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剑出北冥 >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破关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破关

    北冥修的出现,顿时点燃了所有人本已黯淡的心灵,一时之间,欢呼之声此起彼伏,天道联盟众人之中,无论身上伤势轻重,只要还能保持着意识的清醒,悬在心口的那颗大石都就此放下,而北冥府的众人更是从身体到内心都放松下去,再不需如先前一般绷紧神经随时准备应变。

    叶星露长吐出一口带着血腥味的浊气,展颜之时,已是直接喷出一口鲜血,虽是伤重咯血,她面上笑意却是极盛,一点都没有要收敛的意思,一面笑一面咳,仿佛身上沉重的伤势与她没有关系一样。

    易铭此时已赶至她身边,以一身灵力配合苍龙息替她压制体内伤势,先前九元护磐阵的彻底崩毁将周遭的所有人都给波及,他虽未处于阵中,却是替补位中最为靠前之人,受到的创伤亦是极重,浑身上下皆是鲜血淋漓,似乎没有一处完好,但他依旧还能运起轻身功法赶来,试图将叶星露抢救回去。

    上古七神龙血脉之中,苍龙血脉拥有着最为旺盛的生命力,易铭的血脉虽算不上圣龙血脉之于高阳嵩,炎龙血脉之于龙瑶那般到达完全觉醒的程度,到底无愧苍龙易氏之名。只要未能将他一举灭杀,就算半边身子都被毁去,他依然能够坚挺的活着,直到血脉深处的生机完全耗尽为止,相比于其他人非死即重创的惨烈景象,他的状态实际上已经好得不能再好。

    见叶星露笑得如此畅快,完全没管体内伤势的恶化,易铭皱了皱眉,双掌之上苍龙息凝聚,轻轻将其扶起,继而小心背负身后,看那样子,便是要带她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

    叶星露止住笑声,轻指地面,易铭会意,将惊梦剑一并拾起,眉头皱的越发紧了。

    所有人都看到了澹台一梦与惊梦相合,强行抵抗住那道足以贯穿一切的紫电的场面,若非他目睹了全过程,又亲身感受过那道隐雷的威力,不然绝不会将手上这把剑身遍布裂痕,黯淡无光的剑与先前的惊梦想到一处。

    若剑损毁至此,剑中剑灵又当如何?

    易铭摇了摇头,打算先将叶星露送走,叶星露却是吐出一口淤血,一面喘息着一面道:“整座人间都是战场,哪有什么安全的地方,在这里看也是一样。”

    易铭思索片刻,方才将她轻轻放下。因为战前部署,通晓医道的天道联盟成员早已遍布整处战场,只是如今情况变化太快,太超出寻常人的心理承受范围,以至于在东方鑫雄霸天下之时,他们都在震惊之中积蓄力量,打算与东方鑫以死相拼,鲜少有人去救援伤员,如今北冥修出现在众人眼前,先前爆发出的实力更超出所有人的预料,想来在短暂的震惊之后,他们也会抓紧时间去完成这救援的工作。

    等到将叶星露妥善放在地上,他方才开口问道:“我们能不能做些什么。”

    “他成功了,便不需要我们担心。”

    叶星露擦去嘴角血迹,露出一个舒爽笑容,笑意在看着惊梦剑时逐渐收敛。

    袁雪,郁长柏,澹台一梦……人间已经失去了无数人,北冥府的伤亡在那些人的数目之中只是九牛一毛,但相比于素未平生的其他人,这些身边同伴身故的消息更能令人心生悲痛,哪怕她一直看澹台一梦不顺眼,如今也无法再与她对骂或是掐架,而直到最后,她还是欠了她一个人情。

    这一笔笔的账,都会记在东方鑫的身上,她们已没有能力去替死去的众人讨回,但北冥修可以。

    当年今日,万般仇怨,必于今日结算。

    她相信北冥修可以。

    她们苦心坚持许久,只为撑过那北冥修亲口许诺的一刻钟,如今北冥修破关而出,真正做到了他的承诺,那么剩下的一切,已不需要旁人担心。

    她只担心东方鑫死的不够快,不够惨。

    相信在场的人间众人,都是这般心思。

    ……

    “这怎么可能?”

