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开天录 > 第八百三十七章 殷王世子

第八百三十七章 殷王世子

    长河百曲,蜿蜒入海。

    长河,燧朝境内最大的河流,起于西方妖国境内摩天高原,横穿大半妖国后,一头扎入燧朝疆域,自西向东横贯燧朝,从东南方向,魔国和鬼国边境处浩浩荡荡奔驰而过,最终流入东方大洋。

    燧都就位于长河水系中部位置,长河百曲,每一曲都有数十条大小河流汇入其中。

    巫铁一行,买了一条符文巨舰,正顺着长河的一条支流‘碧螺江’飞驰而下,再行半个月,就能进入长河。顺着长河再行一个月,就能逆流而入桃花江。

    燧都,就在桃花江左岸。

    碧螺江水势浩大,河道宽达数百里,江面上白帆如飞鸟,顺流、逆流,尽是千丈以上的巨舰在水面上飞驰而过。

    空中,时有百丈飞舟划出一道道赤红色火光掠过,那是负责巡逻水道的燧朝官兵。

    在燧朝,天空是属于燧朝朝廷的。

    哪怕是地方上的豪门贵族,甚至是国主之家,除非是奉圣旨调动私军参战出征,否则一应队伍,无论是民用商队,或者是私军护卫,都只能在地面行进。

    非朝堂所属,却胆敢在空中飞行者,一旦查获,诛九族。

    “律法森严。”巫铁端坐在买来的巨舰船头,眺望着碧螺江上往来的船队,看着江边那一处处草木葱茏中的村镇庄园,只觉心怀大畅。

    燧朝的风光,和三国之地大有不同。

    同样的山水,同样的村镇,燧朝这里就透着一股子传承悠久的大气韵味。而三国之地,就显得太过于局促、太过于小家子气。

    甚至在三国中,文明最发达的大魏神国的诸多门阀老祖们,他们的举止气度,也就和燧朝的县主、郡主们相差仿佛,比起州主都是大有不如,更不要说,和那些钟鸣鼎食、传承古老的国主之家相比了。

    以秘法,悄无声息的控制了一个中品县治的富豪人家,伪造身份,成为了那户人家在外行走的管事子弟之后,巫铁就绕开了燧朝森严的禁令律法,拥有了外出行走的合法资格。

    从那县治出发,一路行了七八日,巫铁也见了不少和三国之地迥异的风土民情,燧朝之强盛,果然名不虚传。只是一如风熵、笑面佛他们所说的那样,燧朝的人丁,的确不如三国。

    “连年大战,终年不休。”巫铁沉声道:“这燧朝,也是命苦。”

    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妖魔鬼怪四大敌国,常年和燧朝爆发大战。战场上,每年燧朝都会战死无数战士,偶尔还有妖魔鬼怪当中的强者侵入燧朝,放肆屠城杀戮。

    尤其莫名其妙的,燧朝的出生率一直不尽如人意,比起三国之地要孱弱了许多。

    这就导致,燧朝的人口一直上不去,按照燧朝户殿每隔三十年一次的户籍清查,在过去两千年中,燧朝有好些年份,人口总数出现了负增长。

    所以,当三国大陆被发现的消息传回燧朝,才有了风戎和风熵领军出征的事情,才有了燧朝上下文武大臣一致的狂热和骚动。

    实在是,三国大陆的人口总量,还有人丁繁衍的速度和效率,让燧朝的高层羡慕嫉妒得眼珠都发绿了。

    “按理说,不应如此。”巫铁从娲姆那里,学得了一部分的娲族传承,他对人族独有的‘人道规律’,也有所了解。

    按理说,这么强盛、强大的燧朝,他的气运应该无比昌盛才对,人丁繁茂、子民众多这是最基本的要求。而且随着人口的不断增加,燧朝应该有着强烈的开疆拓土的意向才是应该。

    可是现在燧朝表现出来的,却和‘人道法则’应有的规律完全不同。

    “有古怪?”老铁翘着二郎腿坐在船头的护栏上,得意洋洋的拎着酒壶,翘着腿儿,东张西望的看着风景:“不过,有古怪也不要和老子说……老子最烦这些经营之道。”

    “嚇,老子只管正面作战杀敌,那些后勤统筹、人口管理、政务规划什么的……专业的事情给专业的人去做。”老铁给自己的偷懒找了最恰当的借口:“咱的专业,就是打仗、杀人……咱蠢,脑子一根筋,不要和老子说那些有的没的事情。”

    突然间,老铁吹了一个极其响亮、悠长的口哨,他朝着数百丈外的江面上,一条七八丈长的渔船用力的挥手示意:“嗨,那边船上的大妹子,那条金鳞大鲤鱼卖不卖啊?”

