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开天录 > 第八百三十一章 燧朝变

第八百三十一章 燧朝变

    第八百三十一章燧朝变

    燧朝,燧都。

    气喘吁吁、浑身血汗淋漓的风戎阴沉着脸,从自己王府地下的秘殿中行了出来。

    被乾元神钟接引回燧都,风戎设定的返回坐标,就在这座秘殿中。

    大群王府太监、宫女、侍卫闻风而动,风戎、白素心很快就被一群花枝招展的宫女簇拥着去了后面的汤池,一通洗刷浸泡。

    洗刷得干干净净,老皮都被搓掉了三层,头发被梳理得油光水滑,苍蝇都能在头发上劈了腿。擦上一层香喷喷的香膏,换上华丽的冕服,随后大堆大堆的大道宝丹就送了上来。

    元气大上的风戎、白素心大口吞咽大道宝丹,默默运转自己的主修功法。

    一个多时辰后,两人起码在外形上恢复了原样。

    只是明显看得出来,白素心有点枯槁、空虚,给人一种纸扎假人的味道。

    文心几乎崩解,浩然正气被当场粉碎,三件传承文宝离他而去,更被巫铁一炉子直接熔炼了去。此刻的白素心,实力已经削减到了初入神明境的水准,精气神更是损伤极大。

    加上巫铁用闇魂神族的至尊神器,很是给了白素心几下狠的。

    白素心的神魂也受到了极大损伤,就算服用了滋养神魂的大道宝丹,依旧感到一阵阵的头昏目眩,似乎记忆都出现了一些问题。

    端坐在夏王府的大殿中,风戎阴沉着脸倾听着几个心腹老太监的报告。

    全都是让他几乎要歇斯底里发飙杀人的‘好消息’。

    墨竹垸被摧毁。

    裴凤被人救走。

    燧朝戎机殿安插在西方妖国的秘谍和奸细,几乎被一网打尽,好些潜伏了数万年的高级间谍,更是被妖国的妖王们亲自下手诛杀了满门。

    根据寥寥几个幸存的核心秘谍传回的消息,妖国出名的巨妖血狱山主,从墨竹垸中得到的不仅仅是戎机殿在妖国的秘谍名单。

    她,还得到了南方鬼国、北方怪国、东方魔国的秘谍名单。

    西方妖国的几个妖王,正在和其他三方的鬼王、怪王和魔王们勾勾搭搭,想要用这份名单,从他们手上交易一些好东西。

    如果交易达成……戎机殿数万年来的辛苦,几乎是付诸流水,燧朝对四方敌国的掌控力,将下降到前所未有的空白期。

    整个燧朝的文武大臣,除了那些和风戎紧紧绑在一起,无法脱身的,其他的文武臣子对风戎此次的失职,表现出了极大的不满和愤慨。

    甚至好些出身白莲宫的重臣,对风戎这次的失职,也在私下里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好些原本倾向让风戎继承神皇宝座的臣子,如今已经转为中立态度。

    而很多原本保持中立态度,不愿意掺和皇位更迭大事的臣子,他们这些天已经有人开始频频和风熵的心腹臣子勾勾搭搭,甚至达成了一些隐秘的契约。

    风戎的脸色极其阴沉。

    白素心的脸色更是阴沉无比。

    “我们,被人算计了。”白素心脑子一阵阵的刺痛,但是他的思路还是比较清晰。

    “墨竹垸,何等隐秘?除非殿下身边有叛徒……当然,以殿下的驭人之道,不可能有这么高级的叛徒。那么,就是有人,长期的窥伺殿下的一举一动。”

    “有掌握了极大权势,在朝野都拥有极强势力的人,窥伺殿下的一举一动,从而发现了墨竹垸。”

    白素心冷然道:“这样的人,还对殿下你有敌意的,更能将时机把握得如此精准,趁殿下离开燧朝,外出征战之时,通过墨竹垸,狠狠的给殿下一刀……如此手段,唯有风熵。”

