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快穿之我家系统套路深 > 第一五四章 岂知玉洁非至善12

第一五四章 岂知玉洁非至善12

    云彦璋将一个刺客斩于剑下,还没来得及踢开那人的尸首,长剑反手,又贯穿了另一个想趁机偷袭刺客的咽喉。

    君璧很识相地站在不近不远的距离,她武力不够,上前也是帮倒忙,尽量不让自己添麻烦才是最佳选择。

    云彦璋目前还可以应付。君璧左右瞧了瞧,发现那位地方官的尸体就在不远处,心中有了计较。

    君璧记得,那人身上有柄匕首,是之前用来割肉吃的,很是锋利。她俯身贴着山壁,小心翼翼地挪动身子。

    前方刀光剑影,没有人注意到君璧。她顾不上形象,直接匍匐在地面,爬到了尸体的旁边。她的手上满是泥土,一摸尸体,又染上了血迹。不过她没有在意,凭记忆在地方官的腰间掏了掏,果然发现了一柄匕首。

    除了匕首,还有个小巧的包袱,里头有水囊、火石,还有些小纸包。君璧觉得这些也不占地方,就顺手揣到了怀里。

    拿好东西,君璧又慢慢爬回来了原处。正在这时,云彦璋一把拉起她,将她推到了一处山缝中,“别出来!”他短促地喊了一声,回头惊险避开了刺客的一击。

    那边的云弘帝也不得不开始反击,辛氏整个人缩成一团,躲在云弘帝的身后。

    君璧不指望他们能帮上她的忙,只能抽出匕首,背在身后,屏息关注着云彦璋周围的情况。

    刺客虽然渐渐势弱,可是他们一方的侍卫也开始疲惫。云彦璋已经染了一身的血迹,动作也慢慢有些迟缓。

    君璧看得焦急,恨不得冲上去帮忙。云彦璋后方一道隐隐绰绰的人影,让她瞬间出手。身体似是比理智更快,她来不及思考解决方法,就已经下意识地冲了过去,挡在云彦璋的背后。她的目标人物,她自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君璧恢复了稍稍凝滞的呼吸,转头看去。

    云彦璋不知何时已经侧过身去,再次遮挡在君璧的身前,那刺客手中的剑刃也被他紧紧攫在手中。

    “景珩……”君璧惊呼一声,看到云彦璋咬紧牙关,俊逸的面容瞬间苍白,鲜血从他的手中滑落,沿着剑刃流淌而下,一滴滴坠落在土地上。

    云彦璋硬生生掰段了剑刃,将刺客飞踢出去。“你有没有伤到?”他的掌心已经血肉模糊,却没忘记先询问她是否安好。

    君璧觉得喉咙里好像堵了一团棉絮,说不出话来,只能摇摇头,当作回应。

    云彦璋这才放下心来,揽住她的腰肢,将君璧带到了云弘帝的身边。

    那边的刺客已经基本肃清,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许多具尸体,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息,迫得辛氏发出阵阵干呕。

    “此地不宜久留,皇上,不如先行离开,去密林中暂作躲避。”侍卫首领在间隙中禀报。

    剩余的侍卫还在抵抗刺客余党,云弘帝见状点了点头,率先朝山里走去。辛氏跌跌撞撞地跟在身后,发髻已经是乱糟糟的一团。云彦璋和君璧对看一眼,也毫不迟疑地跟上。

    四个人转眼之间没入了密林之中。此山并不算高,但是地形极为复杂。那些刺客想必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他们,也算是给他们些喘息的时间。

    他们寻到了一处洞穴,外头杂草丛生,是个天然的庇护所。不远处有细细的山泉渗出,水源也有了保障。

    云弘帝很久没有经历这般危急时刻,进入洞中就立刻坐下,喘着粗气。辛氏早就已经魂不守舍,只顾着逃命,根本就没有关注过云彦璋。

    君璧还在忧心着云彦璋的伤口,她想了想,掏出从地方官身上顺来的水囊,里面有些清水,可以先替云彦璋清洗下伤口。

    “景珩,你把手给我看看。”君璧蹲到云彦璋身边,小手抹了把脸上的汗,白皙的面颊上留下一道尘土的灰痕。

    云彦璋想说不必,但对上君璧坚持的目光,还是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露出那道皮肉外翻的伤口。因为时间过长,伤口周围都有些泛白。

    君璧心中不忍,她强压住即将溢出嘴边的哽咽,打开水囊,小心地冲洗着伤口上的沙尘。

    云彦璋只是紧紧蹙着眉,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们的身上没有伤药,君璧只能撕下裙摆干净的里衬,先将云彦璋的手掌包裹起来。她的动作尽量放轻,鼻尖上渗出星星点点的薄汗。

    云彦璋望着君璧格外认真专注的神情,视线停留在微颤的长长睫毛上,只觉得心口也随之不由地一颤一颤。

    君璧粗略地包扎好,就站起身来。她认识些常用的草药,至少可以防止伤口感染后恶化。另外他们的消耗都很大,需要能量补充,于是她准备去外面找找是否有可以饱腹之物。

    君璧与辛氏说后,辛氏拼命地摇头,“我不去,我不去!万一,万一被那些人发现了怎么办?”无论君璧如何解释,她都不同意。

    君璧算是彻底明白了,辛氏就是个绣花枕头,关键时刻一点用处都没有。她望向云弘帝,他默不作声,看样子也是不会去的。

    最后还是云彦璋站起身来,“母后,儿臣随你去吧,你一个人太过危险。”

    云彦璋的担忧很有道理,可是君璧想到他还带着伤,又看了看明明毫发无伤却无动于衷的另外两人,心中失望透顶。

    云彦璋和君璧分别绕到泉水的两边寻找些食物。不过片刻,君璧就找到了消炎止血的草药,还有可以食用的野果。她稍采了些,欢喜地朝云彦璋走去。

    云彦璋倚靠在山壁上,身形有些摇晃。见到君璧过来,准备上前帮她拿手里满满当当的东西,刚走出一步,整个人就往下跌去。

    君璧本来欣喜的模样,瞬间变了脸色,丢下手里的野果,跑到云彦璋的身旁,将他搀扶起来。

    云彦璋没忍住闷哼一声,君璧这才发现他的腰腹侧面有一道血痕。他身上又是尘土又是不知道谁溅出的血,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发现。如今那片血迹洇染,渐渐扩大,才越发明显。

    “景珩,你身上是不是还有别的伤?”君璧急切地想要帮他检查,云彦璋一把按住了她的手,“不碍事,就只是划了这一道而已。”

    云彦璋虽然如此说,但君璧见他脸色发白,嘴唇失了血色的模样,怎么瞧都不像是小伤。当下拉开了云彦璋的手,查看伤口的情况。

    http://www.cxbz958.com/kuaichuanzhiwojiaxitongtaolushen/109990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