    巫铁低下头,一巴掌拍在了脑门上。

    这老铁,有点放飞自我……

    不过,也是呢,这等渔歌相和的风情,在三国之地是见不到的。

    燧朝毕竟强盛惊人,那条渔船上,那个身穿粗布衣,鹅蛋脸,皮肤白皙,身形矫健的渔家女,虽然姿色只有六七分,但是配合上她身上洋溢的青春活力,却给人**分的好感。

    巫铁这条巨舰的速度缓缓放慢,那条渔船向着这边靠了过来。

    一名老渔夫带着四个渔人,用大网紧紧兜着那条刚刚拉上来的,足足有四尺多长的金鳞大鲤鱼,远远的,一脸笑容的朝着老铁欠身行礼。

    “这位大爷,这碧螺江的金鳞大鲤鱼,可是有名的……”

    老渔人满脸是笑,但是眸子深处带着一丝警惕和拘谨的,回着老铁的话。

    巫铁买下的这条巨舰长有一千二百丈,这条七八丈长短的小渔船在这巨舰面前,就好像巨鲸旁的一条小鱼儿,稍微碰触一下,就会被撞得粉碎。

    这也是燧朝朝堂颁发的规制中,能够在水域上航行的,规格最大的货船。

    这样的一条巨舰造价高昂,不是豪门大户,哪里买得起这样的大家伙?

    老渔人只是普通百姓,修为不过重楼境十五六重天的,心知肚明这种豪门大户的老爷们,一句话不对付,就会给自家带来灭顶之灾。

    只是,四尺多长的碧螺江金鳞大鲤鱼,实实在在是稀罕物……老渔人也不愿意就这么三两钱的贱卖了。

    老铁‘哈哈’笑着,他伸手在袖子里掏了一大把明珠、翡翠、玛瑙、碧玉等值钱物件,抖手丢进了渔船的船舱,然后手指一勾,那条金鳞大鲤鱼就拼命的摇头摆尾挣扎着,身不由己的飞到了老铁面前。

    “走啦,走啦,赶紧,烧了下酒。”

    巨舰冉冉启动,老渔人和船上的一众子女呆呆的看着船舱里熠熠生辉的,超过了鱼价近千倍的财物,不由得浑身都在哆嗦。

    “那大妹子,剩下的做你的嫁妆哈!”巨舰行出了一段距离,老铁回头朝着渔船抛了个飞吻:“祝你以后,多子多孙,白头偕老……哥哥我去了,不要惦记我!”

    渔船上的渔女面皮变得通红,抓起一把河虾就朝老铁这边砸了过来。

    渔女也有重楼境一二重天的修为,河虾‘呼呼’的飞出百来丈远,这才力竭落回了江水中。渔女指着老铁,羞然呵斥:“啊呸,登徒子!”

    老铁笑得‘呵呵呵’的,笑得脸上都出了褶子。

    巫铁饶有兴致的看着老铁:“老铁,你似乎,很开心?”

    老铁拍了拍悬浮在面前的金鳞大鲤鱼,随手将他丢给了船舱中跑出来的水手。

    仰着头,看着天,老铁喃喃道:“当然,开心呢……你不知道,来到这里,我有多开心。”

    “曾经啊,我以为,三国大陆,就是一切了。”

    “人族,已经沦落到了那种地步……啧,被人当韭菜一样,一茬一茬的收割着。”

    “可是,原来才发现,咱们,还有点希望。”

    “看看这燧朝……”

    老铁满面发光的东张西望着:“看不腻的景色……看不腻啊。巫铁小子,你知道么,自从你跑到那地窟里,把老子惊醒之后,老子这么多年,这几天是最开心的。”

    “这里的人,活得才像是一个人。”

    摇摇头,老铁长叹道:“虽然,还有些不足。比起老子被制造出来的时候,还有很大的不足。但是,很好。已经很好了,不能奢求太多,不是么?”