    风戎双手紧紧的扣住自己的座椅扶手,硬生生将极其坚硬的玉石扶手抓出了深深的指印。

    “老二……你,有你的。”风戎气得浑身直哆嗦,面皮一阵阵的红白不定。

    他又想起了,在伏羲神都的废墟上空,风熵的舰队突兀的对他的舰队发动进攻,将他麾下舰队的战舰几乎全歼,更让他麾下的禁军将士死伤惨重的事情。

    如果没有风熵的突袭让他的军力受到极大削弱,风戎认为,面对羲繇和巫铁的时候,他不会输。

    就算输,也不会输得这么难看,这么狼狈。

    他被羲繇压在地上乱锤,甚至他的护身灵宝都被……

    就在这时候,在三国大陆,风戎的那件黄色宝塔护身古宝在莲花苞中化为一团黄色灵云。

    风戎铭刻在宝塔中的神魂烙印被摧毁,风戎身体一晃,眼珠猛地凸出半寸,七窍中不断有粘稠的猩红色血水流淌出来。

    “本王的……昊天塔……”风戎嘶声尖啸着:“居然有人,能够毁了他?本王,本王……”

    ‘哇’的一声,风戎一口血吐了出来。

    ‘叮叮’的环佩撞击声传来,两个身穿深紫色长袍,气息阴柔、深邃,行动之时犹如鬼魅一样悄然无声,腰间玉带上挂着几件玉质环佩,每一样都熠熠生辉,随着行动摇摆撞击的老太监快步行了进来。

    “殿下,娘娘着您进宫。”一个老太监面无表情的,向风戎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白素心:“山长,娘娘口谕,让您赶紧回白莲宫……燧都若是有事,还请山长顺势而为。”

    风戎身体微微一晃,他干笑道:“母后知道本王回来了?嘿,是啊,这几条老狗,都是母后送给本王的呢。”

    风戎狠狠的瞪了一眼大殿中站着的几个心腹老太监——自从他受封王号,离开皇城,开府独居,这几个老太监就一直跟着他,贴身照护他、保护他。

    不过,风戎知道这几个老太监固然是自己心腹,但是他们效忠的对象是自己的母亲。

    所以,随着自己年龄渐长,权力和势力越来越大,他身边逐渐涌现了一批自己培养出来的心腹近臣,这几个老太监就常年坐镇王府,轻易不会带他们出门。

    这次风戎在三国大陆全军覆没,身边的心腹太监死得干干净净……这几个老家伙……哎,他们还是给皇城里的老主子通风报信了啊。

    风戎在这个时候,还在想这些有的没的。

    白素心则是脸色惊变,猛地站起身来,急促的说道:“大妹是什么意思?嗯?什么叫做顺势而为?她要做什么?她……简直……”

    另外一个老太监阴恻恻的说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娘娘有九成的把握成事……幸好殿下回来了,急招殿下返回的令信,怕是还在半路上飞着呢?所幸殿下居然自行返回了。”

    “事不宜迟,迟则生变,还请殿下赶紧随老奴入宫……哎,娘娘要老奴们告诉山长,若非这次墨竹垸出事,满朝文武的态度,还有神皇陛下的态度,都有了变化,也不会如此仓促行事了。”

    风戎和白素心闭上了嘴。

    墨竹垸的事情……戎机殿安插在四方敌国内部的秘谍和奸细的名单泄露,就算风戎是燧朝大皇子,这也是一份重罪,若是燧朝神皇有意追究,甚至可以削去风戎的王位。

    原本风戎就不如风熵……这次又犯下如此大错……

    呃,就不说墨竹垸的事情,单看风戎损兵折将,只有他和白素心两人孤零零的跑了回来,百万禁军、三十万白莲宫弟子都殁在了三国大陆。

    而风熵呢?风熵带着十万红莲寺弟子,带着百万禁军,正在三国大陆开疆拓土……

    这两份战绩相比……啧啧,是头猪都会知道,这两位皇子,究竟应该选择谁继位吧?

