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朗宋 > 第24章 前路漫漫

第24章 前路漫漫

    王然见天色将晚,担心又起变故,忙道:“事不宜迟,咱们赶紧动身吧,不然怕是会引起官府察觉。”

    李瑾儿冷哼一声,倒是没反对,李宗瑜也说要跟王小波等人一起去青城县,打探仇人消息。

    王小波又问宋家兄妹可有需要携带的物什家当,宋远志说家徒四壁,没什么要带的,只想走之前去祭拜一下奶奶和母亲,于是李顺进屋把捆作一团的捕快们都点了昏穴,以免众人行踪过早暴露,然后一行人陪同宋家兄妹到了村子后面的山上。

    宋远志和宋小若在两个孤零零的坟包前泪流不止,众人看着兄妹俩瘦弱不堪的身躯直挺挺的跪在那,心有戚戚焉,这世道怎能残酷若斯,让两个如此乖巧懂事的孩子遭受这等苦难磨折,王然更是感同身受,不禁潸然泪下。

    李瑾儿看着王然肝肠寸断的样子,心里不禁疑惑,难道…他竟也有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么?

    …

    …

    众人也上前拜祭了一番,然后便准备出村赶路。王然见宋小若和宋远志还很虚弱,就说不如由他进城去买辆驴车过来,让宋家兄妹免受跋涉之苦。李宗瑜忙说不用,他们有辆马车,现在就藏在村外林子里。

    王然不解道:“你们不是被官府缉捕么?马车那么显眼也不怕暴露?”

    “不用马车那两千多两银子放哪?我们还背着不成?”李瑾儿忍不住讥讽道,这登徒子真是没见过世面。

    王然挠挠头讪讪不语,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两千多辆银子啊,快有个人重了,不用车托还怎么拿。

    王小波、李顺一脸坏笑的看着王然,这家伙平日里颇为伶俐,且为人寡言少语,怎么在这李氏兄妹…或者说李瑾儿姑娘的面前,却跟变了个人似的,愚钝了不少,话却变多了。

    那边李宗瑜也是疑惑不已,自己这妹妹虽然看起来平和,但其实骨子里傲气的紧,平日里跟不熟的人可是半句话都欠奉,怎么对这个小子确是逮住机会就要嘲讽一番,难道是余怒未消?但以妹妹的脾气,对讨厌的人向来是宁愿动剑动手也绝不动口的啊,好生奇怪。

    众人跟着李氏兄妹到了村外树林,找到了那辆马车,却见马车旁边还绑着两个兀自昏迷着的人,李宗瑜解释道:“这是那帮捕快留在村口盯梢的,最开始认出我们的就是他俩,所以刚刚我们先把他俩收拾了再进的村子。”

    王然看到二人的样貌,心里一惊,这两人分明是那日徐永堰带去围捕自己的四个扈从中的两个!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向众人稍作解释后,王然上前把这两人拖到一旁用水泼醒。

    两人悠悠转醒,勉强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站着个人,还有些眼熟,仔细一看这人面孔,登时大惊失色,心说惨也惨也,怎么又落到了这个凶神的手里,我们今日怎会如此倒霉,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

    看来那日王然以一敌五手刃了徐永堰,给他们烙下了不小的心里阴影。

    王然把眼一瞪,寒声道:“你们究竟是何身份?为何会在此处?还有两个呢?”

    二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便如竹筒倒豆子,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实情。这两人分别叫张小光、蔡义,另外那两个是潘老三和潘老五,四人皆是徐永堰养的打手,往日里帮徐永堰做些欺行霸市的事情,这张小光还是张小六的族兄,就是他把张小六引荐给徐永堰的。

    那日徐永堰带着他们四个去捉王然,不成想反被王然一一放到,张小光被扎穿了脚,蔡义腿上中了箭,然后又都被王然打晕过去。两人醒来后见徐永堰已气绝身亡,潘家兄弟一个肚子被捅穿,一个身上挨了好几刀,俱是半死不活了,便要去找人求救报官,但走到半路确又改了主意。