    江风吹过,右手侧江岸堤坝上,一群穿红戴绿的孩童,正顺着江风放风筝。

    十几条尾巴高高翘起的大黄狗,‘汪汪’叫着,欢快的追着这些孩童跑来跑去。在堤坝下面,一条小小的木船上,一个精瘦的老人挥动着竹篙子,朝着孩童们放声叫骂着。

    “一群小兔崽子,跑慢些,跑慢些……别踏空了摔江里面。”

    一群近千只大白鹅,在江边的浅水中嬉戏,不时钻进水里猎食鱼虾,不断发出‘嘎昂’的叫声。

    堤坝上,一头跑得太过于欢乐的大黄狗突然一脚踏空,一路翻滚着顺着堤坝摔进了岸边浅水中。

    大黄狗一脸呆萌的在水里挣扎游动,一群被吓了一跳的大白鹅呆了呆,然后扑上去一阵翅膀抽打,打得这狗子狼狈不堪,歇斯底里的‘汪汪’叫着。

    老铁笑得差点从栏杆上摔了下去。

    他指着那条落水的大黄狗放声狂笑:“看那傻狗……哈哈,哈哈……哎……当年……”

    老铁的情绪有点低沉。

    巫铁看了看他,笑问道:“当年,你也养过狗?”

    老铁冷哼了一声,昂起了头:“老子才没这么无聊,养狗什么的……除了那三只眼的家伙……他的那条贱狗,哼哼,当年我们一伙兄弟,谁没被他啃过小腿孤拐?”

    巫铁笑着,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然后向后靠在了靠椅上。

    江风吹过,远远近近的江面上,打鱼的渔人唱着歌谣,此起彼伏的渔歌遥相呼应,不时有欢呼声传来。

    一条体型足够大的,品色足够好的大鱼,就足以让这些渔人欢喜好几天。

    白天打的鱼,送去鱼市上卖掉,沽一壶酒,买几斤肉,偶尔奢侈一些,杀一只鸡……夜间江边的小渔村里,有酒香,有肉香,有孩子和狗的欢呼声,鸡鸭鹅也在叫……

    巫铁轻轻的哼着歌。

    虽然担心裴凤,但是此刻,巫铁很享受这种莫名的气氛。

    “所以说,人族是不能被当做韭菜,这么卑贱的,一茬一茬的收割的。”老铁抬起头来,看着天空:“总有一天……”

    巫铁缓缓点头。

    是啊,人族。

    他的父亲,他的母亲,他的兄弟,他的亲眷,他认识的,不认识的,这些‘人族’……无论是富贵的,还是贫贱的,无论是俊俏的,还是丑陋的,无论是聪明的,还是愚笨的……

    ‘人族’,不是韭菜。

    前方,数十里地,一座江边小农村上空,一道紫气荡漾的巨大手印凭空出现,然后重重的一巴掌朝着小农村拍了下去。

    巫铁、老铁同时站起身来,悬浮在船头,愕然看着那处。

    一声巨响,一道通红的剑光喷吐着烈焰冲天而起,一剑将那大手印劈成了漫天紫色流萤乱飞。

    一声高亢的呵斥声传来:“叛王逆子在此……殷王府世子风苼在此……”

    “挡我者死!”一声沙哑的怒吼声传来:“挡我者死……还有,尔等,休要乱杀无辜……尔等……”

    一道道大手印不断浮现,金色的、紫色的、银色的、蓝色的,烈焰、寒冰、雷霆、飓风,大手印中各色诡异的天地元能呼啸怒吼,一下接一下的朝着那小农村拍了下去。

    赤红色的剑光不断轰出,将那一只只大手印劈得粉碎。

    随后数十道遁光呼啸着从小农村中冲出,笔直的朝着碧螺江方向冲了过来。

    一个冷厉的声音传来:“世子殿下,逃了这么些天,您也累了吧?不如歇歇?”

    “呵呵呵,想要水遁逃走?奈何,此路不通啊!”

    随着那冷厉的声音,一枚银色的印玺凭空出现在碧螺江上空,印玺上幽蓝色的寒光闪烁,长达百里的江面突然‘咔嚓嚓’的结了厚厚的冰块,顷刻间连江底都被冻结了。

    这一段江面上,所有大小船只同时被冻在了冰面上,巫铁的这条巨舰,恰恰就被冻在了里面。

    数十道遁光同时向下一落,眼看着江面被冻结,他们立刻一个盘旋,朝着碧螺江的上游急速飞来。

    “风苼,这次,你逃不掉了。”一个粗豪的声音远远传来:“禁!”

    虚空中,十二面苍青色的大旗浮现,大旗缓缓挥舞,一圈圈透明的青色波纹朝着四周扩散开来,数十道遁光骤然齐齐摔落,重重的砸在了冰面上。

    这里的虚空被封禁,所有人都失去了飞行能力。

    

    http://www.cxbz958.com/kaitianlu/123307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