幄小诸葛!”

    “那苏家姐弟肯定知道,他们来到大风院一定会被我这双如炬的慧眼识破,但他们还是来了!”

    “为什么呢?”

    “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他们以身犯险,不惜豁出性命,就是为了传递这个错误的讯息给我,好让我以身犯险,这城隍庙中一定有陷阱!!”

    “若是我孤身一人,我自然不惧,但……”

    李丹青口若悬河的说着,但可惜如今的听众却不是大风院那些朦胧无知的小姑娘。

    姬师妃双眸一眯,根本不给李丹青再说下去的机会,身后便拧住了李丹青的耳朵,吃痛之下的李丹青,嘴里编造的故事戛然而止。

    “你若再敢耽搁推辞,我现在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她将李丹青拧到了身旁,咬着牙轻声言道。

    李丹青可不敢真的得罪这个煞星,听到这话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向姬师妃,点了点头,算是应允。

    姬师妃见状这才收回了手,冷哼一声,随即便迈步走向那城隍庙中。

    李丹青的心底虽然有千万般不愿,但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跟上对方的步伐。

    夜色渐渐笼罩,丽水城郊的羊肠小道上已经不见人迹,一阵夜风袭过,吹得这城隍庙破败的庙门来回晃动,发出阵阵低沉的咯吱声响,像是夜里山间鬼魅的低吟。

    那城隍庙似乎荒废已久,庙门大开,庙中漆黑一片,不见内里情形,就仿佛一尊洪荒巨兽矗立于此,张开血盆大口,静待人入瓮。

    “要不……”李丹青越看越觉得头皮发麻,正要说些什么。

    “闭嘴!”姬师妃却低声喝道。

    李丹青只能闭上了嘴,随着她走入了庙中。

    庙中漆黑一片,姬师妃掏出了火折子,想要点燃旁边的烛台,却发现烛台早已朽烂,地上一片狼藉,各种祭祀用香台瓷碗散落一地,土地神像也缺失了一半,不过却不像是腐烂掉的,那半边豁口齐整,更像是被刀砍斧劈过一般。

    虽然已是春日,但站在这庙中的李丹青还是觉得有些发冷,他紧了紧身上的衣衫,刚要说些什么。

    “为何在庙外站了那么久才进来。”一个冰冷的声音忽然从那土地神像中传来。

    李丹青与姬师妃皆是一愣,看向那神像方向,只见一位浑身裹在白袍之下的身影从神像背后缓缓走出。

    李丹青看向对方,但由于天色太暗的缘故,他并无法看清对方白袍之下的面容,只是觉得从对方出现那刻起,这庙中的温度似乎更冷了几分。

    “我们来之前去了一趟大风院,那个李丹青之前覆灭过在大风城中神殿的据点,我和阿弟就谨慎了一些,确定对方没有派人跟来,这才敢入庙相见。”姬师妃倒是心思玲珑,很快便想好了应对的说辞。

    白袍闻言却是不置可否,只是转头将目光落在了李丹青的身上:“我听说过你这个弟弟的事情,有些人想要圣力加身,而有些人命薄福浅,就算有了圣力,也无法消受。”

    那人这样说着,话锋又是一转,忽然冷声道:“你们二位被送出泰山府也才几年光景,怎么现在见了无常侍,连最基本的礼仪都不懂了呢?”

    姬师妃闻言心头一震,正要朝着对方行礼,可就在这时身旁的李丹青却一把拉住了她,姬师妃皱起眉头,转身困惑的看着李丹青。

    李丹青却在这时迈步上前言道:“是无常侍自以为是了些吧?”

    “我和阿姐是神殿的圣子!要行礼也该无常侍给我们行礼吧?”

    那白袍闻言,顿时白袍鼓动,庙宇之中阴风扬起,将满地狼藉之物卷动,滚滚杀机奔涌。

    姬师妃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几分,她有些懊恼李丹青这番行径,他们此行前来是为了探查永生殿的秘密,这般顶撞,要是被眼前之人识破,恐怕只会打草惊蛇,让这探查永生殿的事情变得愈发的困难。

    但虽然心头懊恼,可她还是不得不暗自运集起体内的力量,随时准备发难。

    而就在这个关头,那白袍周身的气机却忽然散去。

    “看样子确实是翅膀硬了。”白袍轻声感叹道。

    “永生殿圣子千千万万,从应水郡到武阳城,何处没有?”

    “想要本尊给你们行礼,那至少也得做到那位的程度吧?只可惜你们姐弟差得还远呢!”

    白袍这般说着,所言之物却让姬师妃的心头一惊。

    虽然来之前,她所接受到的情报已经告诉她这永生殿早已在武阳朝中盘根错节,很可能已经侵蚀到了武阳朝的高层,但此刻停了这白袍之言,依然让她心头暗暗惊讶。

    “那位是……”她正想着询问就里。

    “那位又如何?阿姐已经取得了李丹青的信任,到时候只要拉拢到了李丹青,阳山山主的位置迟早会是阿姐的,未来的圣山山主就在眼前,你不该行礼吗?”李丹青却抢过了话茬,如此言道。

    白袍听到这话也是一愣,好一会之后才冷笑道:“阳山山主?”

    “我就说今日二位为何如此硬气,原来是攀上了高枝。”

    “那位李世子近来是春风得意,但说阳山山主,未免言之过早,退一万步说,就算你们真的能辅佐李丹青登上山主之位……”

    “那一座破败的阳山比起那位的圣山恐怕还是差之良多吧?”

    “不过阳山确实特殊,得到这座圣山,对于神殿的意义非凡,你们若是真的做到了,那时候再让本尊给你们牵马执鞭也不迟……”

    白袍这样说着,但此刻的姬师妃却依然没有心思听他而后之言。

    她的脑海中反复回响着对方那句“一座破败的阳山比起那位的圣山恐怕还是差之良多吧”……

    这话里的意思是永生殿的教徒中竟然有人已经做到了圣山山主的位置……

    这是何其可怖的事情?

    要知道无论对于哪个王朝而言,圣山才是他们立柱的根本,每一座圣山的兴衰都与王朝的兴衰相关,朝廷可以忍受三府九司中出了祸端,但唯独不能容忍圣山之中出了异象。

    这样的行径无疑是在动摇朝堂的根基……

    想到这里的姬师妃双拳握紧,她冷冷的盯着眼前的白袍,眸中杀机奔涌,她几乎就要忍不住在这时出手将对方擒住,询问那被永生殿控制的圣山到底是哪一座的时候。

    李丹青却再次伸手拉住了她,姬师妃有些困惑的看向李丹青,正要骂他胆小如鼠时,却听李丹青看着对方言道:“阳山的烈阳真火对于神殿的意义重大,那李丹青能寻到那么多烈阳真火,保不齐真的是阳山的天选之人,一座阳山可比那位的圣山要重要得多。”

    “无常侍也不用在这里与我们姐弟逞嘴上威风,届时事成,莫说是你,就是那位山主恐怕也只配给我阿姐牵马执鞭。”

    “你想让……”白袍闻言,正要将那位的名字宣之于口,但临到关头,却又止住。

    “算了,年少轻狂,本尊也有过,能走到那一步再说吧。”

    “说说今日之事吧。”

    白袍忽然转变了态度,对于那事是闭口不谈:“今日召你们前来,是殿主有令。”

    “是时候让那位睡了百年的恶罗将醒过来了。”

    “他该去取那把刀了。”

    

    

    http://www.cxbz958.com/longxiang/198292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