    两刻钟后,风戎跟着两个老太监,从一条密道进入了皇城。

    一路拐来绕去,沿途无数的禁卫、宫女、太监、杂役等,似乎都没看到他们三人一样,默不作声的自行其是,任凭风戎和两个老太监直入燧朝神宫深处。

    按理,风戎已经是被封王位的皇子,已然成年,未得神皇宣召,私自进入皇城,这是重罪。

    但是风戎这么一路行来,居然没有丝毫波澜,没有任何人询问、拦截。

    如此,就颇为诡异,风戎一颗心,也不由得提了起来,上上下下的,好生难受。

    如此,风戎跟着两个老太监,一溜烟的来到了神宫最深处的乾元殿,这是神宫内无数大殿中,从规模上来看,非常不起眼的一座殿堂。

    但是从高空俯瞰整个燧朝神宫,这座乾元殿,恰恰好位于整个神宫的正中心的位置。

    如将燧朝神宫比作一个大棋盘,乾元殿,独占天元之位。

    乾元殿外,三十六名身披重甲,气息森然的大将巍然矗立。这是‘乾元三十六神将’,每一个都是‘王神’修为,而且都是以三百门以上的大道入道,法力无边、战力强横无比。

    乾元三十六神将,专门负责镇守乾元殿,哪怕燧朝神皇,也无法调动他们。

    乾元殿中,供奉着燧朝战略级的镇国神器乾元神钟,三十六尊乾元神将借用乾元神钟之力,在燧朝神宫之中,哪怕是号称燧朝无数年来天资最卓绝的二皇子风熵,都能只手镇压。

    他们的任务,就是守护乾元殿。

    除了当代神皇,任何人胆敢靠近乾元殿,杀无赦。

    但是风戎跟着两个老太监,就这么长驱直入,顺着高高的紫金台阶,一步步的走到了乾元殿正门前,推门进入了乾元殿,而三十六尊乾元神将,没有任何反应。

    风戎轻轻的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是……”

    两位老太监同时露出微妙的笑容:“殿下,娘娘都已经安排好了!过了今夜,无论外朝的文武大臣们如何想,您就是我燧朝至高无上的神皇!”

    风戎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一股子无比舒爽的、好似被电打的战栗从骨髓中猛地透了出来。

    他急促的低声问道:“可是,老二那边……外朝有这么多大将,他们可都是老二的拥趸。”

    老太监笑得越发诡秘:“西方妖国,正在大战,数日前,二皇子的那些亲近大将,都被调去西方妖国拼命了。如今,怕是他们已经深入西方妖国。”

    眯了眯眼,老太监阴狠的说道:“他们,回不来了。”

    风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挺直了腰身:“回不来了,好啊……回不来,就太好了。”

    乾元殿中灵雾缭绕,大殿中的天地元能浓郁如水,人行走在内,都能感受到巨大的阻力。

    高有百丈,通体释放出庞然威严的乾元神钟悬浮在大殿中,钟体上一道道恢弘的流光盘旋飞舞,好似一个个巨大的漩涡,让人情不自禁的就将要目光投入进去,然后神魂都好似要被吸进去一般。

    风戎知道这乾元神钟的灵异,他不敢正视乾元神钟,而是看向了站在神钟前的几条人影。

    那披散长发,身披一件华丽的青色长袍,背后绣了一条狂舞的青紫色青鸾的,正是风戎的母亲,当今燧朝的神后,娲青鸾。

    娲青鸾的五官绝美,就是面孔略有些长,以至于她的面相就莫名多了一份凌厉、刻薄之气。她,也的确是一个凌厉、刻薄之人……这些年来,燧朝神宫中,多少嫔妃和宫女莫名的人间蒸发,都和她脱不了关系。

    站在娲青鸾身边的,正是风戎的父亲,当今燧朝神皇风祯。

    只是,平日里颇为威严、睿智的风祯,此刻眼神呆滞,面皮僵硬,整个人就犹如行尸走肉一般,呆呆的站在娲青鸾身边。

    而娲青鸾身边还有另外一人。

    他身穿绯红色的太监袍服,身形高挑,面容秀美阴柔,就算是在燧朝神宫百万计的宫女中,都找不到几个姿色比他生得更好的。

    风戎也认识他,这个小太监,是最近千年以来,娲青鸾身边最得宠的近侍青雾。

    古怪的名字,阴狠的手段,算计人最为歹毒阴残,风戎知道,娲青鸾有很多见不得人的阴私勾当,都是这青雾帮她打理的,其中就包括了勾结外臣,侵蚀-国库等等。

    “父皇……母后?”风戎向风祯行了一礼,风祯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风戎就下意识的看向了娲青鸾:“父皇这是?”

    娲青鸾轻叹了一口气:“少说这些有的没的。先把大事办了吧……戎儿,以后你就是燧朝的神皇,有些事,你可得做得漂亮一些……比如说,你二弟他母妃的满门亲眷,你还要留着他们过年么?”

    风戎笑得格外灿烂:“当然不会!”

    娲青鸾满意的笑着:“哪,来,陛下啊……您这就,将乾元神钟,转给戎儿吧……他可是你,最有出息的孩儿。”

    青雾在一旁,笑得很柔,笑得很美。

    第二日,燧朝朝议大殿中,风祯下旨,将皇位传给风戎。

    风戎头悬乾元神钟,手掌燧火火种,身后跟了三十六尊乾元神将和数百禁军将领,在无数目瞪口呆的文武臣子注视下,稳稳的坐在了神皇宝座上。

    

    http://www.cxbz958.com/kaitianlu/122623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