    寒冰寸寸崩碎,东方鑫再度现身于天地之间,口中低吟,似是询问北冥修,又似是在自言自语。

    他能清晰感受到自己力量的减弱,仿佛体内一半的力量被生生剥离,而他先前抓住的人界气运,以及蔓延在整座人间的天脉之力,都有一半被分离开去,归入与阴泉在一处的北冥修体内。

    这种实力的下降实际上并不致命,就算他的实力跌了五成,依旧掌握半座天下命脉,但当那个刚刚攫取另外半座天下命脉的人站在他的身前,而且对方与他还是血海深仇,原本还是凡俗修行者,如今却已凭着阴泉之力能够与他正面对抗时,这种实力上的降低便极为致命。

    这已完全超出了他的计划,甚至将他原本的打算彻底撕碎。

    东方鑫前两次失态,一方面是真的被北冥朔的戮仙诀,东方曦,郁长柏等人的里应外合惊怒,另一方面却是展露自己情绪上的弱点,让其他人认为有机可趁,但这一次,他已不需要伪装什么。

    北冥修,同样精于此道。

    蕴含阴泉力量的九瓣冰莲威力自是不凡,足以将仙人真正禁锢,但他本身已是将阳泉完全纳入掌控,灵力汇聚之下,破开周身寒冰不成问题,只是他的确想不明白这件事。

    北冥修不仅没有死,还真的在他眼皮子底下将他作为诱饵的阴泉彻底掌握,可先前,他分明没有感受到任何生机。

    他的眉头猛地一跳,看着北冥修道:“生字卷?”

    生字卷可以容纳生机,自然可以遮蔽生机,北冥修修炼,大道偏门从不挑拣,他的天人道便是最好的一大例证,正常情况下,都有能力将生字卷修成,必然会去将它对生机的运用修行的淋漓尽致,谁会在身兼天人道的情况下,还将其用作遮掩气息这种很多功法都能做到的小用途中。

    北冥修没有回答他的打算,只是平静与其对视。

    长剑锋芒毕露,眼神却内敛深邃,如凛冽严冬,令人只是远望,便能感到彻骨寒意。

    自平原村生还之后,北冥修一直在隐忍屈身,若非形势所迫,绝不当出头鸟,羽翼丰满之后才敢真正行走世间,结人界妖域的大势与圣阁正面对抗,今日他掌握阴泉,俨然可与东方鑫一般横行人间,自然不需忍耐什么。

    东方鑫叹息一声,丝毫不掩饰话中杀机,道:“早知如此,我何必设那圈套,还是早早将你灭杀为好。”

    他此时是真的很后悔。

    北冥周之事,是他一手造就,当时的他并未想到,尚是孩童的北冥修能够中他一击而不死,而那本已确认死亡的北冥朔又不知何时被人顶包,直接多了两条漏网之鱼。

    当北冥修尚在人世的消息被他知晓之后,他本是下意识的就要派人将其除掉,但经过当年之事,司马无花已对他起了疑心,他无法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那斩草除根之事,甚至因为诸葛霖叶与司马无花的刻意隐瞒,当时的北冥修已入了无岸剑峰,想要对付起来,还得防着无岸剑峰与墨梅山庄这两个老对手,于是他只有暗示早已承司马无花之意去人界天道盟卧底,实际上却是听他号令的邱逢春践行此事。

    江湖事江湖了,世外仙境不会参与,至少表面不会。

    但邱逢春的意见是掌控北冥修,借此遏制无岸剑峰与墨梅山庄,司马无花同意,他一开始并不认同,可自神界回归之后也同意了这个建议。

    圣阁一战,圣阁二仙师俱在人世,可无岸剑峰仅凭那寥寥数人,便几乎将他们整个圣阁扫荡一番,若他无天脉之泉傍身,更是会直接令得圣阁覆灭,在这种情形,尤其是明知尚云间与墨无双尚在的情况下,在无法保证能够一举端灭这两处祸害的情况下,能够手中多一份底牌,有百利而无一害。

    他相信自己能掌控一切,也相信邱逢春的手段。

    但邱逢春死了,北冥修忽然从天下唾弃的罪人成为忍辱负重的英雄,圣阁的风评亦随着那场他一手策动,明着却不大圣阁旗号的叛乱在人间一落千丈,他为邱逢春设了祭,流了泪,无论他是犯了糊涂还是本就筹谋着那一切,人都死了,作为他最早的知心好友,情谊一场,他便不去翻那旧账。

    他选择亲自出手,将北冥修这个跳出掌控的不稳定因素彻底毁去,但他依旧失败了,甚至险些将一条命留在中州城,自此之后,北冥修便如那振翅雄鹰,纵横人界妖域,与圣阁分庭抗礼,他再也无法暗中伸手抹去,而圣阁的残余势力更是直接归附北冥府,或许,这便是诸葛霖叶与司马无花生前既定的落子。

    如今,他又失败了一次。

    “好,很好。”

    东方鑫微笑摇头,朗声道:“你那弟弟已魂飞魄散,现在,也该轮到你了。”

    对于这赤裸裸的挑衅,北冥修同样报以一笑。

    “新仇旧帐,今日一并清算。”

    两抹笑容相对。

    两处目光相接。

    天地之间,似有杀意涌现。

    

    http://www.cxbz958.com/jianchubeiming/207948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bz958.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