    两人打手出身,对刑律有所了解,知道《宋刑统》规定,若因斗殴致人死亡的,不论有意无意,所有参与的人都要被判斩刑,他们走到半路忽然想起了此事,登时止住了脚步,这要是找人去报官,不就自投罗网了嘛。两人便回到竹林,准备自行把徐永堰的尸首和潘氏兄弟背会徐府。

    谁知回去一看,潘氏兄弟也已经气绝了,看着三具尸首,两人又犹豫了。五个人出来,死了三个,其中一个还是徐家二少爷,回到徐府徐老太爷岂能轻易放过他俩?就算徐老太爷宽厚不深究,那徐永堰的娘可不是好惹的,她唯一的儿子死了,定会迁怒于他们,他们兄弟父母多在徐府做事,说不定也会受牵连。

    于是二人一合计,决定把三具尸首埋了,逃跑了事。蔡义有个表姐夫在彭山县衙当差,二人便过来投奔,他表姐夫就让他们化了名在县衙当帮闲。

    前段时间县令突然下令全城缉捕一对雌雄大盗,张小光和蔡义就被派出来每日在街上蹲守,今日蹲守的时候发现了一对可疑目标,但被他们跟丢了,他们想起那目标曾给过一个乞丐不少的银子,十分可疑,就又回去盯上了那个乞丐,两人分头行事,张小光盯着乞丐,蔡义去找他表姐夫报信,一帮人汇合后追着乞丐到了这义和村,他表姐夫让他们在村口盯着,以防意外,两人就蹲在这路边林子里,没过一会突然眼前一黑,后面的事就不知道了。

    听完此话,王然这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被通缉,原来竟是这两个贪生怕死的家伙帮自己善了后,真是吉人自有天相。

    王然回到马车旁把审问结果告诉了王小波,王小波提出让王然把张小光和蔡义交给他带回青城县,一是可避免王然行踪被暴露,二来这二人在彭山县衙当过帮闲,对县城的防御布置想必有所了解,可为日后义军攻打此地提供些帮助。王然自然应允。

    此时已是日落西山,树林里也笼上了冥冥薄暮,一行人便趁着夜色掩护上路了,披星戴月直至凌晨,看路旁界堠显示已经出了彭山县范围到了新津县,众人才找了个隐蔽处歇脚。

    稍作休息用过干粮后,一行人便又准备启程了,王然却在此时提出辞行。

    王小波和李顺知道他是要去成都府继续寻仇,虽然不舍,但也不好再挽留,只是嘱咐他一定注意安全,切勿轻易犯险,不论事成与否,将来一定要回来看看他这两个哥哥。当然,前提是他俩还活着,王小波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丝苦笑,王然心有戚戚焉。

    王然与众人一一拜别,转身大步向东边走去,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众人各有所思。王小波、李顺只觉得那道渐行渐远的孤独身影里,满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味道;马车上的宋家兄妹则在那副沐浴在阳光里的矫健背脊上,感受到了股一往无前的蓬勃朝气;双手紧缚一路噤若寒蝉的张小光和蔡义长舒口气,看着那凶神杀气腾腾的背影,又不禁有些幸灾乐祸,心说成都府那边定是有人要倒霉了;李宗瑜确是暗暗庆幸这臭小子终于滚蛋了,自己的宝贝妹妹应该能恢复正常,不用一路都疾言厉色的了;李瑾儿看着王然龙行虎步的走远了,想起他刚刚转身时还不忘偷偷瞟了自己一眼,不由腹诽道,果然是登徒子,还好装腔作势的,走这么快也不怕摔个跟头。

    见王然已经越过山头,逐渐从视线中消失,众人这才收拾心情转过身,扬鞭策马继续赶路,却无人发现刚刚消失的那道身影又返身回头,此时正站在山巅痴痴的望着这边。

    王然看着众人渐渐远去的背影,嗟叹一声,挠挠头自言自语道:“唉,走太匆忙,忘记问去成都府该往哪边走了,算了,等会碰到人了再问路吧。”说罢转身继续上路了。

    http://www.cxbz958.com/langsong/103875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